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预言

预言

预言

% t9 |- G( }! [" [

6 I# n) G3 R% i( a% ]  占卜婆婆的脸孔浮现,不愉快的笑声在脑里响起。



% ~: y& T5 T+ e! O/ K1 K- J& ]7 l; W- w9 b

& @6 N/ h) g! @' }  醒来的时候,我是在丽子的家中。似乎是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丽子跪坐在一旁,用圆扇为我□风。6 i9 M3 R+ K2 R. h; H



8 I" N! b# ]/ b+ O; `+ {+ ^$ l' m6 f% m0 ]6 e) l0 m

. l6 S' G1 a: @- }" ^7 S6 a  我第一次看到丽子,是从自宅的房间窗口。对面屋子的庭院里,有位美丽的女性手拿着扫帚伫立着。这时我才初次知道,住在对面屋子的太太,是这么地年轻貌美。

- P" i0 r8 P8 a4 k. v

5 c+ o" F7 L/ y# U

2 V1 d- M6 S* x% u2 J* o7 E  可是,我从来看过像是她丈夫的人。而据我所问到的,她丈夫是位有名的能剧或是歌舞伎的演员,似乎很少会回家来。

~3 J& x- C/ k. Y6 A) U) N}" N, g8 t3 }/ q/ l8 P3 @' i2 K

6 O0 N0 d+ {/ k

  原本只是邻居的年轻太太丽子会和我搭上关系,就是在一星期前……和那个老婆婆相遇后翌日的事。+ S/ n3 I% M8 K% |3 @



6 S! Nk: G3 }* b" ^7 j

  也不是因为相信了老婆婆的占卜,只是觉得破坏了兴致,所以就在家里无所事事地待着。2 o5 ]9 q5 gd

* F$ Z8 \4 p/ K% ]3 Q. W' j7 C' ~* \% C5 e3 B- M

2 U% ?. m5 d, p" @. f# O+ A# K) Pu

  买的时候以为问题,结帐的时候才发觉重得走不动,这是购物时常有的事。但步行到家中大概只有15分钟不到的路程,也不好叫计程车,丽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6 @4 w/ d- `+ J; [0 q1 }* X$ K

. v- {% m1 Dd! |

  不过……觉得过意不去的丽子,说是要「请喝点冷饮」又说「该送些回礼」…在慌忙中事情就演变成这样了。





  丽子虽然有些「迷惘」,但还是希望身边有人陪着她。

- n5 s/ ^?* ]+ a9 G; v4 p4 `0 u



7 b4 |+ _8 o2 G$ u7 F7 j6 Q  我把手指伸向她拿着圆扇的手,就这么手指互相摆弄地交缠在一起。





  发觉此事的丽子,羞怯地闭上了眼。/ ^1 h! F8 }/ V1 n, ]$ C

3 B) F: I/ z( N3 \( k, V2 ^& j( rF8 C; j5 z9 c7 \" J, }

& A* B* c% M, p" B4 N8 h+ T. u; w. ac0 V. O& g# ^

  在那里有着从和服的外表所无法想像的,丰满的膨起。* I+ hA) q5 S8 k, l( BT

4 |. z2 ]4 Z5 {% O/ K

0 l5 y1 x9 G0 ^( z8 x9 j( O& ~7 }0 y1 J( v; X# B0 s

1 o1 c( M' [8 `, I- m+ P6 I  乳头已经硬化了起来。. F' L; e' w, C+ p1 }$ G* F/ m

( ~0 M. }1 w+ Cl

7 j1 z" J3 O6 Z$ P6 m; I5 y/ {6 i/ Y: `) F" q3 y

; K! \% _2 U2 |, Q* F% n/ i  捻起乳头,轻轻地以指甲抓起,再让它弹回去地玩耍着。b9 m. U4 d- l/ g3 C

2 ?5 S( O. |% c' {3 {0 V2 E, u0 ~

$ @+ H2 |9 V6 E- ?& p3 t5 @. A1 C+ K1 A3 Y, U. K' O& p! J3 }

* w2 L' ]0 I1 G9 {& S3 H7 S9 E  丽子以那像要崩溃了的声音说着,然后将湿润的眼眸对着我。

( e+ Z$ M0 O- ?/ EI" T% s+ [5 a7 y% T- v7 K

( Z& F. J" [4 e. E

) {; d: J) M2 z5 |U  纤细的手指,柔软地握住我正在脉动的分身。虽然丽子脸颊都泛红了,但她还是拘谨地搓动着。; b" @2 D2 P* a0 Y2 j) C: z

: \3 |5 L- u0 L0 J) F) z; |: z) |3 F% _. h( s9 p



@! R( r- B; h  她一定是第一次握着男性的本体吧。不,也许根本都还不曾这么近地看着男性的本体吧:〔这小小的红唇,或许还不曾满足地接吻过呢!〕注视着正专注地搓动男人的丽子,我的心中又涌出新的欲望了。3 S! ZJ1 ]+ p) [2 C4 Cj

2 k% w/ d0 H& f! R, I. B3 x, `! n2 `, y7 J4 l$ i. N- J. B



2 R9 T: ~- k' r/ T7 F0 s  一呼唤,丽子像是恢复了神智般地转过头面对着我。





6 L1 T. O/ O; \# {, i' Y/ @  「啊…………」. w6 D9 X, H$ M- m: t, K3 e



; J7 tb9 Tt$ V# u- m- J* c5 o3 H) l) B9 r; }7 G5 H

  她以羞怯的眼神凝视着男人的本体,但不久后就缓缓地抬起头来。

6 j5 U3 [$ q% r9 X& L5 Ir0 R# Q: `* c9 s+ `) Y4 Z/ c* T3 u



  我点了一下头后,丽子低下了头,也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 mv6 f4 l+ P8 p, T, w! \6 I. ]0 |, ^9 z" ~

  「啾……」8 I. w4 l- \! F. u! z

3 _% }, r$ }+ `. P. J



6 K/ p1 r8 M( ?% j2 o  这新鲜的触感,让我的本体也颤动了一下。



- P' o8 E8 H: Q3 [8 p4 L7 i& E% L% C0 ]

 「嘟噜噜噜……嘟噜噜噜……嘟噜噜噜……」

& M- X; Y- Q9 DC" ]' r9 I



  我拿起了话筒。

, z3 m) r( Y1 W2 {. C, Q

4 I( rw5 v7 T* k$ Z9 Y9 k9 n9 h& d

  随便回了话,就挂电话了。

+ G. h; O: g9 w- }' E$ C6 ~+ P$ J5 Z% u$ B9 q* s& O

) f; H0 e+ v5 I- Y3 G7 H* F

! \, @& l6 ~0 U3 T/ V7 b4 x  啊,吵死了!昨晚太过兴奋所以睡得很熟,可恶,竟然来扰乱我的安眠……。4 C3 qj4 f! F. Y; F6 e' T

# r3 A' j# Z- f$ S5 j! t, h$ m9 n+ u9 T- Ox# U8 ~8 c& Q, |

% Hr$ e8 ]\! G, m; y+ f/ U

  我大声地发出凶恶的声音,「哦,咏。终于起床了啊。」

0 t3 P4 S# ks9 }9 I! s

% H\5 y" b, C. J! j3 M0 _( x( t/ x6 W

  他是阪上一哉。是我的一个朋友。0 D/ Q# k, I, b9 M; F1 }; \Y; I, ~





  一哉不管心情恶劣的我,继续说着。这家伙还是那么冒失。/ S7 [% `8 B& R) P6 K; B6 u/ [! `

# g% G9 Y1 X- ?8 {0 O6 [( W

9 y# H3 y$ z' \( K. [- m9 g& m* U* Q/ S" e

4 ^% u4 l- F! \+ W8 [  话筒那边的一哉「哈哈」地笑了。( l$ j3 m. V5 Z0 f



2 Y2 `! R+ y+ _0 y9 ]6 v1 O7 J5 g/ {% h4 s; A

  一哉说了。

6 `' t3 M( K/ s9 J* j% A

& R1 r$ E' Q1 p0 a6 I; _) I/ k

  「事……咏,今天陪我去买东西吧。」1 B$ [! ?& x" ]+ e* p, Q6 U6 j

& _1 H8 g0 i0 [; p+ v0 T" u4 j& \+ V' @; p# k6 X5 u

, e; r' m1 Q! M4 ?( `b' n[! x: W. N5 G& f; sN9 O2 |8 M

. S+ a. X; h- J! \5 m2 o  恶心的家伙。

, B, L/ _; |9 O7 @# Q, i, A1 T* T6 V5 t8 u( S# `7 L+ F



$ B' B0 M# x3 \& s; y, ^. j/ g5 W  原来如此……干嘛我得陪他去啊。对了,「久留美」是一哉女朋友的名字。和他很不相配的,是个纯情可爱的好女孩。竟然会和一哉交往,怎么想也觉得一定是被他骗了。

) t$ p5 i' T/ d3 \



  不等我的回覆,「卡察」就挂了电话。贞是不像话的家伙。我「呵啊」地打了呵欠后站起身来,走向冰箱,从里面拿出了蕃茄汁喝了。不经意地看了下月历,今天……10号的日期上发觉到被做了记号。& Xa) W) O' N+ L+ s1 {: b- b# @' i



. s( k6 `z9 Y$ \6 |

  那是和在打工地方认识的女孩约会。

, s' s' \2 x# V* u3 i& ^& Q( V' ~! A* F8 o$ ^0 h~- x+ C

( ^8 s, L; j% Q3 tI) s`: [$ H- Cp8 e) j

  我握扁喝光果汁的空罐,顺势拉开窗廉。眼睛往下所看到的对面房子,就是真行司的家。



+ {# Z6 M; w- }/ Q5 g6 G_9 [2 u6 L( n- S8 v: \

+ X9 `7 I8 G% `% s! m  她该不会是在等我起床吧?嗯……丽子果然很可爱。不知不觉地,那美丽的肢体又浮现在脑海了啊。

5 [" J# z+ i6 M! O$ u( ^0 y9 @; T; P, `& D" F

! Q8 F# \& |3 o' l

  丽子本身,似乎也是第一次那么投入的。, i2 x% k+ r! jv0 m) w

1 ~, r) F1 w6 d: m5 [+ x



  她丈夫一定是那种只顾自己了事的人吧。



& f7 A) A- J% D$ e7 k5 Q7 l+ J1 g& f+ [, L

  如果丽子是我的妻子的话,除了「每个月都来的客人」来的日子以外,我大概会每晚都和她相爱吧……。

, F- }7 N, Y' a( Q5 s( F+ e- d) }1 s% y1 Ft8 ~" D+ N1 H6 H8 D2 x
  〔今晚也到丽子那里去吧〕我这么想着,开始准备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