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童话

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其实我们似乎也从来不在乎到底是哪一年,当然更不在乎在什么地方,总之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地方,住着故事的主角与配角。至於到底是十五世纪还是十三世纪、是在法国还是德国,有说说还不都一样嘛?2 e& P1 {/ M& d# [* m# T# h+ ^

3 s. P4 B7 ~8 |! [  塔洛村,地图上不存在的小村落,位居大湖与雪山之间,数万年前的冰河在雪山山脚的大地留下了无数的冰碛湖泊,村庄边的大湖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0 a: `( \3 Z$ l. k1 P. U  虽然这片大自然对人类不见得友善,但或许是山水灵气汇聚,这个小村落中的女孩个个都长得清秀而美丽,有着如湖水般澄澈的双眼,以及比拟山花的娇艳身躯。只可惜在这个偏远山村当中,她们的美丽难以得到王公贵族的垂青,只能无名、平平淡淡的在村中度过一生。+ o- I@' C5 c2 Q5 g% g

' z; A! d% u" n  “啊!”一栋破烂的小木屋中传来女性的哀鸣,穿着朴素却仍难掩国色天香的少妇被醉醺醺的丈夫推倒在地。

  “人家只是请你不要喝酒,认真工作而已……”少妇抚着脸颊,哭着说道。

+ A, Y* c% h" V4 H$ A  “啊!不要!”' z+ u2 Q5 `, ?* y9 M

  “不……不行啊……今天……今天如果有……捡柴的话,就柴火用了……”0 K: }) n1 _: ]( d0 n$ q' S4 y' w

8 ~" e; f* c0 l/ f  男人走出门之后,少妇才偷偷啜泣着,就算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样的境遇也实在太糟糕了。& e( s) W3 t* j5 z8 Z

  少妇擦了擦眼泪,低下头,看着自己裂了一大条缝的上衣,自己丰满白皙的美乳清晰可见,她叹了口气,随手拿起绳子在衣服上绑了几个结做紧急处理,等有时间再来缝补。0 L, ]% A5 M0 ]6 D( _& V& _( O

2 k. y5 U$ LF3 I$ F  如果不早点出门,一旦在森林中停留得太晚,就很有可能得在那满是野兽乱石的地方过夜了。

  在这个森林中的木材是不虞匮乏的,但要把木头变成柴火却又是另一件苦差事。少妇酸痛的手放下斧头,蔚蓝的双眼看了看堆积在一旁的柴火,确定数量足够之后,眼光才飘向和她眼眸同样澄澈的湖水。

% }, x6 v2 E% H$ @$ k& Y  “唉……”少妇叹了口气,拔起斧头想继续工作,这斧头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历经多年的沧桑之后,原本粗糙的桧木柄已经变得平整而滑溜,有金属的手感,却无金属的冰冷。

  “塔夫……我……”

5 n* F; t: X) M  “砍好了……”琪莉怯怯的说道。

7 U" J$ WS& i7 [: V3 S6 a7 {: ]; M4 M  “不……不行……”琪莉拼命拉着衣服和丈夫的手。

, U' S0 S& i0 A9 x  不管琪莉再怎么不愿意,力气终究比不上男人,娇弱身躯上的衣物很快就凌乱不堪,露出大半边胸部与大腿来。* w0 J4 A) h2 Z- Z- g

+ d8 o1 g' l% A  “啊……”胸部完全暴露出来的瞬间,琪莉忍不住轻叫了一声,但右手随即按住了嘴巴,不让声音继续传出来,只是羞红着脸任由丈夫卸去她身上的衣物。% B0 V. ?' g% l( |\

  “哼哼……”塔夫看着赤裸的妻子,兴奋地掏出胯下的棒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她还完全湿润的蜜处捅下去。

  但这对她而言,就是性爱的全部。

: ^. Q2 M& _& g  塔夫当然满足了,但对琪莉来说,如果她也是个对性毫无知觉的人,那也就罢了。但最糟糕的是上天赋予琪莉敏感的肉体,即使塔夫的东西既尺寸又耐力,她紧窄无比的蜜肉还是会死命缠着它,将过人的热力与湿润传达过去。

  “唔!”塔夫狂暴、毫无情调的抽送突然停了下来,琪莉随即感觉到一股股热流在体内爆发,温暖了她空虚的媚肉。

  “哼哼……”塔夫欣赏着美丽娇妻的淫态,眼光沿着硕大的双峰滑过紧实的小腹,来到那迷人的肉洞。

  “把洞堵住比较不会漏出来,这样也好让你快点怀孕。”

  “不要!啊!你做什么……啊!”琪莉想夹紧双腿,但塔夫手上的斧柄却已深深侵入她的体内了。

  “呜呜……”等到丈夫的身影消失之后,琪莉才终於落下泪来,她撑起身子,但深入嫩穴的斧柄却让她浑身酸软,从未被硬物碰触的穴心在这初次的体验中敏感的颤抖着,让她花了好一阵子才坐起身来,握住斧头。

( z' A5 j# Q1 ?2 P& J+ ?% \  “啊……我……怎么这样……”发觉自己又将斧头塞回羞人蜜处的琪莉,脸蛋立刻红了起来,但这斧柄带给她的感觉实在难以抵挡。比丈夫大上许多、长上许多、更硬上许多的木棍刺激着她娇嫩的淫肉,从未有过的充实感让她淫水泉涌,又怎么舍得把这棒子从小穴里拔出来呢?

6 W" a( O# n0 K* Kb  “我……啊……会……”琪莉不断娇喘着,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头一次如此沉浸於性欲当中的她渐渐忘记这里是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的山路边,而戳弄着自己的也不是人类的肉棒,而是一把陈旧的斧头。1 G5 j. z1 w* r: q

7 w[8 i6 s) ^  “啊~啊~啊啊……”紧绷的肉体随着生平第一次高潮的来临而震颤着,股间淫汁喷溅而出,连斧头的金属部分都沾上了许多淫荡的花蜜,其中还包含先前塔夫射进去的精液。# _6 L% [X+ ~) v8 l

  “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高潮之后良久,琪莉才终於惊觉自己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做出如此羞人的事情,她赶忙拔出斧柄,穿上衣服,跪在地上向神明忏悔,然后才背着柴火回家。

  “嗯……啊……好舒服……我……又做了……这种事情……”破旧的木屋中,艳丽的少妇正靠着厨房的灶头喘息着,她纤细的双手不自然地放在股间,唯一一件裙子也被高高的撩了起来,露出修长的美腿。7 ~2 [# D/ n4 }; h: b: k

  “嗯……我……啊……好舒服……”双手握着斧头的少妇,淫荡的将斧柄一次又一次的送入体内。

  每次这样之后,她都会十分后悔,也虔诚的祈祷自己别再这么做,但肉体的喜悦比起天堂的境界终究还是现实许多,因此即使她现在多么懊悔,不久之后还是会继续沉沦下去。. t5 H. i, j! N9 ^4 V

' G" i/ b5 S% l  即使沉溺在性欲当中,琪莉还是赶在丈夫回来之前把晚饭做好了,就算塔夫觉得妻子的脸颊似乎有些红润,但他也只以为那是油灯照射的缘故,完全想到不久前琪莉才在他现在喝的汤里喷入了不少阴精。0 yA8 B& Y5 \( F3 ]8 m

S9 b7 }# B3 |" k& m  “啊……是啊,我尝试了新配方。”琪莉背对着丈夫,不让丈夫看见自己红透的俏脸,同时敷衍着他。

  “今天的汤很不错,以后就照这样煮。”塔夫的话让琪莉又是一阵羞,若要照他的话做,自己岂不是要天天都在汤锅里面喷洒爱液来着?8 i) t% t( J2 c

) \% q' ?+ ^6 |8 y: g  日子一天天过去,琪莉就在塔夫有发觉的情况下享受着带有罪恶感的性爱愉悦,而那把斧头,也就成了琪莉的第二个丈夫,埋在琪莉美穴里的时间比塔夫这个真丈夫还长上许多。

/ w7 D1 G) l, K7 w6 _4 ]  说是“市集”,其实就只是几个马车行商固定的巡回而已,交易的模式也还是原始的以物易物,村人们拿这个村落当中特产的鱼类所制成的鱼乾与良质木材和商人们交换盐、小麦、麵包或者某些包括锅碗瓢盆在内的生活必需品──斧头也是其中一项。% z2 |2 M, A% k( ]2 y

* ^3 W" U8 y( ^" W. V  “啊?真的吗?”琪莉受宠若惊的说道。6 [- z( y5 G7 w! }0 |1 J

+ Q6 A! {8 l" V$ z7 ]+ E5 {  “真的啊?!”琪莉又惊又喜,因为这也代表自己能拿到比其他人多两成的回馈。# L! X* H! {' F2 e: Y

  “抱歉。”商人尴尬的笑了笑,右脚撑着车板,双手用力拔了几下,这才将布袋从那一团乱之中拯救出来。/ F7 r# X! h( L7 `

  那个袋子里面装满了许多黑黑的圆柱形物体,表面上还佈满怪异的突起,看起来似乎有种邪淫的感觉。! h% ?4 q6 `$ V% A$ C; b

  “哦?这个是……”商人将手上的布袋放在琪莉面前,开始收拾着那让琪莉瞠目结舌的怪东西,同时说道:9 n8 a2 L. \& ~9 L* O

  “虽然有什么人知道,不过还是有一些十分内行的大主厨会拿来作料理。”

# ]2 n& Y( C2 i. A% g, m  “错。”商人看着琪莉的表情,心觉真是赚到了。同时也在心中重新对这个美丽的少妇做了评估,搞不好在她温柔文静的外表下,隐藏着惊人的淫荡本质也说不定。- R' l& Q, x9 o% j$ P

  “不过女士您应该不需要这个吧?”商人坏心的说道。& X! q, d3 R% B: N

9 Y7 C% H* M) }; M- XU  (只要挑逗得宜,或许可以搞上这个美貌的人妻也说不定?)褐发男子思考着,不过这已经不是自己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了。$ s+ a2 W2 h. `) a, Q( _% r: x, j

, q8 z; _6 ^/ ?8 o: A  琪莉打开袋子,虽然在某些讲究礼节的场合中如此做是有违礼仪的行为。但在商场上,当场看清楚彼此的货物、避免未来的纷争,才是正确的行商之道。8 i4 T2 q5 _) z$ t

0 y' y# ^8 a: m' D6 B- o5 k  “非常的……谢谢你……”琪莉感动的说道。

  夜幕低垂,兵荒马乱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随着行商马车的离去,这个山中小村再次回归平静。+ no0 jA; U) S* {

; d- H$ Q9 Z4 y# p  放下针线,琪莉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丈夫,即使是这么忙乱的日子,他都还是自顾自的喝酒睡觉,琪莉唯一能够庆幸的只有他们不是住在城里,不然光靠这么一点点收入,搞不好连塔夫的酒钱都付不起。0 {. c. N' B, L

  一想到斧头,琪莉的脸蛋就又红了起来,眼光也不禁飘向墙角黑暗中那与柴火摆在一块、微微反射着火光的金属物体上,和塔夫比起来,斧头更像个称职的丈夫──工作认真、任劳任怨、不喝酒、有不良嗜好,在她想要的时候不会睡得像猪一样,而且又粗……又长……又硬……

  但是忏悔归忏悔,单纯的琪莉终究还是抵挡不了快感的诱惑,而且还似乎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7 m# s4 G1 ]7 a+ h2 X5 L  最后琪莉来到一个小湖边,因为这里的山路不好走,所以村民很少会来此处,若非某天柴火不够,琪莉也不会在寻找木柴的时候发现这片美丽平静的湖光山色。

  “啊啊……哦嗯……我……啊……还要再深……再用力……”琪莉忘形的呻吟着,浑然不觉此时在她淫穴里出入的,并不是真正的肉棒,而只是一把陈旧的斧头。

  “啊……要来了……啊……”琪莉癡迷的双眼看着树梢,但她的大脑里却有容纳自然光景的余裕,强烈的高潮预感充斥全身,雌性的本能催促着她加速双手的动作,好让自己得到至高的快乐。3 `0 [& k. S" b6 ^

! ?9 q1 _2 Y8 m7 ~" A: T; i" \: J  “啊……哈……又……”琪莉浑身乏力的拔出斧头放到一边,喘着气回味着先前的快乐,汗湿的上身暴露在不断摇晃的水光中,若此时有人从旁观看,或许会以为琪莉是这片美丽湖水的精灵吧。

  在丈夫找到自己之前,琪莉总算还是及时把衣服穿好,虽然裙子底下仍旧是一片狼籍,底裤也时间穿上,只能慌乱的塞在口袋当中,但从外表看起来,琪莉就只像是因为砍柴而弄得满身大汗而已。

  “因……因为这里的木材比较多啊。”琪莉临时编了个理由说道。

# l/ U- e" I9 g, }- p( g  “天都快黑了还只砍了这么一点,真用。”塔夫看了看琪莉半满的背架说道,同时往前走了几步,刚好一脚踩在琪莉刚刚“浇”了不少淫水的草上。

  “怎么了?”

& Z7 u- ]! K# y5 K  “大惊小怪的。”塔夫说道,醉了一半的他仍旧发觉妻子的异样。' ^, ^4 z! k. x, z1 r( m. b7 \, i

$ _+ u( F6 s2 L# m  “啊!不用了!”琪莉大惊失色,斧头上可还留着大批自己淫荡的痕迹,丈夫这么一捡,自己可真的要无地自容了。

  “你干甚么!”塔夫不满的骂道。

  “放开!”琪莉越是反抗,塔夫就更想把斧头抢到手上,而琪莉也就更不愿意放手,因此夫妻两人原本单纯的拉扯很快就变成了相互的抢夺。pf, [3 d" l9 D$ U" m

  “噗通!”抢赢的塔夫有时间去发觉妻子的淫荡行径,因为他整个人立刻和斧头一起栽进湖中,看到丈夫掉进水里,琪莉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庆幸,暗想:% a. w! G$ w% H2 a( H

  瞬间的庆幸之后,琪莉才开始担心丈夫的安危,不过她知道塔夫泳技相当好,区区小湖绝对淹不死他。5 y' h/ |) H- v3 q7 G7 h

7 Z* Q5 ^3 {6 D# b3 h  “啊呀!”琪莉用手臂遮住眼睛,直到光芒转弱,但眼前的情景却让琪莉张大了嘴巴合不起来。

  “咦?”琪莉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眼前的人并不是掉进水里的丈夫,而是个穿着薄纱、身材曼妙、美艳无比的女子,最令人惊讶的是,她并不是站在水中,而是站在“水面”上。

  女子微微一笑,光这个笑容就让琪莉觉得全身发软,彷彿被泡在温水当中一般暖洋洋的。

  “这个温柔勇猛的巨根丈夫呢?”女子左手一摆,琪莉顺着手势看过去,差点就叫出声音来。这个和塔夫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胯下有着一条大得惊人的肉棒子,和琪莉印象中的那东西直有天渊之别。

8 q; d/ p! J4 O9 V+ F  巨根和持久,对女性而言、尤其是内心淫荡如琪莉般的女人,是梦寐以求的丈夫属性,如果被那快要和自己手臂一样粗的东西插入的话……如果被肉棒持续蹂躏、连续高潮到哭出来的话……光是这么想想都让琪莉芳心大乱,裙子底下的双腿又被新的液体沾湿了。

" Z/ T" r0 n; l3 w  不管选哪一个,都能保证未来的人生是快乐的吧?至少会比原来的生活更快乐才是……琪莉看了又看之后,才对这个自称为水之女神的女子说道:, |3 J) J$ T5 F0 n; P' }* }

8 ]* wV8 B% F6 z8 S7 v  话刚出口,琪莉心中就不断问着自己,这样做真的是好的吗?舍弃如此的好机会,只为了换回一个会打骂自己的酒鬼丈夫……

  “你确定?”女神澄澈的眼睛瞇了起来,彷彿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一般。; x' `! D( N8 Q& A0 \# S0 S( {

  “呵呵。真是个诚实的女孩。”女神笑着说道:“为了奖励你,这两个丈夫都送给你吧!”

$ X; rP% }* Y$ Q7 F4 w/ x  女神将两个塔夫送到琪莉身边,两人睁开眼睛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前一后的抓住琪莉。6 W( `" {' k2 M0 n' K; m

  “怎么可能……我丈夫有……有……”

& kU% `' E( @- \0 v  “这么……大……”琪莉的手被其中一个塔夫引导到肉棒上,让她握着那还完全勃起就已经相当巨大的棒状物上,逗得琪莉满脸通红,不知不觉间居然说出在平时看来相当不知廉耻的话来。9 T6 W* M2 O, i5 C: Pg! V0 r0 j

. P$ H$ ^( i- w% L  “很好……啊……”察觉自己说了什么话的琪莉满脸通红,赶紧放开手上渐膨胀的温热肉茎,但一只小手却还是不舍的在肉茎周遭偷偷碰触着。! [5 z9 {! ]. e9 C

  “呵呵,对我这个神来说,这样也只是小意思吧?”女神举起手轻抚着琪莉的脸庞,滑嫩的触碰感让琪莉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身上的衣服也在不知不觉间被两个塔夫剥得精光。

  “想不到……在你心中的我居然那么用啊。”拥有巨根的塔夫从前面抱着琪莉,温柔的抚弄着她的胸部,这也是之前的他不可能会做的事情。

" h% s. h8 G7 v0 Q  “酒真是误事啊,有这么好的老婆却空欣赏……”

+ Z! Q6 C5 V0 {& z  早已娇喘连连的琪莉已经心力去发觉女神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而在女神这句话之后,两个塔夫更是积极的对她上下其手,弄得她又流出了一大堆淫水来。# ~, o9 b6 X; M3 l) b

4 A' {- q; I% n2 w  “你这又羞又想要样子,和我们新婚那夜时几乎一模一样呢。”

  “其实啊……我连你那里的形状都还记得唷。”背后的另一个塔夫靠在琪莉的粉颈边,一边吹气一边说道。; a3 @: Y' F) w/ @. m9 W! {. s

, m& d" H5 e; T# X5 ]# K0 p! `5 Z  “来吧。”毕竟原本就是同一个人,两个塔夫默契十足的让琪莉摆出翘高屁股的模样,结实的臀部被火热的肉棒顶着,而通红的俏脸则刚好位於那挺巨根的前方。

  “啊呀……哦……到……到底了……啊……”琪莉的脸庞扭曲了,但完全看不出痛苦,即使这是她第一次被真正的肉棒填满淫穴。

  “快用你的小嘴和大胸部来嚐嚐看大肉棒的味道,你一定会上瘾的哦。”女神催眠似的对琪莉说道,并且教导她要如何用柔软的双峰与双唇去为眼前巨大的肉柱服务。

  虽然有个好老师,但可惜琪莉这个徒弟学起来并不太专心,头一次感受到被真正肉棒充实着的蜜肉顽固的缠着不断出入的棒子,也同时将快感传递到主人的大脑中,当然也就办法专心“听讲”了。

9 P3 P; z1 L2 Q8 @9 B/ Y+ f9 Y  “真是的……那……人家也加入吧。”女神话声未落,身上仅有的一缕薄纱就如雾气般消散,露出其下包裹着的曼妙美躯。

1 q; A- Z' b# S2 A0 O! z2 M  完美的身体曲线沿着纤细的腰、浑圆的臀、修长的腿延伸,即使是脚踝也同样美得让人屏息。& e" A* c- D' b% O1 ^

& b$ H( z6 K3 ]  “这么有精神啊?”女神嫣然一笑,搞得巨根塔夫心跳不已。! i) X* \% {- z3 ]* R! ?

% I% G: Wc# c7 a. C. t" r, l2 s  “啊?”巨根塔夫吓了一跳,在他的认知中,那里可是只负责“出来”的,从想过那里也可以“进去”。5 aV. N: k7 o3 Y) X' X. J

6 v" N! O5 Q4 E3 F! H# i0 s  “唔……”巨根塔夫虽然十分想往前顶,但在琪莉面前,总不好意思公然偷吃。

  “啊……嗯……满满的……哦……我……不在意啊~给我……快……”正在享受着奸淫快感的琪莉断断续续、气喘吁吁的说着。虽然已经了肉棒可服侍,但一双柔软的乳房仍在她自己手上不断变换着形状,玩弄胸部是琪莉自慰时一定会做的事情,这时候也不例外。

: b; s* j5 O( H: u  看着妻子淫荡的模样,塔夫也不再客气,挺起肉棒就往女神窄小娇嫩的菊门冲去。6 u% `* i+ ^* Q* J) x' R

* w1 [" q$ u+ V2 r. g% y8 U  “啊啊~啊……太……舒服了……啊……好大好深啊……大肉棒……插得……人家好爽哦……”一点也有神明样子的女神娇媚的淫叫着,等到肉棒终於完全插入之后,她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并将淫水四溢的美妙嫩穴凑到琪莉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为水神的缘故,女神的淫水量多得吓人,不管琪莉再怎么努力的吸吮,她灼热深邃的溪谷中就是有源源不绝的泉水流出,滋润琪莉火热的双唇,并将她的胃塞满。

  被自己玩弄着的胸部也开始觉得胀痛,而琪莉唯一应对的方法就是用更激烈的搓揉来减低双乳的疼痛。

  (女神你也不差……)全力戳刺着女神后庭的塔夫暗想道,自己的肉棒被她的菊花淫荡的压榨着,如果是过去的自己,在这火热的攻势下早就已经投降了,但即使如此,自己还是得努力忍着,才不会再度得到早泄男的封号。

2 r) k* S! V0 t* C  这话刚说出口,巨根塔夫的肉棒上随即传来强烈的快感,女神的肠壁居然像长满触手的海葵一般刮搔着他的肉棒,微一分神之下,就再也忍不住射精的快感,一阵强烈的酸麻之后,大量的精液狂喷而出。6 _+ M3 Q8 z" e6 o. D

( o: w+ h0 Z: u4 l% I- c3 s  “又热又新鲜的精液,还是给自己的老婆享用会比较好唷。”女神说完还不忘补上一句:“虽然人家也很想要啦~”8 ]' A0 X# s* C! r% _

' `' U+ _& D, K  “嗯……”浓烈的精液气味充满琪莉的鼻腔与口腔,虽然不是第一次闻到,但过去可都是被好奇心驱使才会偷沾点来闻,现在可是颜面直击,量和距离都不是以往所能比拟的。- n1 v+ T& h1 U& I0 n) H. W6 ]

  “啊呀呀~~”琪莉大声尖叫,上身挺了起来,女神抓紧这个瞬间,双手齐出,捏着她的乳尖用力一扭。+ Q2 M1 e/ Y. l/ l; k

  好一会儿,琪莉的泄身才结束,原本晕红的脸颊经这么一泄,变得有些苍白,全身更像死了一般软绵绵的。

s$ ~/ b& Zh( t" @- S/ a4 }: h  “连续高潮的感觉怎么样啊?”女神问道。

f+ `, A9 v2 o5 k7 H$ y  “呵呵~还想要吗?”3 L3 z3 l# x6 q9 K( s

  “真乖,姊姊就是喜欢你这种诚实的人。”女神扶起琪莉,两个裸女相拥的美丽情景让两个塔夫心中燃起更强烈的欲火。

  “一……一百次……”琪莉瞪大双眼,沾满精液的长睫毛不住颤抖着,显见她内心的激动。$ x. y* z0 u, z$ |* f. V- c/ ]6 _

  “这样的话……啊……”想到自己可以连续享受刚刚那种几乎爽死的感觉一百次,琪莉才刚泄过的嫩穴里就又颤抖着喷出了阴精。: K7 h1 p. @* _1 Q) V

  “来吧,让你的老婆舒服啊。”女神对巨根塔夫说道,这次她居然要他将肉棒从自己的股间穿过,虽然隔了一个人,但巨根还是从女神白嫩无暇的腿间露出了一半左右的长度。

) z. ^' k$ S5 [! m/ M  “可是……”肉棒还插在琪莉穴里的塔夫迟疑了一下,正想替琪莉怎么看也塞不下两根的淫穴说话时,女神继续说道:“这根戳前面,你那根当然就捅后面啰,享受一下琪莉后面的处女吧。”

; i# O! ^) z0 i$ g  “不要!不要啊!呜!”琪莉害怕的摇着头,但女神深深的一吻却立刻让她安静了下来,反而开始发出微微的呻吟声。3 `9 _: T1 n# j( w; W) }- R

2 Z4 V: z) ?4 I6 H% e: e6 G: k  “嗯……琪莉的身体……好舒服啊……”女神吻着琪莉,双手捧着她的乳房挤压着,而琪莉也不甘示弱的揉着女神的美乳,讶异的发现居然有母奶从她的乳尖喷射出来。

S! s& ?1 K9 D4 m4 }) s+ T9 s1 q0 q( Z, u# A  “想喝喝看吗?”女神魅惑的语气让琪莉不禁点了点头。9 W* U6 W5 D5 k/ F) O. i

  甜美的乳汁滑入琪莉口中,和精液不同的气味立刻在嘴里晕开,这时,琪莉突然想到一件事。

* ]% U9 F7 C0 \, p- a, ~( |- Z  “猜对了,这也会让你喷乳汁出来唷!”女神灿烂的笑容对比着琪莉害怕的样子,更显得出前者的智珠在握。

+ B% d$ d+ L5 G5 E! E  “又香又甜又浓又醇的纯正母乳,以后你们也可以卖母乳维生唷。”女神说道:“当然是以牛奶的名义啦~”

  “怎么会呢?只是现在的人不太能接受母乳而已,等未来哪天大家觉得母乳比较好的时候,你们再挂招牌卖母乳吧。”5 p* i" q, N, z) A- D* v8 p

) r! N2 P" m/ l0 v; c, F" W( }0 l  “如果你希望有和乳牛一样多的奶,我也可以帮忙唷。”女神说道,琪莉自然是拼命的摇头,免得自己往后真得变成乳牛。

* f1 ~1 \' M: O8 q  “好吧,既然不要的话就快点上啊,不然要让你们的白汁通通和乳牛一样多哦。”听到女神连自己也算上去,两个塔夫大惊失色,赶紧抱着她们,肉棒再不停留,前后同时一口气戳了进去。; X/ a) B% u5 @- F$ L$ t

  “好痛啊!不要!快拔出来!”

2 Uq% Z: La3 C2 y  琪莉不知道为什么,也心情想为什么,女神的吻实在太甜美,精妙无比的技术让她不想离开这对湿润温软的樱唇,即使两根肉棒已经深深埋入她的体内,随时都可能将她的两个肉洞撕裂开来,她也不在乎。# Q5 ]& J4 Z. c' ]- P, B& L

  “好紧!”两个塔夫有相同的感觉,因为他们终究是同一个人,所以思想、记忆都是互通的,只要他们希望,连感觉也可以共通,不过两倍的舒爽也很可能换来两倍快的射精,别的时候也就罢了,如果现在表现不好的话,搞不好女神又会来个什么花样……

' N) u1 u* n9 [3 i* \9 s9 Z  “快点……干啊~”女神的话就是命令,何况两个塔夫早就兴致勃勃了,当然也不会再犹豫,一前一后的开始进行腰部动作,将两条大肉棒子往琪莉的双穴捅去。! `7 e6 T. _" j+ X$ o4 \

  “要……要死了啊……我……啊……”巨大的肉棒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即使只有半截,高耸的肉稜也足以刮磨淫穴里每一个处所,而后庭里的阳物虽然有惊人的尺寸,但要让琪莉的后庭绽放淫乱的花朵仍旧绰绰有余。

4 X* m8 V& U; _6 m7 s  “啊啊~人家……不知道……两边都……哦……好舒服……好爽……啊……以前的……都不能……比……我……又要丢了……又……泄……”琪莉身体猛颤,泄出今天第十三次的淫精,胸前被女神玉指夹住的粉色突起也不断喷出母乳,染湿了两女的裸肤。" n% L: |" `. G" f& T2 L, T

  “那两边……一起加油哦……让我们泄……”女神扭着腰、夹着腿,让肉棒摩擦自己淫水四溢的媚肉,然后让沾满淫液的肉棒刺入琪莉紧窄的美穴。' K) m% u2 M. ^, b& T0 E

  “啊啊……哦……嗯嗯……哦嗯……好棒……老公你好……厉害……人家……丢……”: i. q! ^. e+ e

/ B& Yt8 U* l+ R9 g# o  琪莉与女神同声淫叫,放肆的叫声充斥在林子里,幸好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了,不然铁定会引来不少“观众”来欣赏这场野台春宫戏。

& s& _6 b4 C! c( R  “嗯……小琪莉好色……泄那么多次了……还不满足吗?”

/ DL6 u1 e6 j: s  “讨厌……都是老公你……肉棒子太……厉害……人家才……啊……又丢了……啊……”琪莉白嫩的双臂紧抱着女神,两个美女一边交换着热吻,一边达到高潮。

$ i% q9 ]* t7 v! g  “啊……又变大了……”琪莉娇叫着。( I' }1 G1 o5 p6 o& X: j

  “真的……啊……好……不要动……啊……人家又……要变……奇怪了啊……”6 T: g, ]. {* O6 r, J& Q; M

  “呀啊啊……”

  两根粗大的肉茎不断在琪莉与女神的股间出,虽然一开始两根棒子的尺码有一段相当的差距,但现在这差距却已大大拉近,连耐力也相差彷彿──至少,已经连续搞一个多小时的现在,两根肉棒仍旧有要射精的前兆。" y" E. {- p- g8 C5 R! @0 Y

8 v: {5 U* S5 L% x" k  “你们啊……真是……”双颊酡红的女神吻着琪莉的颈子,说道:“琪莉会受不了的呢……先这样就好吧……”

5 w! H% Y) ?& i! b* M1 h) U# U; Y  “啊……啊……我……死了啊……”琪莉全身抽搐着,双眼圆睁,却只能看见无数的白光闪耀,灵魂就像飞上天堂一般,小穴深处的阴精更是泄个不停。

  长得惊人的射精终於停止之后,两个塔夫才疲累的抽出肉棒,靠在树旁休息,而被奸了那么久,最后还被精液射上绝顶的琪莉,此时则只能虚弱的靠在女神怀中休息。

4 f- C7 F/ A6 ^" A  “还搞那么久……天都黑了呢,我带你们回去吧。”女神抱着琪莉就往前走,竟然想到先将衣服穿上。5 C# p2 U; I$ I+ B! p* j0 p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事的。”女神说道:“你们也跟来吧。”

1 R% ]- E9 h2 _  “再不跟上来就要把你丢这里喂老虎啰。”女神既然这么说,两人也只好硬着头皮,拿起衣服、斧头、柴火跟了上去。3 x" p4 `! ]0 Z, ]

4 I6 U2 A) @6 t+ d  一会儿,村子就出现在眼前,完全赤裸的女神大大方方的抱着同样光溜溜的琪莉往村子里走,仍旧浑身酸软的琪莉只能用手掩着脸,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跟在一旁的两个男人也是遮遮掩掩的,希望自己看起来别那么像亚当。

& q0 w' v2 q7 ?8 F, N) n1 F  “我……我……”琪莉慌张的看着女神。

  “因……因为今天找不到什么柴火……所以……”

, n# D8 }1 l; I5 K  “嗯。”塔夫应了一声。/ ~# g/ v1 n; |) r- j

* F: rB' V$ b9 u8 [3 h  “晚安。”女人回应道。y" p1 A! V/ H1 v; \* ~( u

  “呼呼,怎样?”女神连碰都碰一下,门板就自动打了开来,她将琪莉放下,说道:“刚刚很刺激吧,看你又湿成这样了。”

  “这是‘幻惑之玉’,戴着它,就算你全身都是精液,光溜溜的站在路中间,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哦。”女神凭空摸出一条项炼来,放在琪莉沾满精液的胸前。* R( CV, Q8 ~

  “人家……才不会做……那种事……”琪莉反驳得十分无力,连塔夫都能轻易听出她的言不由衷。0 Z1 `6 S1 O% L- i1 ^1 }

  “对!就是你害的!”女神朝塔夫吐了吐舌头,说道:“把这么单纯可爱的小女孩变成淫乱女的凶手就是你。”2 n3 L/ \# b7 P; K4 y1 ?- x- ]

  “有吗?”女神亲手将项炼戴上琪莉的颈项,说道:“那……反正夜还很长,就来证明一下你不淫荡吧。”

  “你们也来吧!”女神对着两个塔夫说道。

( b) K) m0 T5 a3 L  “放心吧,你们绝对受得了的。”女神媚笑着,朝他们轻轻的勾了勾玉指,光只是这样的动作就让两个塔夫的肉棒绷得硬梆梆的,一点也看不出任何疲惫的样子。# d: q. k& H! v. im

  “老公……啊……”琪莉慌张的看着逐渐逼近的两个丈夫,拼命的摇着头,但不久前才被充分蹂躏过的两个淫穴却已经颤抖着做好了容纳大肉棒的准备了。& e: Hm' B5 A: B1 _# C$ C

- m) e; P* M9 D: h3 _" g  “这次……也要让人家满足哦……”3 G( L5 e+ n! J) U. U4 M/ K, A

2 s6 z) ?, @/ Y- P0 I( V  “射给人家……人家的屁股要……精液满满的……啊……快啊……更深入……”

/ c) g/ W+ AD  “那……还给你……嗯……”

  “你们真的吃下去了啊?”塔夫诧异的说道。+ ~9 z* {- y, ?/ m' v# a

  “还说你不淫荡呢……看你这样满身精液的样子……还泄了那么多水,不过~~这才是我可爱的琪莉啊!”在高潮的狂喜当中,琪莉似乎听到女神说了这句话,但她已经有闲功夫理解话中的涵义了,因为下一波高潮的快感正袭向她全身。

5 ?: Q$ J9 c( |& p* ?# I  女神早已从屋内无声无息的消失,留下三个沉溺在淫欲当中的男女,接受女神淫液洗礼的不只是琪莉而已,两个塔夫的肉棒子也是受惠者,它们变得不分轩轾的硕大、坚硬与灼热,持久度也更高。

  这也造成琪莉此时的惨状,不过塔夫是到隔天早上才发现的。& O2 _+ Q) ]& F^* n, |2 E3 QQ

n: |3 S& T, ?# G/ C  “塔夫?塔夫你们起来了吗?”邻居的叫声将塔夫唤醒,两个拥有同样长相的男人站了起来,这才发现琪莉躺在精液与淫水造成的水泊当中。

" d8 y+ T) }& t# L0 B# c  “琪莉,快起来!”塔夫半拖半拉的把琪莉叫醒。

  “去开门吧!”塔夫玩性大起,要琪莉就这样去面对母亲,顺便实验一下女神给的幻惑之玉到底有有效。6 S\4 B/ s: G) C' `

* e5 g* j) d+ F6 d# ^# ^- h  脑袋因为高潮太多次而昏沉的琪莉并有这么多盘算,只是照着丈夫的话去做而已,等到开门之后,她才惊觉自己正光溜溜的站在母亲面前,而且全身都是东乾一块西湿一块的精液痕迹。

  (真的有用耶……)两个塔夫诧异的想着,看来幻惑之玉的效果连他都能包括在内。

7 o$ P' P5 z% F2 i) _* j+ I  (我……我真的是……变态女吗?)有人能回答琪莉的问题,但她日后的夫妻生活却给了她答案。

  塔夫的改变让邻居们都觉得十分讶异,但在幻惑之玉的影响下,他们完全发觉有两个塔夫的存在。( ]4 O: o1 R1 o2 j

  塔夫往屋里看去,已经修缮完成的房子不复过去的四处通风,当然採光也变差了些,但他还是能清楚看见,饭桌上有他那个双腿大大分开、小穴里还插着旧斧柄的美丽娇妻。

2 a9 c9 q+ m2 m5 \/ ]0 l$ o  “啊……老公……你回来了啊……”正陶醉在用斧柄自渎快感中的琪莉瞥见塔夫,马上露出淫媚的笑容。

4 W3 C7 r- T2 V8 d4 Q9 i( \$ z/ s  “嗯,因为什么工作嘛。”另一个塔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因为他们共用同样的记忆,因此实际上根本无须对话就能理解对方的意思。; _' T5 W% F2 p8 y% @l

  “不是才刚射过一次吗?”塔夫问道。' S" h6 G9 O, Yl% e

  “你的需求真是越来越大啊。”两个塔夫异口同声的说道。

4 y/ y% L' I$ Z. {7 K; z4 O  “清纯……”两个塔夫对望一眼,苦笑着,这个形容词比照如今的琪莉,实在很难想像两者是怎么撘上关系的。# O4 N( |& X0 G6 N4 O

# r9 W: {# l6 D6 G2 ?  “嗯……啊……人家……又要……更淫荡了……啊……”琪莉半推半就的扭着腰,用自己柔嫩的蜜肉容纳着坚硬的木头。

) M3 Y& A+ q4 X- O5 I  “啊嗯~~好舒服啊……啊……讨厌啦……不可以……戳……那么深……会……坏的……肚子……好涨哦……”琪莉娇嗔着,但脸上的神情却只有喜悦,有半点痛苦或厌恶。不久前还是处女的后庭,现在却毫无障碍的容纳了粗大的肉棒,而且还展现着难以置信的紧度和热力。

% O: T# A8 O- q% w0 V" Y  “紧才好啊!”两个塔夫一边说话,一边展开了本日淫戏的序幕,看看外面的天色还早,今天让琪莉破个高潮次数的纪录应该是什么问题才是。

  “你的水真多,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泄满一百次!”塔夫发下豪语,虽然不知道成不成,但女神既然如此保证过,他就很想知道这保证到底有几分事实依据。4 f0 D, I7 O8 ?

  “怎么会呢?等会儿我们到门口玩,你一定会爽到喷水的。”/ V. Z7 p6 A+ Y0 A; X

$ t" O& n! [( Q4 ^, G  “哦……这样啊……”塔夫装出十分夸张的表情,说道:“那我们就到村口去吧,让大家看看我们家淫荡的琪莉高潮泄身的样子。”

  “诚实……是件好事呢!”享受着双穴贯穿的快感,即将再次攀上高潮的琪莉喘着气,低声说道。8 N% X! y# b# Z7 g: h8 D

- p$ Y( ]. q( z9 y4 p, B& V+ y  就这样,美丽的淫荡少妇与两个拥有巨根的猛男丈夫,从此过着──从许多方面来说──都是幸福快乐的生活。

% k# U4 G9 R( i. l  金发女子的胸前,挂着一条银色的项炼,项炼上的蓝色玉石还闪烁着湖水的光芒。3 P: R) Y1 w6 u- \: S1 `$ n

  “乖孩子。”女神笑得更灿烂了,因为眼前的女孩和过去的自己一样,选择了正确的路。>

上一篇:花开富贵 下一篇: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