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花开富贵

花开富贵

我躺在床上,看着正玩着计算机的小花,心中有些无力。

  相较于我的沉闷,小花便是典型的阳光型,个性比我还像个男人。本来我对这类人一向都是敬而远之,却不知她怎么就对上我的胃口,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而是单纯的想跟她做朋友。

  是的,小花是蕾丝边。7 D7 |- `, P5 K3 S1 m- W) r+ R

% {{. K/ z& J1 |" r4 W   「……花小姐,你能够克制一点吗?好歹我也是个男人,有点危机意识好不好?」' R/ O$ J; v4 |6 c

  小花微笑的看着我,口中吐出的却是如同恶魔的话语:「你觉得如果我把这件事说出去,你以后还交得到女朋友吗?」+ M# lJ% n$ n& }

  想到那些人都已经非处,还指着自己喊变态的样子,心里就是不舒服,虽然自己现在还是处男的确挺变态的。

  照小说的说法,我现在应该虎躯一震,散发王霸之气,将眼前这个敢威胁我的小恶魔抓起来打屁股,让她见识一下男性雄风。可是未等我付诸行动,小花已经扑了上来,将我压在床上,对着我的胳肢窝搔痒。

& vT0 m, s8 d$ a( B$ }; v   「有……哈……我有……」8 Y& M- G7 f3 m$ {4 [/ J0 W

# h0 U5 i+ ], B' F   恰好这时候小花的手机铃声响了,我也终于得以逃脱酷刑,但注意到她和来电的人语气十分亲昵,感觉有些吃味,在她结束通话后终于忍不住疑惑道:「谁啊?」A! _4 _9 \2 q& b! d3 L

6 Q' U! @1 K% b% c( Q' S   小花有女朋友了?她上次好像隐约提到过有人好像对她有意思,想到这么快就在一起了。

  小花脸上挂着傻笑,一脸幸福的样子,闪瞎了我的眼。j% C: F2 d, T4 [% r

  小花和我对视,尴尬地拿走她的手机,轻轻地离开我的房间,关上门之前还不忘说一句:「小白,你还是快点去交一个女朋友吧!」尼玛啊!为啥我又忘记锁门?

/ m, N. M9 d0 G( c[9 }/ u& a   小月是一个绑着马尾、非常有气质的女生,有张瓜子脸,身材高佻,美中不足的是似乎只有B-CUP;非常热衷班上的事,不过因为有些完美主义,所以给人有一种做作的感觉。

  「小白,你今天晚上有有空?我想和你讨论报告的事。」「可以啊!约八点好了。要在哪集合?」7 L, A% Y: z& p% s3 C

3 c; k2 b" \! e( z! @; T   「OK!」

" h$ w% E+ qb0 q% L/ g, [   「其他人呢?」+ P. v, g2 o: m* B% D! H* i

* f+ g: K1 s1 |! w2 I7 O) A/ X& [. t% Y   「我家。」8 D! q, Z1 V5 n9 @# c5 ~0 I

  我坐在小月的前面,心中还有些恍惚,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发展,莫非我的春天终于到了?小月住的不像我的小套房,而是两房一厅的公寓,据说是她家人之前买下来的,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她摇摇头,说还有一个室友,晚点会回来。又问我要不要咖啡,我点了头。

: @! E. w+ }0 _5 }   我怎么会好想睡?对不起,我趴一下……」在我闭上眼的那一刹那,隐约看见小月的笑似乎有点诡异……_; z8 ~+ A0 F8 v' R7 ?7 q" [

, _8 K" k" E% T7 c# E   我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我的女神这样对我?小月到底想干嘛?身处绝境的我只能判断现在应该是在衣橱里,双脚虽然被绑住,不过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之下,乖乖待在原地是最好的选择。6 T7 W; `+ N, p0 x. A9 z- I* \

7 PI) `& G+ n% F7 M0 X2 I   两人的脚步声进入了房间,还可以听见「沙沙」的脱衣声,不由得让人联想翩翩。

  一个脚步声远去,另一个则是朝我所在的衣橱走来,让我心中一紧。' s% LQ1 q# z4 F; ]

2 c; M# l: h0 ?, T6 z* X" D   苍天啊!我的女神不只是蕾丝边,她还是个S,嘴里塞着东西的我只能用呜咽代替回答,才让她凶恶的玉手离开我的身体。1 V. R2 |e+ F1 `- o. G

  我听见衣柜再度被关上,带着对小月破碎的形象,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 _9 E6 u2 Q% ~9 M- F, M

  二女终于出来了,双双躺在离衣柜不远的床上,那熟悉的声音一阵惊呼,看来小月又拿出什么东西出来了,依照她在我身上用的配件,想来是不会缺少女性专用的性玩具的。

1 L3 ~0 d/ A/ r0 o7 o/ _   「你明明知道人家还是处女,干嘛还这样说,人家不要啦!」小月似乎对这回答早有预料,略带遗憾地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留着处女有什么用,难道还要便宜那些臭男人?不如留给假阳具,或着我用双头龙帮你还不是一样?」

  小月有点赌气的说:「你不用就算了,我用行了吧?你就继续享用你的跳蛋吧!」0 A- N# _% u4 G1 ^& q. M% @; T

  又是一阵亲吻的声音响起……唇分之际,还听到小月说:「我要吸你的大奶奶。」& R5 }' h9 a/ L, Y' N

# m, L0 P: f' a4 C% ^+ A   小月你实在太残忍了!不过我隐约感觉到小月刻意在隐瞒女伴的名字,如果不是我想太多,她的女伴应该是我认识的人……不会是小花吧?仔细一想越来越像,如果真的是小花,我希望小月能够忘记把我丢在这里,如果让小花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怕是真的要失去她这个朋友了。$ z/ a' T5 p9 p: [, `

  你要不要看看?」# a! X+ @' h* Q- S2 Y2 y: f8 K, Z/ ~

qe1 i1 W/ m& l# V   疑似小花的女性惊呼道:「小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这样是犯法的!他告你怎么办?」& R2 n4 w+ I" ^

  随即她又笑道:「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不然再给他一点甜头,他就不会说出去了。」4 p, k% C# z* q# m

) E5 L% j( T* O9 fF9 Y2 M& L. R   「例如说你可爱宝贝的处女?」, o& A. M7 I8 HL2 O

% X' W+ ^. O. V   两女开始打闹起来,完全不顾我的存在。而此刻我的心情复杂异常,莫非在今天我就可以摆脱处男之身?但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我实在不知道我该不该高兴。* _! }. i8 p0 P" bl1 V! F9 x

  「这就是男人的阳具啊?好烫喔!可是好像有小月你的按摩棒大耶?」「所以我才跟你说按摩棒比较过瘾啊!不过这也勉强够用了。怎么样?要不要趁机在今夜告别你的处女啊?」, Z) b7 Z& w4 F

  「我知道你在顾虑些什么,不就是那个小白吗?真搞不懂你为什么那么在意他?」

* _; L; m5 M, s* n3 i   小花迟疑的说:「其实小白人很好的,只是太过内向,一遇到女生就支支吾吾的,照他这样下去,别说是交到女友,搞不好出社会都还会是个处男。你知道处女还能保值、处男却只会遭人鄙视,所以……」小月平静地听着,但我可以感觉到握住我肉棒的手似乎用力了一些,接着便听到她问道:「所以你要牺牲你的处女去成全他?莫说这件事的对错,你就算帮他破了处,但他以后呢?如果他依旧改变,难道你要当他的女朋友?你有有想过我的感受?」2 |8 b% ]' R$ U# v6 B

  听着小花的话,我惊呆了。, n( k. G4 V6 q9 k+ @

  我完全想到小花会有这样的想法,她竟然愿意为了我这种人而舍弃她的处女。我忍不住哭了,原本平息的小火苗重新燃烧,被满满的幸福感充实着。- Q( J# g7 S1 S$ i" S

( u+ g7 v9 K4 ]9 z( f7 j) j   许久,小月松口道:「我可以答应你帮他摆脱处男。」小花喜出望外的说道:「真的?我就知道小月你最好了。」小月咬牙切齿地开出了条件:「可是……我要你在今天晚上,把处女交给这个变态。」

5 m) H* F+ C+ Y+ a1 s   「我知道女人会对第一个交出身子的对象印象特别深刻,我知道你和小白的感情很好,所以我更不能冒这个险,宁愿让你将处女留给陌生人,也不要让我的情敌有一丝翻盘的机会。」1 y9 L; `' b& P) a; B5 D

% h& j4 \% K. S   虽说不论小花答应与否我都不吃亏,甚至她答应我还比较有甜头,但我宁肯她拒绝,这样我才能问心无愧的将小花从小月手中追回来。

4 L3 y3 L5 e6 i; @   突然间我被转过身子,上半身趴在床上,双脚跪着,将整个屁股抬了起来,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触碰我的屁眼。我将屁股左右摆动着,不愿意被那异物入侵,便听到小月警告道:「别动!」

  我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摆脱处男身,但我的小菊花很快就要先不保了。- P, v4 t4 E9 q* u4 ^7 }

. WR+ H% }m% D! z. P$ o) K; h   还在奇怪着为什么有人会喜欢肛交,很快我就知道原因了。当小月将拉珠重复的抽出插入,那种近乎排便的感觉,化成一种别样的滋味,竟然有想象中的讨厌。

  小月轻易地就说出我最在意的事,偏偏我只能用呜声回答,任凭她继续用拉珠摧残我的菊花。' ^5 F0 A# m2 ^5 p* c0 r

  小月再次将拉珠塞回我的体内,又示意我跟她走,踏过一个门坎后将门关起来,才除去我的眼罩,又将拉珠再度拔出,笑道:「小白你看看,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痕迹多明显啊!」看到小月净白姣好的脸孔和她手上泛黄的拉珠,我完全笑不出来,羞愧得想找个洞钻进去。

) Z7 z1 A& O8 N+ T   换了一个时间地点,还有人物,我可能会捧场的笑出来,想到小月竟然有这一面;可惜被调笑的人是我,真的是哭笑不得。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真的完全不了解小月。

3 E/ s* K$ a. ?: N- Y1 R3 x0 L- u   小月不管我此时的纠结,而是蹲下去面对着我的肉棒,舌头滑过棒身,开始跟我的龟头对撞,随即张开樱唇,慢慢地含了进去。% \! _1 {; {5 v2 A7 T1 i; @s

, G8 F+ ~3 l( m% N: Jp7 j+ K   小月的技巧渐渐变得熟练,不过嘴似乎有点酸,改用手帮我服务,嘴巴被口枷撑开的我完全法忍住声音,不时有「呜呜」的呻吟从呼吸口漏出。随着引爆点越来越近,声音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终于忍不住从马眼喷射出白浊的精液,洒在小月的脸上。

/ e% f* c" i( q- U5 E& k   当清理到小月诱人的樱唇时,我终于忍不住突击,将还含在嘴里的精液渡了过去,随之丧失的,是我人生中的初吻。

  不过小月比我还多心眼,在我还将精液吐掉之前,对我的胳肢窝进攻,我被那痒意激得喉咙一开,竟就这样咽了下去,而小月则趁机占据洗手台,将嘴中精液吐掉后又用清水漱口,得意的看着有些呛到的我。' Q! }/ L7 sF$ p# G

  小月重新帮我戴上口枷和眼罩,并且要我答应不要主动把真相说出来,又笑着要我的初阵不要输得太难看。难道她就真的那么笃定小花会答应她的条件?当小月打开浴室的门,果然就听见小花轻轻说道:「小月,我答应你的条件了,可是你一定要遵守约定喔!」- ^+ x; }+ s2 n7 C/ A( l( W

4 S! D- I3 t. i& a: x/ T- ]   我听到小花的呼吸变得有点厚重,又感觉到她温热的手抚上我的阳具,轻轻的帮它戴上保险套,小月还好事道:「别忘记这个。」小花踌躇道:「小月,男生戴这个环不是比较不会射精的吗?人家还是第一次,这样我会痛很久耶!」

  「就你歪理多!」小花忿忿的道,却还是将阴茎环套上我的肉棒。

  小月这时问道:「小花,你的准备工作做得怎样?」「我忘了,要不先等我用跳蛋?」4 M& G& j; N* a7 B2 I7 d- I8 C

( ~, r# y/ `# q' X4 B9 N   「哪用这么麻烦?」小月一脚踹在我的屁股,让我整个人趴倒在床上,才帮我除去口枷。" G% H3 S$ Y" bX& m7 L* J# l

  「小月你干嘛让他这样?人家好害羞。」

  「机会难得,就让他帮你舔一下吧!」

/ F) `( z. ]( L" Y$ J   毕竟是被陌生人吸舔私处,小花的呻吟并不大,有几分强忍的感觉,反倒将未经人事的处子魅力完完全全的表露出来。+ C$ u; ], q* F' s. u' A! D6 ?

  「呜……人家……人家不知道啦!呜……羞死人了……怎么比……」我又听见小花的嘴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然后又是一阵亲吻吸吮的声音,也不知小月是否故意,那声音特别大,让我好生羡慕,然后埋头继续品阴。( s: e: [3 P$ w7 @) N1 d

j# Y3 _2 T# J" U! I   随着我的努力不辍,蜜穴里的花蜜也不断流出,小花也被刺激得忘了羞涩,将一只手压在我的头上,尽情享受蜜穴传来的快感。

4 o2 ?) S. B5 D1 e* S9 ^; ~   微喘着气,似乎还在体会高潮韵味的小花,过一会才回过神来,有些慌张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敢开口,只得摇头表示不介意。% |2 v4 [6 X! i5 X! w6 w

" e3 a! ~1 o- l& `6 m: R" f   到达了定位,正苦于要如何继续的我,感觉到一只略微颤抖的手触摸着我肿胀的下身,缓缓带到一处湿润的所在,我知道,这应该就是小花的处女穴了。# d! y8 N) B* _/ O- Y4 {

7 j9 r" e$ S, n3 e: S- x7 f) j/ Z   小月在一旁有些吃味的说:「要不是我缺少那根东西,夺走小花处女的就是我了!」

  「呜呜……小月,好痛喔!不只是那边痛,我觉得我的心也好痛……」听到小花的话,我的心整个揪了起来,原先高涨的欲火也消了大半。正要将阳具抽出来时,却又被她的四肢缠上,旋即听见她说道:「我答应过小月的事,一定会做到,既然你已经夺走我的处女,就给我一个完整的回忆吧!」我不知道小月现在的想法,只听见一个脚步声越离越远,步出了这个房间。

  渐渐地,小花的哭声小了,取而代之的是的愈发明显的呻吟,四肢缠绕着我的身躯,彼此的胴体交换着体热,湿黏的汗水结合淫液所散发出来的味道,勾动我的情欲,忍不住加快了速度。

1 }7 V2 T7 G5 h% |) l* Q   小月……你戴那什么东西……好羞人……」

X$ W- q5 i( k: I   咦?这逻辑好像有点怪怪的,所有的事情不都是你小月搞出来的吗?怎么又是我的错?当小月又将那凉凉的润滑油抹在我的菊门上时,我忍不住颤抖着,接着有异物又顶在我的肛门口,缓缓地准备侵入。

  有了小花这个内应,小月的企图果然得逞。

  『呜呜……变态!』我心中暗自骂道,泪水自然而然地流了下来,却听见小月这个死良心的说道:「小花你看看,这像不像你刚刚被破处的样子?」小花羞涩的回道:「人家哪知道啦?」一双玉手却是好奇地捧着我的头,好像正在审视着。想象小花此刻的表情,让我觉得万分丢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V9 Q% e, q! B: a; V# f

. ^/ u6 D" HK6 U# c, N+ j+ r/ C$ J   我总觉得我最吃亏,前后两边的处都这样了。

/ |& E3 F# qS) `( t, O   我听见小花好奇地问道:「原来后边也可以的啊?」小月边呻吟边笑道:「怎么?难道……嗯……我的花花今天连小雏菊也想破处吗?」

/ E: B2 S9 e6 b! \0 d9 U2 f   未等小花回答,小月的一只手已经抓住我的阳具来回动作着,那滋味竟是比我平时手淫时还要快意,很快我就忍不住,将精液射满了小雨衣。

  「……借我。」

  小月把玩具借给了小花,再将我摆回仰躺的姿势,她自己则是跨坐在我的嘴上,湿漉漉的阴唇带点咸腥的味道,我却无法自控的伸出舌头吸吮,让小月销魂的声音响起,使我射过精的阳具又恢复了元气。

- {, `$ c4 j2 i: t/ {' i   不知不觉中变成主角的我,小弟弟终于又在小花的手中投降,在空中放出了一道白色火花,完全精疲力尽了。4 s0 x# N' c3 D* S0 J. I9 @( i1 ?

+ n/ q: z/ \( G* H! O   当我以为小花多半会拒绝,松一口气时,又是一道温热的瀑布降临,巧之又巧的渗入的我的鼻孔,让我不自觉的张开了口,无可避免的迎进些许尿液,被呛得咳嗽不止。& `' m0 I( `/ }

1 q8 ]0 H9 T4 c! M6 B: e7 i   小花大窘:「羞死人了,你干嘛问人家啦?」! c7 @5 d% F, B5 d

  「我才不要说呢!」# F9 I' ~, z" V

  「不说这个了,你的小妹妹还痛不痛?」6 F* xb: |; w# u9 B7 `/ z

! y: {; w; S0 V2 y$ e# A4 m   「谁叫你这小淫娃,刚破身还想尝试当男人的感觉。」「死小月,我才不是淫娃呢!」

  二女争吵不断,完全忽略在床上臭哄哄的我,我心中哀叹:怎会遇到这种梦中情人与红颜知己?' h/ ?4 d/ K2 w! d2 F( ~

; B* Q0 b3 I+ H# k   「叩叩!」+ z) H& G3 W0 W9 ZM

% @5 N: U+ j' z) J5 z! f" |& x   刚洗完澡的我出来开门,看到的却不是我朝思暮想的小花,而是小月。: V- i6 n$ i+ }. V. b6 V; @* U

! ~) P1 ]' |K6 w   「喀啦!」多久门再度打开,我回头望去,见到的是铁青着脸的小花,她愤怒的给我一巴掌,说道:「小白,你不厚道,怎么可以跟我抢女朋友!」不是这样的吧?看见小月嘴角微弯,我怎么不知道又被她算计,只得苦着脸追了上去。

: G; L; ]8 pL2 B! D+ q% e7 u) H   字节数:22238! ~; [w2 j8 D8 i9 Z3 ]+ E
  【完】[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6-04-16 07:54重新编辑 ]>

上一篇:东北银 下一篇: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