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女高中生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性虐女高中生

性虐女高中生


石龙帮由美解除了绳子内裤,绳子早已湿透了,沾满了由美的淫水,甚至还有著尿水的味道。接著,石龙扒开由美的阴户,从阴道裡拿出了折磨了由美一整天的跳蛋。
  “今天过得怎麼样?”石龙牵起两条狗链,拉著由美和小优往房间旁边的地下室去。
  “主人,我好羞碍…”小优犹犹豫豫的回答道。
  “哈哈哈,以後就会习惯的,我会把你训练成露体狂的,就像由美一样。”
  “主人……你好坏。”由美晃动著身体撒娇著。
  三人来到地下室,地下室很大,而且令人惊奇的是,罗列著各式各样的性虐待器具。小优瞪大了眼看著这令她目瞪口呆的地方,角落有医生问诊用的诊\疗台,右手边是一张圆桌,上面摆放著各种大孝形状的假阳具棒和电动性具。房间的墙上陈列著各式各样的鞭子,皮制的拍打板、各种长短的马鞭、皮带、以及精致的缠束起来的各式长鞭,有的甚至有五公尺长。房间的正中央是一个很高的天花板,从上面垂下了许多粗细不同的绳索,而从绳索光滑的表面可以看出已经使用了好多次了。
  “哈哈哈,这个地方不错吧,这可是我花了几个星期才布置好的,还只有淫奴这条母狗享用过,你可是第二个。”石龙踢了由美一脚,满怀兴趣的看著害怕得一直颤抖著身体的小优。
  这时,石龙突然来到小优身後,一把拉起小优,双手用力的把她的双手屈向後,小优的手腕被石龙迅速的绑了起来,身体被拉向後,挨到後面的石龙身上。
  “不……不要碍…主人,我好怕碍…”突如其来的衝击,吓得小优不停的扭动著身体。
  “不要动,不然第一次绑会很痛的。”
  石龙大声对小优喝道,不由分说的用一个通心圆球的东西把她的口堵祝并加大了力道,制住了小优不停扭动的身体。接著,将小优的手向上提高,绳子绕到胸前,将乳房上下绑好後,又取过另一条麻绳,在背後手腕上的绳接上,轻轻的将雪儿的双手再吊高,拉紧绳子从右肩膀上绕到前方穿入乳沟下边的绳裡,打了个结再从左绕回到後面,穿入手腕的绳裡,反覆两次,余绳绑在背後。石龙又取来一条绳,接上後,绕在小优屈曲的手肘绑紧,在腋下穿出收紧乳房和手臂上下两条绳,再回到背後,继续另一边如法炮制。收紧腋二条的作用是令乳房上下的绳子收得更紧,使得乳房更為凸出。
  “唔唔……”痛苦的小优大声的叫唤著,却苦於发不出完整的声音,苦恼的小脸上流下两行眼泪,石龙為她整好胸前的绳子,挺胸凸臀的美妙曲线,看得石龙胯下的肉棒高高耸起。
  石龙将天花板的放了下来,抱起小优放在圆桌上,然後轻轻地将她的双脚举起,跨在上面。被吊在屋子中央,跨坐在圆桌上的小优,简直就和在分娩台上孕妇的姿势一模一样。石龙将小优的双脚固定在圆桌上,被绑在铁管上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完全是M宇型。
  “唔……唔……唔唔……”本来想叫石龙住手的小优却只能发出像呻吟似的声音。
  石龙毫不理会小优,拿起桌上的电动阳具,不紧不慢的在她的小穴上划著圈,挑逗著小优。接著,打开阴唇,一点一点的塞了进去。
  “唔……唔……”看到如此大的东西插入自己的下体,小优吓得又惊又怕,双眼紧闭不敢再看。
  石龙把电动阳具塞进三分之一後,没有碰到小优的处女膜就停了下来,由於小优的阴道很窄,所以虽然电动阳具没有完全进入,但还是被小优的小穴夹得紧紧得,接著打开了开关。
  “好了,坚持一个小时,我再来帮你解开。”
  “喹呀……呀……”由阴唇上產生的阵阵快感,激射入小优的神经内。从下体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加上勒紧在自己身上的绳子,使得她既痛苦又微微的有些兴奋,只得闭上眼睛默默的承受。
  “来灌肠吧1这时,石龙拿起准备好的褐色玻璃注射筒来到由美的身後。
  “谢谢主人的赏赐。”由美顺从的高耸起自己雪白的臀部凑到石龙面前,并用手将两片臀肉大张,露出肛门。
  石龙将褐色注射器的前端插入由美的羞嫩的肛门内,然後慢慢地将大筒压下,於是褐色玻璃筒中的浣肠液,便渐渐地消失在由美的肛门,注射完毕後,石龙赶紧拿著一个塞子深深塞住由美那即将要排洩而出的肛门。
  “走吧,我们去外面散步,让大家都欣赏一下。”说著,石龙拉起狗链往门外走去。
  “是的,主人。”由美强忍住腹中的不适,乖乖的跟在石龙後面往前爬。
  房门关起,阴沉沉的地下室裡,只有小优口中不时发出的“唔唔”的呻吟声。
  天色渐黑,一轮弯月偷偷的探出了头。月色洒在地上,朦朦朧朧的一片,使人瞧不清楚。偶尔有一阵夏风吹过,树叶摇曳,随风而摆,让人觉得凉酥酥的。
  就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石龙正牵著他的母狗--由美,慢慢的在寧静的小弄裡散步。由美全身赤裸,一张美丽可人的小脸蛋憋得通红,白玉般洁净的脖子上套著一只皮质的狗圈,狗圈上缠著一条钢制的链条,链条的另一端牵在石龙的手上。更為诱人的是,由美浑圆高耸的屁股上还插著一条毛茸茸的狗尾巴,尾巴的另一段看起来很像一只很小的电动阳具,此刻差不多已经完全进入了由美的肛门中。
  “淫奴,你接受我的调教已经快两个月了吧?”石龙看著正在地上慢慢爬著的由美,成就感油然而生。
  “是的,主人。”由美强忍著便意,虽然晚上很凉,但由美的额头上却微微的看得见细小的汗珠。
  “觉得快乐吗?好好的想一想,我不要听你的假话,我要听真话。”石龙用温柔的语气对由美说道。
  “是的,主人。”由美有些受宠若惊,因為主人一向很少温柔的对她说过话。由美沉默了一会儿,接著说道,“主人,我很快乐,真的,是你把我压抑以久的渴望释放了出来,我知道,自己和一般的女孩不同,可能是有些变态吧,在你的调教下,我觉得自己得到了出生以来最大的快乐。”
  “那好,以後我会更加严厉的调教你,不管让你做什麼,你都要听话,知道吗?”石龙的口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他深諳调教之道,懂得恩威并用。
  “是……是的,主人。”由美听话的回答道。
  两人说著走著,不知不觉的到了小弄口,前面是一条小马路,虽然已经是傍晚,但小马路上偶尔也会有人路过。由美有些犹豫,石龙用力的拉了一下狗链,牵著由美左转,来到马路上。路灯照在由美迷人的肉体上,看起来是那麼的不真实。
  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目瞪口呆的双眼紧盯者由美雪白的胴体,想不通这麼漂亮的一个少女会像狗一样被人牵在手裡。由美低下头慢慢向前爬著,浑不知石龙已经停了下来,爬了几步,突觉脖子被勒得难受,只得停下来并回过头去不解的看了主人一眼。
  “坐下来,像狗一样叫几声。”石龙嘴角微微上扬,用命令的语气吩咐道。
  “汪,汪汪,汪汪汪……”由美羞红了脸,不顾有人在旁边看著,双手离地放在胸前,接著张开双腿蹲在地上,学著狗叫了几声。
  顿时,由美白净无毛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透著昏暗的灯光还能看见两片花瓣上湿漉漉的。不一会儿,又有几个人往这裡走来,全都不敢相信的看著由美仙女似的脸蛋,却是一副淫贱万分的模样。
  “好不要脸啊,这麼漂亮的女孩子什麼都不穿。”
  “是啊,还像狗一样蹲在地上,看那,还有狗尾巴呢。”
  “我还以為只有在小说裡才有,却没想到亲眼看见了。”
  周围的人们纷纷发出窃窃私语声,还不停的对著由美指指点点,此时的由美羞得好想找个地洞钻下去,毕竟她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但是,感受到路人异样的眼光全都投射在自己不著寸缕的身上,羞涩之余,一阵莫明的快感衝击著由美。
  “好了,现在把我的脚舔乾净。“石龙伸出自己穿著拖鞋的脚,脚趾上脏脏的,似乎好久没洗了。
  由美底下头去,开始仔细的用舌头舔弄石龙的拖鞋和脚趾,舔了一会儿,石龙索性把脚放在拖鞋上。由美抓住石龙的脚掌,从大脚趾起,一个个的含在嘴裡并吐出口水擦拭,似乎在帮石龙洗脚。由美舔完了左脚,接著舔右脚。而此时由美的肚裡已经翻江倒海了。她很想马上排洩,但排洩物一到肛门口就被狗尾巴挡住,无论如何用力就是无法将排洩物排出。剧烈的便意令由美额头上的汗珠更多了,全身还微微发著抖。
  周围的人看著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被一个美貌动人的少女服侍,全都嫉妒不已。石龙看著自己被舔得乾乾净净得双脚,毫不理会眾人羡慕得眼光,牵著由美向前走去。
  两人来到前方不远处的街心公园裡,天色已经很黑了,公园裡没有什麼人。石龙牵著由美来到一片都是树的小丛林中,并拿起狗链所在了树上。
  “在这裡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石龙对著满脸疑惑的由美说道,然後独自一人走了。
  “是的,主人。”趴在地上的由美看著石龙渐渐远去,不禁有些害怕,黑暗中似乎有不少眼睛盯著自己。
  就在石龙走了没有多长时间,三个男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看样子刚喝完酒。突然,三人中一个个子很矮的男人似乎发现了什麼,高声惊呼。
  “喂,你们快过来看那……”
  “哇……我是不是做梦啊,怎麼会有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被链条系在树上。”
  “哗,好漂亮的小妞碍…”
  三人看到由美那美丽诱人的胴体时,眼中不禁燃烧起了熊熊的欲火,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六只大手毫不客气的在由美赤裸的身体上游走。
  “噢……不要……”由美微微发烫的身躯不安的颤抖著。
  “看,这裡还有一条狗尾巴那。”这时,男人突然一下子拔掉了由美肛门上的狗尾巴。
  由美正想说不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狗尾巴拔起的剎那,由美只觉得肛门口一松,顿时,一股股灼热的排洩物立即从肛门口衝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有些溅落到正站在由美身後的矮个子身上,看得三人目瞪口呆。就这样,一波又一波的浓浓的黄色液体如水流一般喷洩在地上,过了好久,由美才全身抽搐了一下,似乎是排洩完毕了。
  “碍…好臭……”矮个子男人这时才回过神来,连忙脱下沾满屎尿的衣服。
  “哈哈哈……原来这个小妞被人灌肠,怪不得要戴上尾巴。”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美女排便那……太刺激了。”
  “唔……”在陌生人眼前如此的出丑,羞得由美低下了雪白的脖子,恨不得有个乌龟壳,可以把头缩进去。
  这时,矮个子男人似乎忍不住了,飞快的脱下裤子,露出又粗又长的大肉棒,掰开由美的屁股,对准湿淋淋的小穴插了进去,并不断的用九浅一深的方式衝击著由美。另两名男子也不甘示弱,一个用一只手掏出肉棒,另一只手托著她的下巴把肉棒插进她的小嘴裡来回的挺动起来。另一个男人双手抓住由美的乳房用力的搓揉著。
  “碍…唔……”随著三个男人的摆弄,由美淫心飞荡,开始娇喘呻吟起来。由美感到前後每一下的抽动几乎都深入自己的子宫和喉咙,使得她感到快要窒息似的,那种既快乐又难受的感觉,几乎要把她弄得似乎快要飞上天去,只有拼命扭动屁股来迎合男人的抽送。
  “碍…好舒服……”那矮个子男人满脸兴奋,又抽插了几十下,每一下都顶向由美的最深处,似乎恨不得把她的小穴顶穿,最後,矮个子男人大叫一声,一股股浓腥的精液悉数灌射在由美阴道内的子宫深处。
  接著,另一个男人来到由美的身後,吐了一口口水在手指上,涂抹在由美的肛门上,然後把手指伸了进去来回抽动著,在由美微微颤抖的娇喘声下,男子又伸进去了两个手指。
  “唔……好难受碍…”三根手指插进由美的肛门中,使得她有些受不了。矮个子男人躺在由美的身下,舌头不停的舔弄著由美的小穴,并津津有味的喝著由美滴下来的淫水。
  这时,那男人伸出了手指,掏出肉棒对准由美的肛门狠狠的插了进去,并吃力的在由美窄小的肛门中来回抽送。
  “碍…我又来了……”高潮一阵接一阵的衝击著由美,使得她感觉犹如堕进无底的深渊一样。
  三人干了由美将近一个小时,她的身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又浓又腥的精液,两片花瓣因过度充血而呈褐色,有些红肿起来,肛门也已是高高的突起。
  最後,那矮个子男人突然在由美漂亮的脸蛋上射出尿液,顿时引起了由美剧烈的咳嗽,因為嘴巴一直张开著,所以黄黄的液体毫不留情地全部流进由美的口中,即使把嘴巴闭起来也已经来不及了,除了脸上被尿液弄脏,连头发也都脏了。
  “在这麼漂亮的母狗上撒尿我还是第一次,哈哈,太痛快了……”
  “我也来……”
  三个男人围著由美开始一起朝著由美雪白的肉体上撒尿,微温的黄色液体,沿著拋物线将由美的身体得湿淋淋得,脸部、胸部、头发,全都沾满了尿液。而由美只是默默的承受著,一动也不动,似乎有些麻木了。
  三个男人撒完尿後,穿上裤子,心满意足的走了。满身尿液的由美抬头看著映著点点星光的夜空,如果不是在这个情况下,今天倒真是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石龙轻轻的走到正在发呆的由美身旁,解下了系在树上的链条。
由美看了石龙一眼,眼裡有些泪珠,嘴角轻轻的蠕动了一下,似乎想张嘴抱怨什麼,但最终没有开口,只是低下了头,默默的跟著石龙。
  “不喜欢被别人干吗?”石龙温柔的对著由美说道。
  “是的,我只想服侍主人,只想被主人干。不过,只要主人喜欢,我……”由美可怜兮兮的回应著。
  “在你被别人干的时候我也有些後悔,既然你不喜欢,那以後就算了。”
  “谢谢主人。”由美的嘴角绽放出一丝动人的微笑,突然停下身子亲吻著主人的脚。
  两人回到由美的家,并没有来到地下室,而是直接来到了後院。
  “站起来,看你身上都是尿骚味,我帮你洗乾净。”石龙拿起一根连在水龙头上的水管,打开龙头,一条水柱直直的射向刚刚站起来的由美。
  由美打了一个冷颤,只觉得水柱从自己的脸上移到了自己的乳房上,又来到自己无毛的下阴处,一股凉爽的感觉遍布全身。由美快乐的旋转著,双手上下抚摸著自己的身体,不一会儿,身体就变得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清爽白嫩。
  石龙和由美来到地下室的时候,小优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双颊红得怕人,像是烧著了一样,一双迷人的凤眼无力的半张著,眼球似乎已经对不准焦点了,粉红的唇边还流著不少的口水,那口水沿著白皙的脖子流到了乳房上,而小小的乳头也因為持续的高潮绷得僵硬,那模样实在是让人看了心疼。那根插在小优阴道口的电动阳具仍在不知疲倦的震动著,不停的刺激著小优最敏感的地方,酥麻得让她又痒又痛苦。
  石龙连忙走过去解开捆住小优的绳子,如果再不解开的话,小优的双手可能就要坏死了。接著,又拿出插了一半在小优阴道内的电动阳具,小穴裡早已是氾滥成灾了。
  “唔……”小优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昏昏沉沉的小脑袋恢復了知觉,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当发现石龙正站在她旁边揉捏著她发麻的身子时,才猛然记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觉悲从中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好了,不要哭了,你不是也很喜欢这样吗?不然怎麼会有那麼多水。”石龙指著圆桌上一小滩的液体对著小优说道。
  “唔……都是你害我的……”小优又羞又急,回过头去不敢看自己的傑作。
  “来,尝一下。”说著,石龙拿起手指沾了一些小优的淫液,然後把手指放到小优的嘴边。
  小优刚想开口拒绝,抬起头来却看见石龙严厉的盯著自己,只得把刚到嘴边的话硬深深的吞了回去。小优伸出舌头去舔石龙的手指,舔了一会儿,正当小优想把舌头伸回去时,石龙突然凑过头来,一下在就把小优的舌头含在了自己的嘴裡,然後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小优的嘴裡搅动著,拼命的吮吸著小优甜美的津液。
  小优呆住了,忘记了自己本该拼命的挣扎,迷失在石龙高深的接吻技巧中。石龙不断地纠缠著小优软热的香舌,吮啜著她口中的甜蜜,小优有些幼稚的回应著,伸出香舌和石龙纠缠在一起。由美在一旁羡慕的看著小优,恨不得走过去代替她,双手慢慢的伸向了自己的小穴。
  这时,石龙突然放开了小优,看了一眼正在自慰的由美,开口说道:”这麼晚了,先上去吃饭吧0说完,当先走了出去。
  陡然离开石龙的怀抱,小优突然觉得有些迷惘,自己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会这麼投入的和石龙接吻,他可是一个坏人啊!想到这裡,不禁对不受自己控制的身体有些气愤,但想到刚才那种甜蜜的滋味,又禁不住感到甜滋滋的回味无穷。
  由美知道小优这时候的心情,因為自己也曾有过,她来到小优身旁,帮助小优把散乱的长发整理好,拉著小优爬出了地下室。
  两人来到厨房,石龙又照例拿出了两个装满稀饭的盘子放在地上,看著由美和小优低下头去喝乾净,然後拿出毛巾擦乾净两人脸上的饭粒。接著,石龙牵著由美和小优来到後院,由美马上来到树下,左脚著地,右脚高高的抬起搁在树上放尿。小优有些犹豫,不过腹部实在胀得厉害,只得学著由美的样子在大树下排便。
看到由美和小优小解完毕後,石龙拿来水管帮两人衝洗身子,还弯下腰去仔细的把两人的小穴和屁眼洗得乾乾净净。
  走在回去的路上,小优轻轻晃动著自己的小脑袋,难道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為什麼当自己像狗一样放尿时还会有些兴奋,难道我以後真的会和由美一样,一生都成為主人的性奴?我不要啊!我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要这样的惩罚我?
  小优自怨自囈著,浑不觉已经来到了地下室。石龙把小优抱到圆桌上,有些兴奋的看著眼前的小美人。黑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散在腰後,两道漂亮的细眉,因為有些紧张,微微的皱在一起,端丽秀气的樱桃小口,小巧如白玉般的鼻子,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捏一下,尖尖的下巴更衬托出女性的柔美。可是这些美色加起来全敌不过她那双勾人魂魄、充满著清纯的凤眼;像深不见底的潭水,虽然还有些幼稚,却引人沉入其中。两只小小的乳房,白白嫩嫩的,握在手中的感觉任谁都能想像的出是多麼的舒服。
  石龙不由自主的一手抓两只圆挺饱满的酥胸,粗暴的揉捏搓弄著,柔软的乳房变化出各种的形状。
  “碍…碍…”小优吃痛,忍不住叫了起来。她仰起了小脸抵靠在石龙的肩上,男性修长的大掌搓揉著她敏感的乳房,她感觉到自己的乳头更硬更结实的顶向他的手心,任由他肆虐的对待。
  “舒服吗?我的爱奴。”石龙手下一个使劲,拧捏得小优白嫩的乳房上出现了点点红痕。
  “唔……我……我不知道……”小优有些痛苦,但却又忍不住的陶醉在这种痛苦中。
  “你的乳头都硬了,你一定很喜欢吧。”小优一对小巧可爱的乳房让石龙爱不释手,百揉不厌,他滚动著两颗如红宝石般艷丽的乳头,不停的拉扯著、旋转著,并低下头去用嘴吮吸著,用牙齿轻舐著。
  “啊啊碍…碍…”小优喘息呻吟著,蚀骨的销魂快感有如电流在她体内窜著,射向小优的各个神经末梢,小腹间一股暖意酝酿著,她忍不住地扭腰摆臀。
  石龙滑动著手指,轻轻滑过小优那稀疏的阴毛覆盖著如水蜜桃般漂亮的阴户,修长的手指梳理著她黑亮的阴毛,紧接著滑落在她微湿的阴唇上,恣意来回摩擦揉搓了起来。
  “唔……不要碍…”小优的阴户变得更加湿润了。
  石龙分开小优的阴唇,开始轻轻地逗弄起那硬硬的小阴唇.小优情不自禁的拱起屁股贴近了石龙,她能感觉到石龙的拇指这时正在来回折磨著不堪摧残的红红的阴蒂。石龙的手指轮番挑拨著小优的阴户,搅和著小穴裡满溢而出的香津津的淫水,一上一下的抹在她充血鲜红的阴蒂上,粗暴的蹂躪著她。
  “碍…碍…”一瞬间,高潮兜头衝刷过小优的四肢百骸,小优不顾由美就在旁边看著,大声的呻吟起来。
  “感觉不错吧。”石龙在小优的尖叫呻吟中,迅速的褪下裤子,頎长坚挺的大肉棒一寸寸推进小优乾涩窄小的阴道裡,裡面的强力包夹,几乎令他喷射出滚烫的精液。
  “你的小穴太棒了……”石龙不顾小优拼命的挣扎,一下子戳刺进入她收缩痉挛的花径最深处,并抱起小优软绵绵的双腿快速衝撞起来。小优的阴道由暖又紧,整个肉壁紧紧的夹住石龙的肉棒,使得石龙感觉到自己的大肉棒好像要被小优的阴道整个吸住似的,若不是他身经百战,恐怕早就已经射出来了。
  “碍…痛……”和石龙的感觉完全相反,小优只觉得一阵焚身撕裂的痛楚热辣辣地流窜过她的全身,她的小脑袋开始昏沉,胸口几乎无法喘息,石龙每一次猛烈的衝击进出都使得小优大叫不止。
  “你好紧啊,放松一点,马上就不痛了。”石龙安慰著小优,坚硬的龟头摩擦著小优充血肿胀的花心,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享受著她湿滑紧窄的内壁。
  渐渐的,小优紧缩的眉舒展开来,快感代替了刚开始的疼痛。小优抬起屁股,主动的随著石龙的抽插而运动著,她闭起眼睛,全身心的感受著石龙的拿两只垂吊的睪丸不停地碰擦著她的会阴处.小优不禁喜欢上了它们的抚摸.然而,她更喜欢石龙的大肉棒的抽动,那麼粗暴有那麼有力,塞满了她的下体,每一次的向裡抽送,都碰到了她的子宫颈。
  “碍…用力一点……再深一点……对……就是那样……”小优浑不觉在她身上的石龙正用戏謔的眼神看著自己由圣女变成淫女, 她已然攀升上比刚才更為激狂的高潮愉悦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优在快感中似乎听到石龙在和由美说话。
  “主人,是小优的父亲打给小优的电话。”由美拿著一只手机对著石龙说著。小优睁开眼睛一看,那只手机正是自己的,由於一直放在书包裡,自己差点忘了。
  “来,是你爸爸的,快接吧。”石龙接过电话,放到小优的手裡。
  “主人,你……能不能先起来一下……”小优看著石龙还插在自己小穴中的肉棒,恳求道。
  “不行,就这样接。”小优无奈的拿起电话放到耳边。
  “喂……爸爸。”
  “小优,你怎麼不在家裡,你在哪裡啊?”小优的父亲略带不满的说道。
  “爸爸……我一个人害怕,所以这几天睡在同学家了。”
  “就是那个刚才接我电话的女孩子吧,你可要好好的和她相处啊。”
  “知道了,爸爸,我好想你碍…”说著说著,小优有些哽咽了。
  就在这时,石龙突然使坏的在小优的小穴裡猛然抽送了几下,小优刚想开口呻吟,突然想起自己还在接电话,所以只好拼命的忍著。
  “主人,求求你了,让我接完电话吧。”小优用手按著听筒,楚楚可怜的看著石龙。石龙露出爱理不理的笑容,不但没有停止,还慢慢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唔……不要……”小优终於忍不住了,大声的呻吟出来。
  “小优,你没事吧?”这时,电话裡又传来小优爸爸的声音。
  “唔……爸爸……我……我不要紧……可能刚洗完澡有点伤风了……”小优断断续续的说著,拼命忍住自己的喘息声。
  “噢,快点吃药埃对了,你母亲礼拜五晚上会来陪你,记住一放学就回家,不要再去同学家了,知道吗?”小优的爸爸听不清什麼,还以為小优真是有点感冒。
  “知道了,爸爸,你要早点回来埃”
  “好的,乖女儿,早点睡啊,呵呵,说不定明天就可以看见爸爸了,晚安……”小优的爸爸开著玩笑掛断了电话。
  “晚安,爸爸。”小优合上了手机,爸爸,你的小优变了,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了。小优看著还在自己身上不停做著活塞运动的石龙,感觉到下身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双手不禁紧紧的抱住了石龙。
  就在刚才石龙听到小优的妈妈礼拜五会和小优见面时,石龙就一直处於兴奋状态中。哈哈,爱奴还这麼小,就已经是那麼的漂亮了,那她的妈妈会是什麼样子,当他想像著小优母女俩同时趴在他身下叫他主人时,不禁兴奋得更加剧烈的在小优的阴道裡抽动起来。
  “啊啊碍…” 小优雪白的胴体泛染了一层嫣红,下体像是爆炸般的痉孪抽搐著,小穴中喷射出大量的津液,狂乱失声喊出全然的欢愉,达到了平身第一个真正的高潮。
  这时,石龙绷紧了身躯,滚动的喉间嘶吼出雄性的呻吟,埋在子宫口的肉棒竟然变得更為粗大,一而再、再而三狂野地挤进她的阴道,在最後一击时,石龙低吼著拔出了自己的肉棒,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喷射到了小优的腹部。石龙抱紧了这具美丽的躯体,全身松弛下来,而小优早以松软了下来,像一滩泥一样依偎在石龙怀裡,石龙知道,小优已经和由美一样,完全属於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