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做模特

做模特

做模特 一个中国留学生被美国黑人诱姦的故事6 yl4 x; n1 T9 b$ O

& Q" q3 i3 R! u/ D6 ^& E. }, L* H干的好事、或许是本来能够避免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事而你却有做。

  有些时候,更是两者兼而有之……

6 Y2 w# R! b) }+ t- f) m% }/ z- @U9 S5 U' h7 s

/ E: LO7 p. e1 t便拿到很好的成绩。作为一个英俊的男孩,我有极多的机会参加各式派对,尽情' F3 e; F7 Y+ S' R- c9 a( m4 M

的,十分漂亮的女孩儿。( g% O7 |6 W+ y) }( y2 H& i

  每当完事之后,我就想象她的父母如何担心他们的宝贝女儿,在学校过得好

: a+ s7 `; D+ o3 K- n# v0 T屄被我大鸡巴塞满乐不可支的模样,不知应该认为她是过的好还是不好?, YT" `5 W' g

3 x* ~+ U$ ~# C& r2 h. F- W) W8 Ya  我虽然不时换换口味,但是相当满足只交一个朋友。我还十分高兴,在过去

把这一切都搅的乱七八糟?

: G, e2 P: B/ N. \- B% B% _( C  她的名字叫胡莉。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告诉你,那名字的发音就像她本人,+ S* U- P* r9 a. O5 D. n

4 u: e9 ]5 c6 [5 e以来见过的,最挠人心痒的漂亮女孩儿。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冬季的一节课堂上。当时在场的还有我在学院中最好的

" ]( k* m' r# ?+ R$ @2 j心而笑,完全为之倾倒。$ g9 G6 h) f/ kG; YV

  我已经有了女朋友。于是,只能把一切由此而生的熊熊欲火都深深埋在心里。$ B7 [% _9 T; A# |, l( A6 V

男人看见漂亮女人时流露的欣赏或爱慕之情。也许,我不像戴维那样多情,或许0 [; r9 x2 r?

4 i7 e- C- Z- }0 ]6 s0 ^# \" G+ O# D, v

小组。和她坐近之后,只是更加感到年轻异国女孩胡莉魅力四射。

  她黝黑的长发,像墨色的落水直泻她的后背和两肩。洁白无暇的贝齿露出欢' a% x9 M1 _" P# X% `; L- N

就要从中爆裂,展现自己。向人炫耀它全部的柔嫩和结实、丰满和苗条,凹凸有% ]3 e6 z4 ~, l3 F7 }

* i# w7 w9 A/ |3 w* Q

0 I6 J( T/ _' ?. C9 G{相互接触。我怀疑,她一定有某种秘方,能够把自己额外的体重转移到胸脯。在

7 L9 g/ ]$ @" W! m- p3 h" s! g8 C& G* A/ F% r# j. R+ H+ W+ S/ E

的教室实在太不适于小而暴露的外衣或剪裁贴身的迷你裙。但是,随着对胡莉了7 Z, f" f* e4 p4 T6 v2 @9 H/ l



% w! f, a4 bv' c4 {- P大学,她就算是我们的『学妹』。不过,她聪明绝顶、人又用功,再加上中国高5 V) G7 B% s; h* c: `

(二年级学生)选的却多是 junior (三年级)的课程。这正是我们相互认识、



# U9 B; Q1 J6 S- N, k儿来美国念书。胡莉不负他们的期望,轻易地就拿到入学通知书。临行时,二老

『鬼混』。

" ^" N! {1 P" vr0 W, K8 }, T  二老知道女儿已经大了,不免有可能坠入情网。只能频频告诫,要胡莉不忘$ Z3 Q& Q% ~; Q4 O

$ e, b' B" P& g6 m4 X男孩子『欺负』。一定要先把对方家境弄清、发回男方照片给父母看。一定要等1 }6 ?; {0 ]; @0 ~" v" [

& Q9 ~" g" ^# e5 D( Z4 T1 ^7 \* C: R8 W& n; J$ ?, W4 J

却从不以此卖弄风情。她轻声细语、和蔼可亲,却从不与不熟的人搭讪。她小巧' ~1 w8 k4 s# i/ n

* e3 t2 g" Hm$ C. k0 c5 V持适当距离。}2 s0 B: ~2 V5 q( h# k0 R- d- D

/ V: J( n$ Z$ u! d: R% b5 P" m/ H  大家都知道她是个非常守旧的女孩。言谈中哪怕是最轻微的涉及性,她脸上

女?她一定会晕倒。自然,我们也都知道这根本不必要问她是处女,而且计划保



是栓在胡莉那一对宏伟的美乳之上!我不禁大笑,因为我发现戴维在我们课题组$ I2 T+ s# O" j3 d5 K

我不晓得,在这段单独相处的时间里他俩谈些啥?但是,我必须竭尽最大的努力



2 Y+ V4 [( p' R; q- Qb% e, W漂亮的女孩儿。$ e1 d6 e0 s- N' U7 m+ C; k

- B1 C0 F4 k/ K6 c! `; Y' e9 u& X  您有有看见过写在一个人脸上的那种由衷的喜悦?有有听过从一个朋友

( x( RQC: S) ^* ?8 I) ]

我真他妈有那么一点嫉意。

  我发现自己参加课题组会议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不是因为我不愿意认真研究+ s6 g, A& \g! D' g" H- ]2 x

无法制止身体的生理反应。我阳物的长度、硬度,及维持勃起的时间,都随着每7 R4 X! \" \+ _7 ]' k8 Q0 \



4 q" ~; N( g* I着短衫的胡莉。

/ @! p# E! ^* V6 Y; }" {  图书馆的暖气远比教室为好。一天傍晚,我们决定到那儿去开课题组会。室* @+ w|* G3 L! F, {0 G- E/ @

的、雪白的、紧箍在身,几乎显现全部身体轮廓曲线的短衫。

9 X6 zj: }/ r  看得出,胡莉买它时正好合身。慢慢地,它缩水变小了,胡莉仍然在穿它。

下红色迹印。不过,真正的杀手、让我完全发狂的,还是那小衣里面若明若暗的0 N$ _+ ^6 Z) B" N% Q

乳罩却依然隐然可见。1 u+ _* r! X. G+ D' I0 X: N

7 L6 Q, @8 g$ P7 yh2 S  我可以看到胡莉的乳罩!径直透过那件绷紧的白色短衫!我可以辨清短衫底. U. j* Kw1 I) b6 v$ b2 \% W

: p% s$ I0 g* I7 n4 v8 F* P合的顶点,那儿乳罩直接压住她的两个乳头。

2 s: Q" t6 o. Y" \% Y  我还能看清软缎上面编织的淡淡的花纹。那是一种用玫瑰花瓣组成的浅浅的

: h8 P6 P! [* S3 M$ d) G+ `+ p4 B

想要手淫的冲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是哪门子事儿?该死的,我已经有了



) _: Q$ \" X1 B: Q1 d! L& B: j& E总是用害羞的双手蒙住脸蛋儿。但是却可以在瞬间及时反应,奉献上一段她自己+ z$ S2 ~, Z) `0 i: j4 j1 R



4 s* H9 b6 }& ^/ h2 a# t8 Q危险。

; D7 W+ A6 H6 E3 G% Z  而且,她还是个处子。是个有教养、端庄的、传统的女孩。她的鲜嫩红唇恐

最雅致、最清新、最纯真、最有魅力的美人儿。6 ~% M+ ]0 z! X, t

9 F- w. V* O) g8 {! k; z  于是,就像我说过的那样,从那以后我便尽量避免同她接触。对于绝大多数* ^- Sn1 d: @5 p

$ d; y# o5 J7 f5 ^0 b! y好像是某种指针不断上升的功率表。我希望,一旦离开她们的陪伴,功率表的指2 J/ g1 H3 q% J4 ]4 }* U

) o1 X- _5 p7 T+ b3 r- l

依然不断上升。只不过还算幸运,它上升的速度要慢得多。我也是犯贱,甚至在5 K, t: T* D. K! UE" f

半漂亮,她们都让我牵肠挂肚地想起胡莉。

  新春降临,三年级的第一学期结束。戴维和胡莉交友也有不少日子。我不得

是真为戴维的幸运而高兴。

! s1 u( ?; B: a$ z- |: v( e2 h+ p  我的确是有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我也乐意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最好的朋



. F( o+ ~# D/ `, y! Q# l但是她从未在我心中消失。这是新学期开学前的两周圣诞节和新年假期。假期一9 DE) @: B$ M- X8 [0 n

文科的课程兴趣。

  胡莉大步走进教室时,身着一件式样简单、剪裁贴身的黄色上衣。中缝一列

见过她穿这种服饰……那是一条短裤。其实,短裤的式样也很简洁。不过是一条% S: @: K" S$ v7 Q

/ v" J* G- E( o$ \# y

我把持不住,不禁心荡神摇。( Y0 _. QZ! T9 P! k

! ^! O$ v2 n+ j2 S  胡莉光滑的褐黄色皮肤的下肢修长。从脚跟到小腿、从小腿到大腿、再从大9 i0 v* j9 p( l

9 }" `% M1 j( X4 m7 ?9 f% H日光灯下烁烁闪光——它们是如此十全十美、瑕疵全无,我几乎误认为她是穿着4 p% w# o+ W]. V0 q) x





友』。我们认识、结交的时间,同我跟戴维相好的时间几乎一样长。我们三人同

而不是像戴维那样的挚友。这人有时表现得如此狂妄自大、傲慢无礼,让人简直9 C3 |, T( R. Z. f, i?0 {$ k

过多责难。( @9 {- G: Y9 T{. k, i

3 E9 ?, m0 h& `/ A$ B2 |5 @     ***    ***    ***    ***0 G' q8 E0 P8 O$ H

$ I0 C! K2 S0 i9 l: w  说到这里,不得不多费点唇舌,来聊一下这个流氓弗兰克。7 e/ i- x6 J: Vv

. q8 w$ O: D, I& e  常言说,好人命运多舛,歹人常有天助。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所谓『Life

" l& c0 at( e, j* d7 R$ n; eF$ Y

! Q1 k; J1 i& U1 T7 G! E7 ^; p罩着。他长得并不惹眼,具有非裔美国人典型的短卷毛、塌鼻子和厚嘴唇。但是,/ h; W, @* V1 b) F3 N7 m9 W

丝赘肉。除了阴部的短毛通体光洁如丝,周身皮肤漆黑油光铮亮。# s5 a! y2 J7 D0 ^

9 T1 C5 v* F7 s2 c9 T3 f' F, P; l) C- X  他既然有如此健美的身材,行动起来自然快捷轻盈。只要他不口出秽语,你

Co# V" X' \; w! a

8 V3 b9 l$ [2 c) Y0 N[之处不感兴趣。就是在健身房的更衣室遇上淋浴完了出来的光身子同学,也都尽. g; S$ \0 R: Vk* `

l9 n! m; B% N' b+ W道。

  可弗兰克不同。你也许可以说他有暴露癖。他一有机会便想方设法展示自己。

: }" `5 lY3 Q9 _, K的独眼肉蛇,或是雄起擎天的狰狞巨棒,他都唯恐别人有看见。1 k5 \2 G% b) F, x: `

  尤其是在校园里兄弟会宿舍常有的淫荡派对,弗兰克总是第一个脱得精光,T; \6 b" F2 b+ w

第一个敢于捅破窗户纸的人的重要,所以各个派对都一定要邀请弗兰克做嘉宾。+ F8 R( Y4 U0 _/ n! t* W

  派对上,无论是有备而来的情侣或是只身赴会来寻找机会的孤雁,无论是淫# b$ i! I0 W4 ?+ m) z0 N+ s" z

似苦犹乐婉转承受的娇小白色肉体,注意力自然都集中在那根插在粉红色小穴中8 z0 E# r. W- @- [% NH! s

8 i8 S2 H8 \& M% {5 F

0 b! V$ P# T6 X) F/ Q都带来不可名状的精神震撼。燎原之火一旦燃烧,自然的本能就必然席卷吞噬在

4 ?- X1 x" H, O; b; k2 z% p# C: Y; Q0 k

) w7 y+ u. @6 A6 v- A8 m: a正是充分利用了他这种名声。所以他从来不乏女伴。, F3 h* J% |- S; V6 E+ s7 {6 X9 T

! Qw! Q) y3 T* ^: E  上天除了赋予弗兰克超凡出众的本钱,还给了他一个既富有又溺爱他的好爸

成了弗兰克的天地。他尽量利用其中的资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9 k* h5 n# V$ k/ a; C% H

0 c* J, z% ^+ d; R2 O  我曾经有机会看到不少校园里最漂亮的女孩儿欢快地跳进弗兰克的敞篷跑车,

了多于浮华的笑脸的身体其他部分?我怀疑这其中究竟有多少女子同弗兰克做了- }$ ]% N$ e' U4 v

, v6 N) S/ m, Y5 o4 Z

5 a& `/ T* d* U. u. j' |

的弗兰克。一时间居然有觉察他说的『小妞儿』是指胡莉。当我看见他的一双; A# C7 l& @5 s3 h1 H1 Y

1 G2 }, c7 z; G3 u4 W/ R# X3 s. d: k8 x2 Y4 a! @3 B: h3 w

7 n% i" f- M9 g5 R8 \9 a; s

/ C* r; `/ Z7 M+ ^9 |$ z2 u7 Z8 K4 b0 D; x. M

秽语。『他妈的多性感』这种词儿和胡莉的非凡魅力不沾边儿。

) V. ]; L( M& F% H* s8 B1 o* O  可这时胡莉却跟和她在一起的朋友分开,向我走来。她高兴地叫了一声『你

3 {9 H! z) OB0 b的双重折磨……

( A0 O( Y5 E) k) H  胡莉在前面不经意地一侧身,我便可以轻易地看见黄色上衣内乳罩上的细系. a: ^! D/ h1 S1 T3 zz

显得弱不禁风。她的一头黑发诱人地洒在肩头上。每当她用手轻轻一掠,它们便

! g( q8 I4 A+ D! U

( b) Y/ L9 P/ F( o8 G$ a" o2 L往下,到了她的胸部。梦幻中的图景和感触在大脑中是如此清晰,我的思维欢快9 B- a9 U+ ~8 W* x# p# R

头就在扣杯的顶端,我可以感到女孩乳房辐射出的热量。

$ I; R. ^) D8 X  这时,我的听觉也突然苏醒,耳鼓里传来胡莉可闻不可见的呼气。那是女孩4 b8 k; U1 h8 @

# r$ z9 E2 `! k6 |$ K2 o& q

5 ~9 Q, p7 V+ k3 {7 p; e) x1 l5 q( B8 E% A, y

& t( S( e. L+ L+ K3 E- V事儿。

  我还有完全从白日梦中醒来。她说的是什么东西并不重要。借支铅笔也好,

. I: x& m. B3 E1 o3 V1 wF4 |- @

有发现我裤裆中鼓起的那一大坨。

  弗兰克看起来也是一直在关注胡莉。向来不认真学习、经常旷课的他,现在3 w% lt$ }% q- C

这小子便厚颜无耻地转脸向我挤眉弄眼。好像我正在跟他想同样的事情:肏她。6 g1 R! o4 d6 m/ \( i3 H+ R; q1 {! {& }

  但是,像弗兰克这样一个人,单单对我奸笑是远远不够的。他这种人从来不" |% x" D2 ~7 r% l# t2 B



! ZY3 D6 a1 g3 Z过来直言不讳地对我说。「只要想一想,那个米粒儿一样小的肉洞、比你肏惯了9 Y6 w% A$ H2 I! H: s+ g- B" c9 C

; k$ Y9 u; z. S% P4 n! o3 B

来侮辱我朋友的女朋友。」

. {- K. H! x4 u! s: ~: ~  听起来,我大概是用了最高尚的语言来捍卫一个女士的荣誉。内心里,我却

. M; Z0 t% n9 H. l# ~# ^r' G. I* J' j) J. S- e4 ?+ O0 Q' P0 @* p

& @7 `, y6 e/ _; H0 _3 i9 y

: j7 g5 r8 j' o, y围同学是否听见,大声嚷道:「你丫的意思是说,戴维还有肏过她?」' a. o; W: b' ?! W# N2 j3 I

  哎,我为什么就管不好自己的嘴巴?

  「伙计,太妙了,」弗兰克却不管我后不后悔,更加激动,眉飞色舞地说。7 p. X. {7 V, _& C, ]% h) [8 H

2 ?2 q[3 ^) [- q0 v9 o大的鸡巴!」( f8 e/ g/ r* W2 x, ^! p

! [6 B. l1 A# L7 T! F2 \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连忙解释。「胡莉是个非常传统的女孩子。她要为8 e( u& y) Q! l



; H2 X2 H1 I/ M# y& W5 u- W的男人,她就会像淫妇一样肏屄!」l+ K/ W8 h/ T_' R$ p; [) z# }8 F

- x: `4 L/ vE  这家伙十分自大,向来认为他最了解女人。见我正不自觉地摇头,自然看出

1 A9 R) f, f7 Q( y! o" t5 U3 K& R9 N! C) d

, D/ d- M# _3 ]( I' |# F* P) j

4 m0 J0 Z0 [. J3 L$ E# A

$ F/ U- q' J+ k) s( j; W那小妞乐颠颠地跟咱肏屄。」$ |" y, f# b1 x8 g: g2 \: C

9 u) D0 C) O5 s5 Ky  「弗兰克,你别胡说八道。」" K1 o8 _' x$ o2 }* G: w

0 G$ }$ F0 W' G' |% ~8 n  「操,哥儿们可是真格的!100刀!敢不敢?」* F+ R# T, d+ t# J0 R! J4 Z: \

& G. j" ^1 Y" g2 g9 bb% t  「门儿,」我也上了劲,真是谁怕谁呀。「就算你能成,你怎么证明?」

  「我会录像,」原来狡猾的弗兰克在用激将法之先,早就算到这一步。0 f2 ^: p6 S1 v

7 g9 p5 }) I+ o4 o  我知道自己入了弗兰克下的套儿。我愿意认为,我之所以敢赌是来自对胡莉

9 T7 s. ]+ k, g9 C人的欲念。那种想看到裸体的胡莉在男人胯部磨蹭并最终接纳他的阴茎的强烈幻. @. G2 c+ j_

1 I, m0 _; w1 b" b7 I

重大的责任。

  弗兰克要我许下承诺,不得对他的作为有半点干扰。我还得同意,做任何他

问这个混蛋,他有什么理由认为我会那样做?我希望看到他失败。弗兰克嬉皮笑# v4 T. h& Y# e0 M5 t6 ~2 X



1 E, X3 Da( @0 N2 E9 F, Lp神不一般。他看出那女孩的美丽已经俘虏了我,甚至定界了我的性欲。是的,我5 o, t; H0 ?4 q0 u8 i, ow

% M. E& N& [% y) S2 l2 J$ s: I
  我不清楚弗兰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最后还是答应了他的一切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