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泡妞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网上泡妞

网上泡妞

彭川卫再次的跟阿香联系了上。

! I1 i" Nt; Y8 V. M  彭川卫问。. Q" v. \/ L# g

  阿香说。“我只是不想跟黑社会有所牵连,其实我是害怕才不理你的,你既然是黑社会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9 g! ~: O& z- H, j" O+ Q3 C

$ T8 k' M6 L, I" ~* w" b8 W/ s  彭川卫解释着说。“我不是黑社会,我在董事长,”" n9 G( d$ g- M! {: @5 ]

  “就这么聊。”& u0 b3 w3 T2 k" J2 H1 ^+ Z

' U. v0 C. ^4 L% A3 z& p  “再让我看看你,”

0 ]0 S2 t3 q4 c# p  “是吗。”# R- }7 a' h6 Q2 U|7 y

1 [4 D! IM' w5 H) ]  “我说话你总是不相信是吗?”

; `2 {+ R7 R7 v6 b. X9 I5 v* |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谁啊?”

+ i3 V" P+ Z7 F4 ~; K9 T  “我,开门。”

  “你又在网上勾引谁啊?”

# |5 W% f: u8 g" l9 {- X- u" h/ l6 U  “你啥意思?”

; U) d5 N3 |9 OZ  “你别不承认。”, N& l6 R! Y7 Q4 `6 A/ T. P% g

8 `5 D& t" X: l6 }2 a1 k  “谁上网了?”2 y" P) f4 U" ^5 B

: J, W5 g1 @4 ]; f1 C+ o  “上网电脑咋开着?”

# W! e! X9 a6 K- F: j) }6 ^  “我的电脑总开着,开电脑就上网啊?”. A6 pK$ b8 R& x: C1 O" T4 X

  “我是爱你才这样的。”

- Z- S: G% g. b2 L; }  “我不想这样,这样我很不自由,我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 j: U7 H4 k8 X, v

! t6 g0 L- A0 S! w  张雅不再嚣张了,她变得沉闷不语了。( x" j8 b' i/ I( n- |$ x

5 e_3 _' M+ h! T, n4 Q  彭川卫继续说。“有那个女人企图想管住我的,我喜欢自由,不喜欢被人约束。”* d0 {6 X& \7 r/ e

  张雅娇嗔的道。“我是喜欢你。”

0 `0 K2 e: X: z. x( g  彭川卫说。

5 `+ z* B; e( `4 V! B9 j/ M$ l6 Q% |  “是啊,你父亲在医院住院,你还咋回来查岗,看看是不是有情况。”6 x. }: s; {" H( S- b$ J

8 z+ }2 P+ ]3 E' ^0 x" B! q  “我是回家给我父亲取东西,顺便来看看你。你还多心了。”

  张雅噘起猩红的嘴唇。十分迷人。

9 f& B3 y0 e0 `  张雅很欢实的在彭川卫身下呻吟起来。彭川卫像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在她身上游刃有余的施展他的才能。6 O0 E* E3 a* w+ {2 `3 U# P7 m

  彭川卫从散落着张雅余香的沙发上坐了起来。此时张雅已经离去,但她那张带着甜蜜的潮红的脸颊还在他的眼前晃荡。使他心里非常惬意。3 D) ]9 ~+ `( s7 f4 a

3 o: D) v: Y" k3 B! A  彭川卫又从新上上网号。过了一会,阿香的头像就开始闪动,显然在他下线这个阶段阿香跟他说话来的。

  “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么说?”* _& N; M+ t& d0 |+ d

  “我感觉你是这样的。咋不说话?”

  彭川卫点开阿香的头像,看到的是这些字。! s8 h. m- {- }! F1 t$ z

  “你好,阿香。”2 b- p4 J3 u, s' B* q, p

5 n- ]/ l) I7 [; p  “咋不说话。”

' e1 |( X, E8 Z& e/ u7 u  彭川卫打了这些字给阿香发了过去,依然泥牛入海。无声无息。

" g4 X+ i. m7 D/ i# x* t: d4 T  “用你的行动就是最好的解释。”

6 Z' q5 U, U6 M" |7 v6 v  “我想好好跟你解释一下。”

$ N& w2 S) |# A2 ZQ2 }  “解释啥?”9 K5 \6 i" G9 ?) Z3 [* ]+ K

: h5 h# i& {% ^" b5 y1 \  “咱们有太多的误会。”. Ts5 x. P8 _. k' @3 g/ u

6 G, X# {4 ~+ C6 F9 O. {  “你真是董事长?”+ T3 B$ TX& g3 Q

6 c$ Y6 a3 f1 I1 r  “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是吗?”( Z' K3 j0 P( t. n$ l/ l) ]8 w

  “当然,现在网上竟是骗子,”

  “你不信你就来一趟,看看我的办公地点你就知道了。”( j9 p9 V" O- Yy; Q

  “你这么自信我能去?”

  “当然,我为啥不自信?”

1 T' q: T5 p" L+ E$ x0 |5 C  “你就吹吧。”

  “你到底来不来?”8 z2 Sn( J4 lG; g2 _0 m

1 U( Y9 g% d8 B- T) |  “我去你给我啥承诺?”+ l; P$ ?! q5 `8 q% h+ _

- t* }) x+ y% }$ ?0 |: F, b- l' d  “你想让我咋样,你说。”- O0 H9 Q& p7 }& E

  “啥叫我让你咋样。我过去,你会咋样对待我?”( c# i8 sj$ Y# i! E4 ?- j

- V: _! b. n# o$ r8 c$ m  “当然好好的对你啊。”

" N" e4 I4 r! u9 R5 _* J3 Y  “这句话等于说,”

  “我苯,明白你的意图,你能直说吗?”4 N' j' m4 x6 r5 w

0 P0 z9 d2 m4 \/ c^( E1 |# o( E  “我想让你保证我的安全。你懂吗?”3 k- d0 H8 _+ E. ~5 M9 C) S

  “问题。”

  “如果租房住,那还不如不去工作,城市里的房子很贵的,贵得能让人喷鼻血的程度,所以我想让我给我安排主处,但你不能去我住处,你懂吗?”

  彭川卫被这个女人给弄糊涂了。

# U: i9 G) f; L0 K  阿香问。* f; @* ?, Gq& p7 e0 ^/ DE% f

  彭川卫问。

  阿香说。_* P0 s: {" g% Q$ a6 z

  彭川卫懵懂的问。

  阿香说。

  彭川卫像抓住了她的七寸似的,对她拿捏的恰倒好处。

  彭川卫说。“不会动你了,除非你自愿。这一点素质我还是有的,”

0 W; E% j/ L9 s& ?; s  阿香开始关心他的情况了,如果她真的过来,她的一却生活都将跟这个男人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他毕竟是她在这儿打拼的一个支点。

: Z) T/ a1 p+ T9 ~3 G2 X! m2 V{  彭川卫幽默的说。

  阿香不解的问。

! b& w$ ]6 ?( m  彭川卫说。

3 _3 S- U( b' ~! ^2 P& G. t  “你喜欢幽默?”! D3 ^( T/ I8 l1 HM6 h. ~

  “当然喜欢。”

  “就是,你来了就会喜欢上我。”0 z$ G! Zf+ f( q

  阿香打过来哈哈两个字。: b7 Q) I+ q; ~3 \2 ~3 z

  “董事长,你晚上去凤凰酒店吗?”+ u5 ?4 p! q5 U6 _; ]- X& k

  “去,你在那?”; |' ?l8 s8 }3 Q3 N- h

  “马上出来了,要不要一起去?”) W; w: W) V- O! y) l! C0 `h3 O

  “你先去我有点事,需要忙一会儿。”

4 [2 u( L1 v, i3 K  电脑的美丽女人的头像晃动了起来。彭川卫无意间的点开,只见阿香跟他说了半天的话。“你又咋的了,咋又不说话啊。”

  阿香看到QQ表情上的电话,就明白了彭川卫是在打电话。( A5 @" K7 n9 m. i# g

  彭川卫说。% y! G/ [# X2 o: H

2 ^) Z8 {7 |7 [. c6 J  阿香嘱咐着说,这几句话使彭川卫感到很温暖。4 E) g& {/ X5 O6 {. q- ]( R) X

; A, K( N/ P+ o. W4 z  这时手机又响了是武斗,“大哥,你在哪?”+ M7 W% S6 Y+ w; t4 v

  “在单位还出来呢。”

  “快出来,大伙都在凤凰酒店等你呢。”5 R9 E! Y" c. |

6 H) c& P6 j( }@  撂下电话彭川卫给阿香打了一行字,“我得去了,朋友直来电话催我,不去不行了,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你。”: J( p* ~+ ]! b2 ^7 V9 q& N

  阿香说。“我晚上等你。”

# ]$ ?6 P6 L* D' b* }6 n* O  彭川卫说。“不见不散啊。”l0 L7 [$ x) ]9 f) Y/ m

  阿香打字说。

  “董事长,你咋才来啊。”. K- f" ]6 ^+ x9 g+ E, X; P

; Z- z* s' @: l0 F. g( d* r  “对不起,我有点事给耽误了。”& ]- `4 h) M5 a# _

% k" m( K: c( t* F$ l$ g  花娟嫣然的一笑。说。“夸张,董事长也会夸张了?”6 _) x! C+ P$ J

9 S& c/ Z0 X7 @{0 L8 pQP) y2 }  彭川卫说。8 U/ X% l: W4 O, I% D' `

  花娟似乎想起什么的说。“请如席。”- z# H+ Z& ?8 V

  “董事长真能拿捏。咋刚来?”l8 R" z* |8 P' S+ l. B* J

  一群嘉宾围着很大的圆桌坐了下来。

  人们都落座后,陶明字正腔圆的说。“今晚大伙能来我非常的感激,你们都是这座城市里的精英,你们能光临这个宴会,这个宴会将更加熠熠生辉。”9 D' F. e. ]' x

4 Z+ Bm; l% A. {s  “下面我代表花娟向各位满酒。”& `9 J, ~9 b* m1 z5 _6 e. I. {! h

: p6 L7 k) V8 F; T7 h$ f  陶明无论给谁满酒,他都说一番话,“董事长,头年的今日,我还你你公司的总经理。”

3 {: Y& l5 |7 rw  “彭董事长,这个酒无论如何,你都得多喝点。我还要跟年竞争呢,把我失落的江山夺回来。”; `/ a- [. j; G

  彭川卫问。“我喜欢竞争。我希望你再杀回来。我喜欢竞争,刺激。哈哈”彭川卫笑了起来。. k8 y9 |, v; I% g. Z+ ~

2 bZ- m9 ~1 p  陶明莞尔一笑。“彭董事长我挺佩服你的手段。”6 u5 J% ]3 `9 s8 p

  彭川卫谈笑风生。“这是一种手腕。做为了个商人,必须懂得游戏规则。才能玩转这个神秘的商业圈子。”/ I' |" C" o, }* B# `) f. Y

$ X3 O9 Z* j% L5 ^; x+ j3 i  陶明淡然的说。“商机是给成熟的人的。”

  庞影有点不耐烦的说。“光听你在那鼓噪了。”' y+ [; X5 z+ ?: V( p. P

  陶明来到武斗的跟前,给他倒满了一杯酒。“用不了多久,你现在的职务就是我的。”% n& X7 d9 g1 R1 h( M2 Z8 @

4 y4 ]9 a: S, s+ ]2 w  武斗莞尔的一笑。说。“狂妄的家伙。我等着。”* S: }2 ]6 J& t& ~

  陶明说。“只有竞争才能发展。”

  武斗不屑的笑着,从他那样鄙视的笑容里,陶明看到了蔑视和轻慢。使陶明非常窝火。3 i+ y1 P/ c; [) l, l9 Y

  陶明将酒倒到庞影那,说。“而且你还越来越风韵了起来,很女人。”

  庞影的脸颊腾的就红了,还喝酒呢,就像天上的火烧云一样。十分妩媚,动人。1 t0 S* ~9 d; e9 p! A

& G?) x- S' p: G/ {/ y  “各位女士和领导们,其实在、今天这个宴会并有啥理由。”8 \2 L/ Q1 i+ Y) B3 m

  花娟的话打动了大伙,人们都一本正经的望着她,觉得花娟很好,她都身处这种状况了,还在想着他们,这就使他们非常感动。

  花娟一扬脖干了杯中酒,干了后还将酒杯倒了过来,示意她都干了,滴酒未盛。8 S2 J- _' b- p) w+ P" f

  彭川卫看到花娟这种豪爽的举止,心中充满了好感,他甚至想让花娟回公司来,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 Q6 \0 O# ?) q4 |, ]! d+ ?

/ M/ @5 h2 u& h* _/ z  也许花娟的命运多舛。偏偏颇多是厄运埋在深处,窥视着她,随时准备向她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