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真实的生活

真实的生活

我的这个同乡大姐姓武,比我大一岁,所以我叫她武姐。4 ke$ Z9 G& G0 B. m, }

了25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了“鸡头”(“鸡头”是指管理组织妓女的人)。

个地方:距离秦皇岛不远的一个地方--小海北(地名有待考证,因为我印象中' B! m; {1 m- K7 |+ h4 p# j/ J" _2 IL* z

  听人家说,这里目前是三不管的地方。我的这个大姐就在这里经营一个夜总- k: s2 u+ f1 ?_

  在这里玩小姐便宜的很,说出来您可能都不相信,一天的吃、玩、住一共才

! O; m; Q# ?* L& y 性交)一次就要100元(北京本市的小姐还贵),还不包括吃和住,但在沙田

- b, G# e- A8 R4 D' G   大姐经营的夜总会大部分的房间叫“直门独”(就是类似于普通老百姓住的6 l$ G% k. ~3 M+ G& F8 m8 B

. g6 `: C) c0 O3 {; l# B+ n   大姐和我说,有一次来了几个北京过来的款爷们,找了几个小姐,几个人各- q) D2 _3 T9 N, D/ f1 c

她嚷:“愣那干什么?!去!挨门敲敲,问问客人加磅不加!”! g! i3 w2 h3 Y2 a: i

& J7 s8 {: X! b1 b( |3 w 舔屁眼。)

口看着,后来看见这个小姐舔了两下竟然站那傻愣着!% }+ V) [& n( O* G. S$ z6 m

& j! |) I- F9 P& r7 z8 S! I   大姐给我说,有一次一个北京某市政的人到这里玩,因为是第一次,竟然把

到夜总会的后院,因为后院还停着不少车(大部分是私车,但也有胆子大的开公# R) I9 A$ }) k1 }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个部门的人,可是从汽车牌照上都明白了。

姐跟他说他都愣了,问带他来的皮条:“真有这样的?”9 YL- M) V# ^5 _: Q

(“叶子”指的是钱。)那个嫖客愣了半天说了一句:“这你妈还是人吗?这不9 ]! _1 }; gb

# M# X9 C4 R- ]8 B5 X% }( d   后来这个客人还真有钱,一次就叫了“加两磅”,我给他安排了两个小姐,$ i. c1 @7 Y8 P, P" B$ M* V

' f& c! H4 F3 b- Q' N3 x! V   我说:“大哥,找两俊的可以,可干那活儿人家俊的可要钱不一样!”

/ k. l* J5 k1 r& Q* H# R  后来我给他找了两个俏的,三个人搞了一下午,最后这个嫖客一边提着裤子

  过后大姐问那两个小姐怎么弄的,那两个小姐直骂街,说“加磅”的时候那

' g' W- y0 r1 D- Y) H4 A   凡是这样的“夜总会”都必须是黑道白道都能吃的开的,大姐其实也不是真9 _2 Y% gL& y& S, Ez

  这里的小姐全国各地的都有,东北的沈阳的据多。我当时就问她:“为什么7 @- U& ~. ]$ m5 S2 o

# j5 n- o1 @& m  (“活儿”就是指性交的技术好)0 p5 Z9 e/ }7 d9 T* n; s9 U6 D

8 D7 ou1 l- r/ @6 n. a( T  大姐说:“这里的小姐一般来说有自愿的,有哪个姑娘天生就是贱货呀?" f$ B) X% N" P* e* _* @5 L

大事又做不来,不干这个干什么?”: D. D$ ^7 [1 Q9 w% g8 n+ B! @

$ M8 v5 _$ E& K4 c 来浑身都是病,各种性病包括爱滋病都有。反正也是这样了,索性玩的时候趁客" w2 S$ \9 i, K( H# X8 F% Z9 w

# N( D9 f2 ]$ D) y 有钱的垫背!”

  大姐又说:“看着这样的小姐有时候真是够可怜的,可人逼她呀!她自己

* S! _2 y+ T: G/ L$ V?% `$ f  大姐说:“我知道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绝对好死不了!凡是干这个的,

3 @0 c, U* L: v 想过的好一点?你不干,别人有的是干的!深圳那边有个村子,黑道上找乐说,. ]& V% w6 _* o6 o' H

台湾的款们!”

% z* O1 S& t9 }: A' D0 d/ G; g 他原来经常上这嫖来,有钱的时候弄5、6个小姐在墙根那光着屁股撅一溜,手

( W4 a, x8 Y8 K5 {1 ?5 Z 房子地。他别的什么都不会,就是认识的人多,后来自己拉皮条!4 d; F2 \" E( h! _9 m& ^

7 L' o) FD1 ]$ ?7 F 道不,赚妓女的钱损阴丧德是要绝后的!可他不听,就这么干起来了,一两年下

他结婚,大年初三刚从家门口出来就让车给撞死了!报应!都是报应!”

: ?$ P5 ^# j- v# A% G! e9 \ 我们那一个月最少有十几个小姐得去卫生所打针,一针就30多!卫生所到是富' G/ S- M6 x! h6 K% N3 Dw

了。哈哈哈……”

滋病,她又“抽粉儿”(吸毒),卖的钱根本就不够,现在弄的开始“洗手机”

嫖客的手机)。也是冤家路窄,听说去年夏天她在天津的一个夜市吃沙锅的时候
4 L3 n0 {& T/ P: t( g; x 让一帮人弄走了,到现在也信儿,估计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