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表弟的奸情被发现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和表弟的奸情被发现

和表弟的奸情被发现

就当我刚要下床的时候,突然房门的把手发出声音,正是门把被转动的开门声音,我原本已经要下床了,突然吓了一大跳,赶紧又躺回床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回刚刚被我甩掉的那件薄被子,遮住身体,并且大叫说:「谁呀?谁跑进来?」房门依旧持续被打开着,并且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极为客气的说:「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外面的浴室门一直关着,我忍不住了,想借用一下厕所!」说完,房门也被打开了,房门口出现了一个男生。

  我们一照面,两人都极为尴尬,我是临时扯了一件薄被子盖着身体,只露出头在看他;而他则是强忍着尿意,手还捂着膀胱,哈着腰走进来。两人都没有会意到会是这样的场景,我当场脸红了起来而他看到我,似乎也吓了一跳,忙说:「对不起!我以为阿嘉的朋友是一位男的,因为外面的浴室门一直关着,我一直憋尿着,终於忍不住了,只好进来借用一下厕所了,借完我就出去。对不起!对不起!」说完,没我允许,他自己就冲进浴室里面去了。

  那男生进入浴室之後,虽然浴室门被他关起来着,我依然听到传统的男生尿尿的声音,就是一阵「嘘……嘘……」的小水柱射在水里的声音,而且感觉还是特别久,最後,终於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再来则是一阵水声,大概是他洗手的水声吧!

  水声完毕,果然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这时,我又看到刚刚闯进来的这位男生,这次我仔细观察的看了他一会儿,发现他泄洪之後,感觉似乎也轻松了许多,微笑的走向我来。这时我才想到自己还是全身赤裸着,因为不知道这位男生哪时候用完厕所,所以我也不敢起身穿上衣服,於是仍是在一件薄被子之下全身赤裸。

  这时就看到这位男生走向床边,对我说:「这位小姐,看你长得这麽漂亮、白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媚儿表姐』喽?」我一听他居然说出我的名字,大感诧异,不过转念想想,表弟已经来这边住三星期了,这间房子才三个人住,他们自然会聊到一些自己的事情,这位男生知道我的名字,自然也不奇怪。我也微笑的向他说:「喔!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不过,我也知道你的名字喔!」那位男生更好奇的说:「喔!你也知道我的名字呀?」我笑说:「当然知道喽!我甚至连你以前做过的工作也都知道耶!」我不等他答话,马上笑说:「你名字就叫做阿远,现在是大三学生,以前曾经在高级SPA店做过一年按摩师,而且,还是专门服务女生贵妇的,还听说会绝……绝技……」我说到这里,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我不该在我还全身赤裸的情况之下(虽然这位男生在我的被子遮蔽之下,并不知道我是全身赤裸),脱口说出他的按摩绝技。

  不过,那位男生表情已经非常诧异了,他疑惑地说:「咦?还真奇怪,媚儿表姐你怎麽都知道我的事情?」不过,随後他就对我微笑说:「是了,想必阿嘉都跟你说过我的事情,所以,当然会知道喽!那你再说说看,我的绝技是什麽?

  我就不相信阿嘉会连这麽私密的事情也会对他表姐说!」这时,爱逞强的我又犯了个性上的毛病了,被他这麽一激,居然信口就应他说:「呵呵!知道你这号人物,可不是透过表弟阿嘉说的,我是因为有朋友被你服务过才知道的,而且我也知道你的绝技,名字就叫做『毒龙钻』,对不对?」这时,换成阿远惊讶了!毕竟,他是做过一年SPA按摩师的,自然服务过许多贵妇,若我有认识一些贵妇,听她们说起他,也算是说得通。不过,可以知道他的绝技就是『毒龙钻』的,可见我与某位贵妇的交情应该很深厚。否则,哪有哪位女生会把自己在SPA被按摩的细节跟朋友分享的?而且还是屁眼被男生舌头舔来舔去、钻来来去这麽淫荡的按摩姿势,这时可见阿远的惊吓程度了。

  我看他站在床前发楞,更是暗自得意,我的恶作剧成功了。这时我想到,我还是一丝不挂,仅靠一件薄被子盖住身体,於是想也该赶他出去房间了。

  但是,我还没说出口,阿远却抢先说:「不可能吧!我做过的贵妇,应该都不会把我们之间的秘密说出去的,媚儿表姐你一定是道听途说的,好!乾脆我考考你,什麽叫做『毒龙钻』?讲得出来,我就相信你!」说完,阿远不但没有意思想走,反而更进一步的靠近,微笑的直接坐在床沿边看着我。

  我被他看得脸都红了,猜他或许已经看出我身上未穿衣物的一些端倪来了,毕竟,他是在SPA业做过一年按摩工作的人了,大概一眼就能看出这客人穿多少衣服、身体型态如何了吧?我被他双眼直视的看,越来越觉得不自在。

  为了摆脱他,於是我继续说:「嗯,『毒龙钻』就是你把我朋友的下体给脱光衣服,然後你会用舌头舔她的屁眼,甚至用舌头钻她的屁眼,把她钻得要死要活的舒服,所以,香港人才叫它作『毒龙钻』对不对?如果我说对了,你就赶快走吧!」阿远笑呵呵的回答说:「没想到媚儿表姐这麽了解什麽叫做『毒龙钻』,一定也是去尝试过了!对不对?否则,你怎麽会这麽了解会被钻得死去活来的?去SPA也不点名叫我阿远服务,你这麽漂亮的小姐来电,我看不用钱都有一堆男生要抢着帮你做哟!」我刚刚是以被表弟舌头『毒龙钻』过屁眼的感觉,自己脱口讲出来的,不过反而引起了阿远的疑心,我心里想:『这下更加糟糕了!』阿远坐在床沿之後,看样子好像对我很感兴趣一样,并不急着走,反而似乎一直想找话题跟我聊天一样。而我这时候也才仔细观察他一下,我发现他中等身材,长相也普通,就是一对眼睛灵活的乱转,让我知道这个人似乎很聪明。

  阿远这时坐在床沿上,手动来动去的乱摸着床上东西,突然我发现他手摸到一件黑色丝质的类似丝巾的东西,我再看一下大惊失色:『那不是刚刚表弟把我脱掉的小丁内裤,怎麽表弟就放在床头,刚好让阿远摸到呢?』阿远也发现他手上摸到了一件丝质的东西,顺手拿起来一看,又抖了一抖,把原本已经卷成一团的小丁内裤给抖开。刹那间,我真的整个脸都红到脖子上去了,我刚刚才穿着的性感内裤,这时却在这麽陌生男人的手上,而且还当着我的面展开它,我真是感觉要羞死了!

  就看到阿远呆头呆脑的展开我的内裤之後,他也大吃一惊,不过,他随即露出兴奋的神情,眼睛张得大大的,直视手上展开的黑色内裤,还里外翻转的看了又看。

  我看他这麽兴奋地翻转观看我的贴身亵衣,感觉就好像我的私密处也被他这样仔细观看似的,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出言阻止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玩弄我的亵衣。

  阿远玩弄了一会儿我的亵衣之後,终於说话了,他说:「阿嘉真是过份,带女朋友回家也不收拾一下,还留着这个东西在床上!」我一听,就知道阿远误认为他手上的那件我的亵衣,是阿嘉表弟把某位女友的内裤给留在床上的,让我松了一口气。

  正想要出口敷衍他,好转移话题时,却看阿远又继续仔细端看、玩弄我的亵衣,他又说:「咦?不对,好奇怪!阿嘉女朋友的内裤怎麽这麽小一件,很少大学生会穿得这麽性感,而且裤底还湿答答的湿了一大片。咦?这内裤上还夹着两根柔柔的屄毛,想必是被阿嘉给硬脱下来时,他女朋友的屄毛被内裤给卷扯下来黏在内裤上的吧!可见这女生很淫荡。不过,这麽湿不可能是今天以前留下的,应该是今天才脱下来的才对呀!」我听他越讲越淫秽,害羞到整个人都感觉脸红起来了,真想整个人钻进被子里面,但是,更怕我整个人钻进被子里,万一阿远他突然把我被子掀开,就更糟糕了。

  这时就听阿远又自言自语说:「裤底这麽湿,淫水还没乾透,所以不可能是今天之前脱下来的。不过,阿嘉今天白天都在学校里也没回来过,刚刚房间里也只有阿嘉跟表姐你而已,阿嘉更不可能在他表姐面前脱掉他女朋友的内裤吧?」这时候阿远突然暧昧地看着我「啊」一声,我也非常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头来,红着脸对他对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我看到阿远也感觉他有些脸红,不过却感觉他似乎更为兴奋。阿远对我说:

  「原来这件性感内裤是媚儿表姐你的呀?怎麽裤底会这麽湿?那脱落在内裤上的屄毛,大概也是表姐你私处的毛吧?」这时我看见阿远他就猛盯着我盖着薄被子的身体猛瞧,彷佛是在说,眼睛能看穿这被子有多好!我被他看得既感到尴尬,又感到似乎刚刚在表弟性爱中没得到的性快感,在这个男人色迷迷的眼神中彷佛得到一点满足。

  阿远此时更色迷迷的大胆看着我又说:「如果这小丁丝质内裤是媚儿表姐的衣物的话,那麽媚儿表姐现在应该没有穿内裤喽!」说完,竟然拿起我的小丁内裤,把附在内裤上的两根阴毛给轻轻拉了下来,还在我面前揉啊揉的,我看到他拿着我的阴毛在玩弄,更是害羞得不敢答话。

  阿远看我不回答,笑淫淫地把两根阴毛放在他的口袋里,跟着也爬到床上,向我靠过来。我一看他爬向我,大吃一惊,急忙说:「阿远你怎麽收了人家那里的毛,还一直爬过来,你想要做什麽?」阿远笑说:「没什麽,收你的屄毛是留作纪念而已,因为你那麽漂亮,想必屄那里也应该长得很漂亮才是,好不容易能收集到,当然要收好喽!而爬过来,是想继续猜下去而已!」我急忙说:「你还要继续猜什麽?还有什麽好猜的呢」



  表弟的按摩(04)学长阿远的亵玩

前一篇说到表弟阿嘉的同室学长阿远,不但在我前把玩我的亵衣内裤,还收藏了附着在内裤上的两根阴毛,让我害羞得要死,他甚至还坐在床头向我这边爬过来……阿远爬过来之後还色迷迷地看着,让我更害羞,他便笑说:「没什麽,收你的屄毛是留作纪念而已,因为你那麽漂亮,想必屄那里也应该长得很漂亮才是,好不容易能收集到这两根屄毛,当然要好好收藏喽!看这屄毛又柔又淡色,想必表姐的屄也是淡粉红色的,一定很性感。而我爬过去,是想继续猜下去而已!」我急忙说:「你好色,说话这麽露骨。而这样一直靠过来,人家会怕耶!你还要继续猜什麽?还有什麽好猜的呢?」阿远爬到我身边,也和我一样睡倒在床上,侧身面对着我。但是他竟然就隔着薄被子直接以手搂着我的上半身,腿也直接跨压在我的下半身之上。我感觉阿远看着我身体的眼神里充满暧昧和慾火,好像慾火随时都快要喷出的样子。

  阿远说:「表姐,你身上可以猜的东西可还多得很哩!譬如……」然後,指着被子里的我身体淫笑着。

  我赶紧说:「我身上还有什麽可以猜的?别胡说!」阿远色迷迷地看着我的身体,然後笑说:「就像是……我猜媚儿表姐,现在在被子下面的身体,一定是一丝不挂的裸体,对不对?」我惊讶地叫了一声:「啊!」整个脸都红了起来,更不敢回答他的问题。

  阿远得意地笑说:「呵呵!我说得没错吧?而且,还有!我猜媚儿表姐的赤裸身体里面,一定还有一些秘密喔!在表姐两腿之间的屄洞,目前一定还留有男人的精液在阴道里面,甚至,还有些精液已经从屄洞里流出来了,流到你的大阴唇上,流到屄毛上,甚至流到表姐湿答答的屁眼上去了。对不对?」我更是惊讶得大叫了一声:「啊!你怎麽都知道我的屄……」我顿时又觉得自己失言了,所以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屡屡被他说中我身体的状况,却也让我纳闷,但人就是这麽奇怪的动物,被他这麽露骨的说淫荡的话,我的情慾反而也跟着兴奋起来。

  我顿时感觉我那敏感的小穴深处的花心,因为他这样说之後,感觉有点抽动的样子,而我的小穴更是不争气,我感觉屄洞口的小阴唇上甚至又有湿润、黏答答的感觉,我怀疑要不是就是表弟的精液流出来,就是我的淫水。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也跟着热了起来,我整张脸也红通通、热热的,好像被挑逗发春的样子。

  阿远看我的窘态毕露,笑得更灿烂,眼神却也更邪恶的说:「哈哈!我想,我不但猜对以上两样事情,甚至,我更可以猜对更多事情喔!」有了上次的经验之後,这次我已经不敢再接任何话了,我仅红着脸低头,对抗身体渐渐兴起的性慾,这时候感觉既矛盾又兴奋,真是不知所措呀!

  阿远继续说:「你不说话,那麽我就继续再猜喽!我猜,在你屄洞里流着的男人精液,就是你阿嘉表弟刚刚跟你性交乱伦,射精时射进去的精液。而且,你并没有因为阿嘉在你屄里射精而得到性高潮;反而你现在的身体就像一个怨妇得不到爱一样的哀怨,屄被男人的鸡巴肏过,自己却没能高潮爽到,真的是被白干了!这种感觉真是难过!对不对呀?媚儿表姐。」我这时感觉自己好像都快要窒息,不能呼吸了,整个身体热哄哄的,一点力气都没有。阿远看我只是红着脸不作声,知道他的猜测大概对了,於是语带威胁的抓着我,然後说:「你跟你表弟发生性关系,这是乱伦,你知不知道呀?这消息如果传到18P2P读者的耳里,或是传到到学校,你表弟可是会被开除退学的,你知不知道呀?而且,若是传回去你们的乡下,你们的家里的人可是会很丢脸,丢脸丢到都不敢见其他亲戚的,你知不知道呀?」我惊讶地说:「不会吧?现在社会这麽开明,而且,我们也是很远的远房亲戚,甚至,应该没有血源关系!不会这样吧?而且18P2P读者都很善良,应该会为我们保密吧?」阿远大笑说:「有时候,很多人只看表面,哪管你们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学校也是一样,妨碍校誉就是先退学处分再说,而所谓的『再说呢』,可能就是永远都不说了。你表弟年纪轻,不懂事就算了,你大他好几岁,又是在社会上工作的人,怎麽会不知道轻重呢?乱跟他发生性关系呢?老牛吃嫩草,就算是18P2P的读者也不能原谅你呀!」我默然不语,後来我想到了,虽然刚刚我跟表弟发生性关系,但毕竟房门是关起来的,这一切也都只是这位阿远学长在猜测的结果,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怎能这麽傻,就任他摆布呢?

  我想通之後,於是突然抬头看着他,对他嫣然一笑说:「阿远学长,不管你刚刚说什麽,可惜那些都是你猜测的事情呀!我又没承认,你就只凭猜测,哪能『诬赖』两个好人呢?你说对不对呀?18P2P读者也会指责你的,你真是太乱来了!」阿远看我笑得灿烂,他也回报微笑说:「媚儿表姐的笑容真是灿烂,难怪阿嘉都一直说他表姐有多漂亮、多性感,今日一看,果然是真的不同凡响!不过,表姐可能不知道什麽叫做针孔摄影机吧?」我被他这麽一说,心里一惊,难道说,他把我跟表弟做爱的样子给摄录起来了吗?我这时心里有点生气地说:「屁啦!你是说你有把我们做……的过程给录起来吗?」阿远淫笑说:「呵呵!看来你都自己承认了,我把你们做爱的情节全都录起来了,那是当然的喽!其实刚刚我所猜的,都是我从录像里看到的,虽然只是黑白的而已,但是还是很清晰的,否则,我怎麽可能会讲得这麽准呢?表姐你若是不信,可以看看门口的那门缝处!」阿远说完,指了指门缝一处很不明显的位置,他说:「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小黑点,而且有点反光的亮光?」我眼睛依着阿远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个彷佛是小小的镜头藏在门缝上。

  阿远说:「其实我下午就已经没课了,我早就先回来宿舍睡午觉,傍晚一听到阿嘉和一个女生的声音,我在房间就开始在注意你们了。等到你们进去房间之後,更是专心的注意。

  一开始时候,我只是趴在门上偷听,最後,我听到阿嘉居然把我教他的按摩技术用在你身上,我就知道你完蛋了。最後你的衣服全被阿嘉脱光,你们两个开始互相69口交起来,我在门外听得都忍不住了,於是,我找机会去敲你们的房门,假装说是要借厕所,其实,那时是在装针眼摄影机。所以,後来阿嘉怎麽舔你的屁眼、舔你的小穴,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我还在外面打飞机,还差点喷出来。

  好在後来阿嘉同学来,我慾火才熄掉一些,但阿嘉被我一叫,他便匆匆在你屄里射精,我看到你没有达到高潮,还淫荡地拚命把自己小穴往上顶,还跟阿嘉说:『表弟,表姐快高潮,快丢了,求求你再多顶几下!』後来,你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小穴流出精液,流到屁眼,一脸怨妇的神情,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你如果不相信,我可以拿给你看。呵呵!」我完全被惊吓到了,没想到这次跟表弟缠绵的画面,竟然也被人偷拍到,要是阿远真的拿出去,後果还真的不堪设想!於是我红着脸默认地说:「我不用看了,你都已经把情节讲得这麽清楚,如果我还要再看,简直是自找其辱。不过,阿远学长,求求你,阿嘉也跟你没什麽冤仇吧,你千万别害他喔!」阿远笑着说:「害他?我跟阿嘉是好哥们哩!哪里会害他,我跟他又没冤没仇,根本就没想要害他。只因为阿嘉一直在我们面前说他的表姐多漂亮、身材多好,原本我只是好奇地想偷录一下你的样子而已,哪知道,一看到有这麽精采的画面,表姐弟乱伦做爱,我爱不释手,就边观看边手淫,机器一时停不下来,录了起来吧了!」听他这麽一说,我稍感安心一点,於是又问道说:「既然你跟阿嘉是哥们,那麽你应该不会把录下来的东西PO在网络上,在18P2P短片区流传吧?」阿远笑说:「当然不会,甚至等一下我就可以还给你了,不过……」我赶紧问道说:「不过什麽?」阿远色迷迷地看着我盖着被子的身体,笑说:「我刚刚看了录像,觉得阿嘉有些动作是错的,而且你似乎也没达到高潮,相当可惜,而且我刚刚也没射精舒服到。我们两个现在是旷男怨女独处一室,又是乾柴烈火,乾脆我来服务你一次正确的按摩。如果这次换是我来服务你的话,一定会让你永生难忘的!」我听他又说回做爱的情节,心里知道,他处心积虑地就是也想跟表弟一样,想「上我」,而且也已经有把柄在他手上了。我心里想,我这时应该为了表弟,似乎要牺牲一下才对。或许,也谈不上是什麽牺牲,因为阿嘉说他在SPA店当过按摩师,床上功夫应该不错才是;而且,刚刚跟阿嘉做了一次爱,只爽到阿嘉一个人而已,反而只勾起我的性慾,却让我吊在半空中,受到慾火的煎熬,的确让我难过极了。

  想到这里,於是我轻声的说:「这样不太好吧?我跟你才第一次见面就……做那档事,不太好吧?」阿远笑说:「哪有什麽关系!去SPA店的那些贵妇,还不是都是第一次见面?她们一开始扭扭捏捏,最後还不是脱光光,照样享受我的SPA按摩!你就当作也是去做SPA好了。OK?」我还想答话,阿远却已经不容我再多说了,他居然躺着就手脚合力的搂紧了我,直接抱着我,甚至想亲我的嘴唇,我赶紧把嘴唇撇开,才没被他亲到。

  我感觉心里小鹿乱撞,半挣扎地说:「不好吧?你这麽一来就要亲人家,会吓到人家的!」阿远虽然没亲到我的嘴,却也直接亲在我的脸庞上,我感觉脸庞上热热黏黏的,甚至感觉阿远把舌头伸出来舔我的脸庞。

  阿远笑说:「会吓到你的,还在後面哩!」我红着问说:「为什麽?」阿远说:「因为就是这样!」这时,他的手突然扯住盖在我身上的被子,然後往後一拉,原本盖在我身上的唯一遮蔽物,又这样让他快速的给扯掉了。

  我当时惊恐地大叫一声:「啊!你怎麽不说一声就扯掉人家的被子?」我本能地赶紧用手遮住女人的三点重要部位。

  阿远一看我果然是一丝不挂,虽然原本就预料到的,但还是让他兴奋得直发抖,他的手更是开始在我身上乱摸,并笑说:「表姐,根据我以前做SPA的经验,刚开始来做SPA的贵妇,要她们脱衣服,大都会扭扭捏捏的很浪费时间,但是,最後她们都会後悔自己在前面脱衣服时浪费掉太多时间。为了不浪费太多时间,表姐你就乖乖认了吧!反正你的身材,我刚刚已经在录像中都看过了,所以,你也别太害臊了。呵……呵……」虽然我知道他很有经验,但是,毕竟我才认识他不到半个小时,突然被他扯掉最後一件遮蔽物,总是会万分害羞与紧张。

  阿远这时候大概知道跟我说什麽都没有用,所以乾脆也不再多说了,他以行动代替言语,他的嘴滑到我遮蔽的胸前的手臂上,开始对着我的手臂亲了起来。

  我顿时觉得手臂好痒,好像一条黏答答、热呼呼的蚯蚓爬过我手臂一样。

  我感觉又痒又滑的,心想:『居然有男人在挑逗时会亲女人的手臂的,还真希奇,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前交往的男生,在前戏时大都脸、嘴亲一亲、脖子亲一亲,就往女生的三个重点去发展了。我手臂被亲得好痒,正感新鲜之际,阿远的嘴巴已经渐渐从我小手臂移往我的大手臂去了,我觉得又痒又好玩。

  当他快要亲到肩膀的位置之时,这时他的嘴又突然转往我的另一只手臂,也同样是从我手腕上亲起,我这只手臂由於是遮住我的第三点私密处的,他的嘴亲在我手腕上时,刚好下面就是我的私处,我感觉他的呼出的热气都故意绕过我的手掌,喷在我的私密处上,我感觉私密处被他喷得暖暖的、热热的,感觉很痒很新鲜,但又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刺激感,我感觉我那不争气的小穴,都有些不自主地张缩着洞口了。

  阿远似乎也发现我小穴的动静,他不急着往上游移他的舌头,仍故意边舔我的手腕,边在我的私密处吹着热气,而我又不能移开我的手臂,否则,等於将私密处直接面对着他的嘴了,於是只能忍耐地让他在我小穴上吹着热气。

  我呻吟着说:「喔……喔……人家手臂好痒,你别一直舔人家的手腕嘛!会痒死人家的……」阿远看我在呻吟了,也不再继续对着我的私密处吹热气,他的舌头终於也开始往上游移。由於刚刚女人的私密处被他一阵阵热风吹拂着,现在让我感觉整着身体都已经变得敏感了起来。

  阿远的舌头这时从我的小手臂处边舔边滑的舔上我的上臂时,让我感觉特别痒,甚至会呻吟出来:「喔……喔……好痒喔……阿远你的舌头让人家的手臂感觉好痒喔……」阿远笑说:「还没开始哩!表姐你就在痒,後面还有更舒服的喔!」说完,阿远趁我不备,两手一把抓住我的两手臂,把我双手都高高的抓过我的头上压在床头上。

  这下子,我的私密处终於一下子全部暴露在这位大三学生的眼里了,我大叫一声:「啊……人家女生的屄屄走光,露出来了!真是羞死人!」我双腿赶紧闭起来,可是这位大学生阿远似乎故意不看我的私密处,这大概是他们的职业道德吧!

  我的腋下因为手被抓举过头,也大喇喇的露出来,让我感觉敏感处露出来,有一点不安全感。

  由於我的手已经被阿远舔得痒死了,被他抓着手也没太多反抗,阿远暧昧地笑说:「表姐,再下来,不止会痒,还会舒服喔!」一说完,他的嘴立刻凑往我的左边腋下去,他居然伸出舌头便往我腋窝最怕痒的地方舔去。

  天呀!我最怕痒的腋窝,从未被人这麽直接地用舌头舔过,而且阿远似乎还不是用舌头轻轻带过而已,而是认真地时轻、时重、时缓、时快地一直舔着我的腋下敏感处,把我舔得受不了痒说:「那里会流汗出来,你舔人家那里,难道不怕脏吗?」阿远笑说:「哪里会脏!我还感觉有阵阵的女性香水味道,想必媚儿表姐还很注意女生的卫生细节哦!呵呵,我今天是中大奖了!」说完,舌头更是一轮猛攻,直舔着我的腋窝敏感处。

  他的舌头把我弄得「嘻嘻、呵呵」的大笑起来,我笑得都快要飙出泪来了。

  我边笑边说:「啊……哈……痒死人了!你们做SPA按摩师的都是在整女客人的吗?哪有人一直舔那里的啦!像狗一样的乱舔人,把人家舔得痒死了,呵……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搞死人家嘛!喔……」腋下痒得让我原本夹紧的双腿也不顾形象的乱踢,小穴也因此大大的泄漏春光出来了。阿远边舔边往後一看,他终於看到我女人的私处大大的张开着,因腿踢来踢去的关系,小穴洞口上的小阴唇也因此张张合合着……

表弟的按摩(5)阿远学长的SPA级肛交

本篇虽然不求读者多赐予爱心,但是,却希望看完此篇的18P2P读者能多多留言,因为看别人留言似乎也是作者专属的一种乐趣,不管是称赞、歌诵、建议也好、甚至谩骂、挑衅也罢,若大家都能以轻松的态度来看,也算是对作者的一种鼓励,终究也是动手留了个字,也算是有用心了,所以,就请您看完本文之後,就留个言吧!留得有趣的,我必会找时间回文来回答的。

  前一篇说到在阿远把我双手抓起来,舌头竟然舔起我的腋窝,把我舔得不顾得形象,两腿乱踢。阿远看我张开双腿乱踢,私密处露了出来,於是暂停一下动作,对我微笑说:「媚儿表姐,你笑得腿乱踢,连屄都露出来了,还真是性感!

  而且,你的腋下真是柔软耶!舔起来还真是舒服,好像屄一样的柔软,要我当你的狗,一点问题都没有。其实,腋下也是女生重要的性敏感地带喔!你先试着不要笑,然後配合着我舌头的舔吮,试着跟着呻吟一下看看。别害羞,叫出来,保证你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我舌头要来喽!」阿远说着,舌头便轻轻滑过我的腋窝敏感处。我於是忍注一口气,憋着不敢笑,照着阿远的建议,先忍住不笑,试着以呻吟代替。我感觉他舌头黏黏滑滑的舔在我敏感的腋窝嫩肉上,让我感觉像是私密处被舌头舔到的感觉,於是我不自禁地呻吟出来:「嗯……喔……嗯……喔……」阿远听到我在呻吟起来了,他舌头更是用心的舔着,我也跟着他的舌头呻吟着:「嗯……喔……嗯……喔……果然好舒服!不过,人家小穴却痒起来了……喔……」没想到这样一来,原本极为瘙痒的感觉,马上转换成极为舒服的感觉,而且不亚於私密处被舔到的舒服快感。

  阿远看我一脸陶醉的样子,更是左右替换的舔我两边的腋窝嫩肉,而我则不断呻吟出来:「啊……喔……」我原本乱踢的腿,这时候却不知不觉地渐渐张开了,大大的露出两腿间的私处,而且我感觉私处开始在充血,阴核也有些肿胀起来,阴唇更是变得充血,红润起来,更感觉屄屄洞口一直有淫水分泌出来。

  没想到光是腋窝被舔,呻吟一下,就会有这样的转变,这感觉真是太令人销魂了!。让我不自禁地张开大腿,把自己的私处往上顶,希望能摩擦到正压在我身上的阿远的下体。

  腋下被舔和私密处被舔相比较,有另一种不同的性快感。我慢慢感觉到两者不同之处了,由於腋窝极为敏感,又最怕痒,所以,通常第一次被舔到,当然会非常的痒,但是,如果忍住痒感,第二次、第三次,连续地被舔下去之後,痒感藉由呻吟出来之後,就变成舒服感了。而等到另一边腋下也被舔到时,也会有同样的情况,都是让人先痒後舒服。

  但是因为腋下有两处,和女生只有一处私处不同,两者的被舔、被刺激的感觉也有很大的不同感,腋窝由於一边被舔时,另边没有被舔,所以能相对的有休息一下的机会。但是,有前戏经验的男人都知道,女生的敏感处若一味被刺激,对女生而言也不是最舒服之事,反而若能适时地休息一下,等下一次再被刺激到时,反而更能激发起另一重快感。

  由於腋窝有两处,所以刚好可以充份发挥这样的效果,一处被刺激得极为销魂之後,休息一下,马上又换另一处被刺激,等一下再刺激休息过的另一边,两边来回刺激,等於是像是叠木材一般,一直在累积女生快感慾望的期望度。

  所以,我发现这样的舔法,对於刺激女性的性慾望有极大作用,因为我发现腋下被阿远舔过之後,我的私密处就越变越敏感。而且,由於腋下再怎麽敏感,却也不会达到高潮,所以,这时会很想让男生转而去刺激、玩弄自己的私处。

  难怪去做SPA的贵妇,在按摩师一步一步的引诱之下,原本只是想放松自己,轻嚐一下被按摩的轻松感的,但是到了最後,却都会情不自禁地一步一步掉进按摩师设下的陷阱里去,让自己掉到慾望的深渊里去,纵使你是贞洁烈女,最後也会乖乖的服从自己已经压抑不了的慾望。

  甚至,在按摩师的引导之下,还会把自己私密处,腿开开的大方暴露出来,任由按摩师去玩弄、按摩,甚至与他来个真枪实弹的性交,因为当时实在太令女人性慾大发,所以,只想快点享受性慾的快感。甚至,去做过SPA过的贵妇,也会因此变得性慾望大开,而觉得跟老公做爱毫无乐趣可言,於是三天两头的呼朋引伴往SPA店走,去寻求更大的刺激。

  当然我也不例外,我也是常人,我也一步步堕落到这种陷阱里面去。我被舔得慾望高升,呻吟着说:「啊……好痒……好舒服……会舔死人了,人家连屄屄也开始痒以来了……你们真是坏,说什麽按摩,根本就是在玩弄女人的身体嘛!

  啊……人家突然好想要……」我不自禁地张开双腿,自己用私处磨蹭着阿远的胯下,真的是从烈女变成浪女。

  阿远任由我以私处磨蹭他的胯下,却也不为所动,他说:「媚儿表姐,你想要什麽东西呢?要告诉我,我才知道呀!别乱磨蹭呀!」我虽然不好意思讲,但是,当时的身体的确很想被男人搞一搞,於是我红着脸,不说话,仅以行动表示。我双手搂着他的头便往我下半身拉去,甚至,我还两腿张开开的,抬高屁股、拱起女人的私密处,一点也不觉得害羞地把他的头往我私密处里压去,好让他的头能快点接近我的私密处。

  这样的动作,大概连处男都知道是什麽意思,阿远当然也知道,我被他搞得已经发春了。由於我刚刚才被表弟给搞过,却搞得半途而废,让我慾求不满,经过阿远这麽一撩拨之下,我已经完全处於发春的状态中了。

  但是,阿远并不领我的情,他的头仍是只稍微的往下滑一点而已,我突然感觉到乳头一阵湿热,两个乳房被温热的手掌给他轻轻抓抚着。阿远边捏边吸我的乳房说:「媚儿表姐的乳房刚刚好大小,不会太塌、也不会太小,还蛮坚挺的,而且乳头颜色好淡,就像是一头乳牛似的!呵呵……」我假嗔地说:「厚!你玩人家的乳房,玩得不亦乐乎,还说人家是乳牛,你到底是在做SPA,还是在调戏女生呀?把人家的乳头吸得又热又湿的,还把人家的乳房都掐出手印出来了,不会不好意思吗?」阿远接话说:「我原本是想帮你做SPA的,但是,我发现你的身体敏感极了,随便动动摸摸,就好像快要受不了了,也让我兴奋起来,乾脆,我们就直接来肏屄吧!让我先看看你的销魂洞长得漂不漂亮。呵呵……」说完,他的头又快速的往下移动,移到我的下体时,毫不客气地便掰开我的大腿,让我女人的私密处大喇喇的露在他面前,我感觉真是羞死了,却也好奇地想看看他要怎麽搞我的小穴。阿远他整个脸趴在我私密处之上,我的阴户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但却感觉不到他有进一步动作。

  我抬头看他似乎不急着动手,反倒是看我的私密处看得津津有味,我扭动着屁股说:「阿远,你真是奇怪,干嘛一直看人家私处那里呀?又不是像我表弟,是处男,从没看过女人的屄。很好奇的看半天就算了,我想你起码看过几百个女人的屄了吧!难道我的屄屄长得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吗?」阿远看着我的屄屄,兴奋地说:「我虽然之前做过按摩师,也按过不少女人的身体,但是,真正能做全身裸体按摩的也没有几十个,而且,她们的屄也很少会自己张开让你看的。而且最主要的是,我按摩过的都是人老珠黄的女人,身材的样子都已经变肥、变丑了,屄也都变得松垮垮的,没一个像样的。像表姐你这麽年轻的女生,我干一年按摩师,一个都没遇到过,好容易能看到年轻女人的漂亮屄,我当然要看个仔细,先观察、玩弄屄洞一下喽!呵呵……」我假嗔说:「你真是个色狼!好吧,既然我都已经让你搞得芳心大乱了,人家的屄屄就让你看个仔细、玩个仔细吧!但是,别把人家的屄给玩坏了喔!」於是阿远把我大腿掰得更开,由於我之前学过瑜珈,柔软度也还可以,他竟然让我的大腿张得开开的,几乎180度,让我的私密处完全暴露在他眼下,他还伸手把我的小阴唇又捏又拉的,说道:「哇!屄洞才一掰开,全都是水!」我的屄屄被掰得吃痛,叫说:「喔……别太用力,人家屄屄会痛的!」阿远才不管我,只看到他兴奋地触摸小穴的阴唇,在洞外又揉又捏的,手指更是又抠又挖的深入我小穴深处。

  我的私密处被他一览无遗的戏弄着,他兴奋的说:「表姐,你的屄洞还真的比一般女人的屄要紧得多,而且毛又少、屄肉的小阴唇一点都没有暗沉,整片都是粉红色的;屄毛又柔又细又少,好像还有点淡褐色,真是难得一见的宝穴,难怪阿嘉的鸡巴插进去之後,会这麽早就射掉了,原来真的是撑不住呀!要是我,大概也只能比他多撑几分钟而已。」虽然我已经春心荡漾,一听阿远在评论我的私密处,仍然觉得非常害羞,小穴不自禁的收缩了几下。

  而阿远此时手指还插入我的屄洞里面,他的手指也感觉到我小穴里的抽动,他说:「喔!表姐你的屄还会夹人耶!我的手指在里面被夹到,还真是舒服。而且里面的精液还被屄给夹出来,感觉真是淫荡呀!我最喜欢这种『大锅炒』的感觉了,好像几个男生轮流干一个女生,把女生肏得死去活来的,好让人兴奋呀!

  要是学弟阿嘉还在这里,我就会建议他,让咱们一起轮流肏表姐的屄!」我听阿远这样一说,感觉真是害羞,不过,我也抬起头往私密处看,果然看到小穴口流出白白的带有一些小泡泡的精液,与自己淫水是透明的不同。

  阿远咋舌说:「这流出来的应该是阿嘉的精液吧?表姐你怎麽玩这麽大,也不怕怀了阿嘉的小孩呀?」我害羞的说:「其实,我也百般不愿意让阿嘉射精进去呀!不过,我已经算过,今天是安全期,应该不会怀孕,才敢让阿嘉那麽乱来的。上次做爱,也是被他内射进去,当时我就觉得被热热的男人精液给烫到花心,还真舒服,一直蛮怀念当时的悸动,所以,终究也尽量满足一下男生要内射的慾望啦!喔……你别抠人家会敏感的地方,喔……感觉好像要尿尿一样!喔……」阿远一边听我说话,一边不浪费时间的抠着我的小穴,而且他一下子就找到小穴里面的G点,对着我小穴内的G点猛抠起来,让我感觉既舒服又像快要尿出来一样,既难受却感觉一种快要解放出来的异样感觉,而且直觉一旦喷出,应该会很舒服的奇妙感觉。

  阿远说:「表姐,是不是很舒服呀?你的表弟就没办法让你这麽舒服了吧?

  我可以让你更舒服喔!」说完,另一手直接揉在我的阴核之上,不轻不重的,力道刚刚好,配合抠进小穴里面的手指来个内外夹攻,把我搞得极为舒服,欲仙欲死的畅快。

  我立刻呻吟了起来:「喔……好爽喔!你的手指好巧,喔……每次都揉得人家小穴这麽舒服,再这样下去,人家……很快就要不行了!喔……小穴好爽!」虽然,每个交往过的男生玩弄我小穴的手法也都大同小异,但是,阿远毕竟是职业级的,他的手指就是这麽巧妙,或轻或重的内外夹攻,把G点与阴核的敏感处搓揉到舒服的最高点,却不至於让我感觉到痛的境界,与一般男生过轻或过重的手劲,只会把我私密处给弄痛或搔痒感而已,感觉是截然不同。

  没多久,我原本在表弟阿嘉抽插了小穴半天,都还没达到的高潮感,在阿远的巧手玩弄之下,我竟然有快要泄身的感觉了,於是我大叫说:「喔……快……人家好像快要高潮了,你的手怎麽这样厉害?喔……好舒服,继续搞人家的屄,人家的屄原来就是要你搞才会舒服!人家的屄终於认到主人了!喔……喔……」当时的我已经在胡言乱语起来了,18P2P的读者可别笑人家像花痴一样啊!

  就在我快达到高潮之时,阿远却早已拿捏得恰恰好,就在我再差几下就泄身之际,他及时把手给抽离开了。我顿然感觉好大的失落感,呻吟的叫说:「怎麽不继续玩人家的屄?人家只差一步就已经要达到高潮了,你怎麽可以把手指抽掉啦?嗯……」说完,我不死心的把小屄拼命地往上顶,去摩擦阿远的身体。

  阿远抽出手来,还微笑说:「我看到表姐的屄洞这麽淫荡,当然不能这麽轻易就让你的屄达到高潮啦!除非你的屄洞也让我这根鸡巴像阿嘉一样插进去,肏一肏这个令人难以自拔的销魂窟,让我们一起达到高潮。OK?」这时生米都已经快煮成熟饭了,我还能有什麽意见呢?小屄也给玩到快高潮了,女性的矜持早就不见了,於是我饥渴地说:「随便你啦!只要现在能让我的小屄舒服,让人家好好泄身一下,你爱怎麽玩、怎麽搞,都随你的意思啦!」阿远兴奋地说:「既然表姐这麽说,那麽我也要跟阿嘉一样,鸡巴也要内射精液进去屄里喔!」说完阿远快速地脱光自己身上衣服,露出一根颜色蛮黑的鸡巴,龟头还发亮着。

  他挺着勃起的硬鸡巴,又重新压在我身上,马上对我身体又亲又摸的,我根本还来不及看到他的身体,就感觉小穴一阵充塞感,感觉似乎比阿嘉的阳具还粗一点。我就看阿远已经把我双腿高高抬起、张开,阳具已经插入我的阴道里面,在我小穴里拼命抽插起来了。

  由於我已经濒临高潮边缘,再让阿远这麽一插入,小穴立刻抽搐起来,没到五十下的抽插工夫,我就感觉自己的小穴终於达到已经睽违了三个月未尝试到的高潮感!

  我感觉小穴里的阴道正快速收缩,花心最後喷出热热的浆液,一阵又一阵的浇在撞进穴里的龟头上,我的腿也情不自禁地紧紧勾夹住阿远的下半身,我的身体也紧紧地贴着阿远的身上,而我则是歇失底里的紧紧抱着阿远,好像要把我整个人都享受到他的阳具冲撞的快感,我好像在他冲撞之下快要溶解掉一样。

  我感觉整根男根就在我身体深处冲撞着,我的阴道一次又一次不自主地夹紧着它,好像小孩子吸吮乳头一样,阴道吸吮着整根粗大的阳具。甚至,我感觉花心喷完高潮的浆液之後,子宫颈的洞口好像也跟着打开似的,而且我甚至感觉连子宫颈的洞口也都在一张一合着,像是在吸吮着插进穴里龟头上的马眼。

  我紧抱着阿远的身体,小穴也紧紧吸吮着阿远的阳具,感觉阿远似乎也没办法应付眼前的状况,我更感觉到他的阳具也被我的小穴吸吮得涨大起来,开始变硬、变粗……阿远大叫说:「媚儿表姐,你这是什麽穴呀?怎麽一高潮就拼命一阵一阵地吸男人的鸡巴?我从来没遇过这麽会吸男人鸡巴的屄,喔……我竟然……喔……也要不行了!喔……」我感觉阿远的阳具竟然也在我洞里抽搐、抖动起来,一阵阵热液就直接喷在我张开的子宫口上,我感觉热液似乎都趁子宫口张开时,精子不断钻进去子宫里面,我边喘息边庆幸今天是我的安全期,若是平常,今天非中招不可!

  话说回来,阿远的阳具才插入我的小穴里抽插没几下,原本自豪是职业级的按摩师,竟然也仅仅在抽插没几十下後就因为我泄身而跟着射精在我体内了!自然有些令我感到意外。

  当然,他事後一直跟我保证,这次的表现绝对不是他平常的水准。我当然也只是笑笑而已,并不在意,因为我已经三个月以来小穴都没被男人碰过,这次是我第一次有性高潮,抽插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前戏则是十足,我当然也已经非常满意了。但是,对於阿远来说,却似乎颇感到泄气。

  而阿远为了表现他是有「能耐」的,於是在休息了三十分钟之後,大鸡巴又硬了起来,於是我也帮他吃了一会儿他的「硬弟弟」。之後,他对我提出,再做一次「专业性交」的要求。我想,反正都让他给上过了,屄也让他肏了,也让他内射了,没差多一次,於是便答应了他。但是,这次却差点搞死我自己!

  这次阿远是有备而来,他竟然先从我的「後门」开始玩起,又是舔肛、又是「毒龙钻」的,技巧表现果然比表弟更加精巧、更令人销魂。最後他在我两个洞都敏感至极时,竟然开始插入我的「後门」,就这样把我给肛交了。但是,这次由於後门已经被他充份润滑,阳具插入肛门之时,不但不会让我感到不舒服,甚至还让我充份感受到做SPA级的肛交功夫。

  甚至,他还让我因此达到肛交的第一次高潮感。当着阿远的面,我居然因为被肛交而再一次丢了阴精,整个人感觉到异样的舒服感,小穴汩汩的流出我高潮後丢出的阴精与淫水。而阿远看到我又达到一次性高潮,於是又抽出正在肛交的阳具,提着阳具再度征服我前面的小穴,「噗嗤!」一声,阳具轻易地插入湿淋淋的小穴里面。

  而这次阿远果然发挥出职业级的水准,大鸡巴插入小穴之後,深浅配合着抽插小穴,让我小阴唇跟着他的鸡巴抽插而翻进翻出的,居然让我又连续丢了阴精三次,他都还金枪不倒,把我搞得欲仙欲死、哭天喊地的,甚至都无力再提笔写下去了……於是本系列就完了。读者若要怪罪,就只能怪阿远这个害人精呀!把我搞得太惨了!

【完】

上一篇:穿越乾坤 下一篇:师姐是回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