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的印尼工人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可恶的印尼工人

可恶的印尼工人

(1)

  最近因为太太生了一个宝宝,因工作的关系我们请了一位印尼女佣回来,她叫华弟,故事就是从这里发生了。

  我的名字叫阿力,30岁,小小营业员。太太叫小倩,32岁,人虽然个子不太高,但丰满的乳房就不时吸引住街上行人的目光了,特别是生完宝宝有人奶的时候。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晚上我们俩如常和印佣吃晚餐後,看了一回儿电视节目,太太已经说头重重的,回房就睡了,我亦不以为以,过不了多久我亦不经不觉的睡着了。

  「呀!」的一声,我一个激灵醒了,我发现我口和手脚都被反绑起来。

  我听到那是老婆从房间中叫起来,我心中已觉得不好了,我亦听了华弟的笑声和用不知道说什麽的印尼话和男子笑骂起来。

  「老公救我呀……」

  太太叫到我根本都叫不出声,心中都急起来了,出尽九牛二虎之力从客厅爬去房间的门边,门是关上的,我只从门内听到衣服被扯破的声音,老婆的哭声和印尼语的笑骂声。

  「不要呀……不要呀……不可以呀……不要碰那……华弟叫他们停手呀……噢……」「XYZZZ……XYZZZ……」印尼语(男声)「太太,你平时不是很高傲吗?常常说我做得不好,哈哈!现在我就找几个同乡来整治整治你。啊,不对,你看你不是很畅快吗?很享受是不是?我要慢慢玩你呢!嘻嘻嘻……」「XYOOX……XYXXX……」不知她对他们说些什麽,只听到「啪啪」声。

  「啪啪啪……呀!不要打我……救……呀!那里不要打呀……呀……」「太太,我要带先生进来喔!哈哈哈!」「不,不要……呀!」「XYXXX……」听到老婆开始呼吸急促,我的心真是万分着急,用头撞着门起来,但房内根本就听不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喔,先生你醒了?你可不要怪我,都怪太太不好。你进来吧!」她说着就这样拉我进房间了。

  一进了房间就看到三个黑黝黝的印尼男人围着我老婆在拍打,华弟还在我耳边跟我介绍道:「壮硕的叫阿痴,很矮的叫阿汉,很高的叫阿劲。」看着阿汉,的背部左右两边就是老婆的大腿,大大的被阿痴和阿劲左右分开成一个M型,他们手中都戴着黑色的手套,很大力的拍打左右乳房及阴部,「啪啪啪」很大力,我看到呆住了!

  华弟对我说:「他们戴的是订用的手套,每打一下都放出电喔!呵呵……」「呀……停手……不……不要了……呀……」在三个男人的打击下,老婆已经彻底迷离了,口中喃喃的不知说些什麽。

  当老婆正出乎我预料以为要晕倒的时候,不知是淫水还是尿水从老婆的阴道一阵一阵的涌来!说时迟那时快,阿汉亦不知从哪里找了一支大型假阳具,一下子插了进去,再穿上皮内裤使淫水涌不出来了。

  「太太,你可不要以为我会给你时间休息喔!OYXXOXX,ZZYDYD……」三个印尼男人脱掉他们身上的衣服,天呀!他们的阳具都很不同,阿汉的最小,只有四寸,但非常粗,像小孩的手臂粗,很黑很硬。阿劲的最长,少说都七寸了,但很软,软得像水管。阿痴的就最是奇怪,因为他入了珠!不是少少,整支也是,要不是知道他是人类,一定以为他是怪物了!

  房间即时充满着汗味及尿味……三个男人把他们的阳具都拍打在老婆脸上,已经分不清上面的是泪、汗还是阳水。

  「太太快含呀!要是不含下他们的阳具,我就对宝宝不利呀!」华弟说。

  老婆脸色绯红,嗅了嗅他们的阳具,强忍住泪水就含下去。

  「哈,太太,你知道吗?他们都一星期没洗澡了,是不是很有味道呢?」「嗯嗯嗯……嗯嗯嗯……」阿汉用手按住老婆的头,不停地快速抽插,阿劲亦都用老婆那34E的乳房帮他那七寸水管做乳交了。阿痴则走到华弟面前,把他的阳具插进她口里,华弟的手也揉弄着老婆下身的大型假阳具。眼前的景像真是太大的刺激,我看呆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阿汉直捅老婆喉咙深处,她上下两张口都被快速的抽插,身体彷佛被电击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像鱼儿一样摆动,现在感到空前的刺激,使得她的淫水湿得一塌糊涂,乳房亦因为阿劲的抽插玩弄,人奶横飞。

  「救命呀!老公!啊……呀呀呀……不行了……啊……」刺激直冲大脑,我知道老婆的高潮又来了,华弟立即把她的皮内裤脱掉,大型假阳具立即被涌出来的淫水激射开去,淫水及假阳具都落在离她一米多远的我面前。

  (2)

  「太太,你在你先生面前被这样整还来这样大的高潮喔!真淫啊你!」老婆已经半失去知觉只发出嗯哼的声响。

  看着老婆被别人凌辱时,我的心情竟然有一点兴奋起来,特别是看到老婆被他们整至潮吹时,我的阳具也开始硬了起来,和老婆一起至今已经是六年光景,还真的没有给她潮吹过,原来比看AV时更加刺激。

  他们四人根本就意犹未尽,过了一会儿,阿劲放弃了乳交,再移动到老婆的背部,两只手一边一只的抓着老婆的两只奶子,老婆的两只奶子就这样被他的手捏弄挑逗着;而他的大拇指还不断地拨动老婆那翘起的乳头,而老婆的乳头也慢慢流出人奶,转眼间阿痴和阿汉已经站在左右两边要求我老婆手淫,她说:「华弟,可以放过我们吗?我跟你说sorry吧……啊!不要……」左右两边的鸡巴根本就不想老婆多发一言,两人四手按着老婆的头,直捅老婆喉咙深处向里插。

  华弟亦不浪费任何凌辱我老婆的时间,她一边喝着乳房流出来的人奶,左右手还继续向我老婆的阴部及肛门进攻,她左手正用力反覆推拉着那三寸粗、八寸长的假阳具,右手亦玩弄着肛门。老婆一向都不给我弄得菊花,现在华弟就一只两只手指慢慢地捏弄,第一节、第二节……直到最後全支手指都插进菊花了还不停地挖弄着。

  「华弟,不……不要再挖……我的菊花了,啊……这样我真的受不了哦!」「XXXXXXXX。」华弟对着阿劲说完後,五个光脱脱的人位置一转,我知道戏肉来了,虽然眼前被奸的是老婆,但可能上春色网站太多,满满的淫妻慾望终於一发不可收拾。

  「你们在做什麽啊?哟!痛!」

  华弟给老婆打了几巴掌耳光。

  「阿鸡巴太长了……不要呀……」

  「啊!」

  原来阿劲正从下边把鸡巴慢慢地插进老婆的小穴,当插入一半时,突然一用力把大鸡巴整根没入了老婆的小穴中,老婆「啊」的大叫一声,我都吓了一跳。

  阿劲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在老婆的身体里抽插着。十下……二十下……三十下……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抽插,老婆亦放下了之前那强烈的反抗心理,可能她终於明白到今晚任何人都救不了自己。

  「不错喔!太太这样就乖了,你看还有两条鸡巴在等你喔!」阿汉从包包中再拿了些油涂上,不停地摩擦着鸡巴和老婆的菊花。

  随着「啪」的一声,老婆大声的叫道:「啊!好痛呀!」阿汉把他那异常粗壮的鸡巴就这样一插到肚门中了。

  「啊……啊……痛……啊啊……」

  阿汉用老汉推车招式把老婆的屁股高高翘了起来,屁股肉左右展开,对着菊花大大力的进出着。他还特意慢慢地改变角度,务求我可以清楚地看着他们在操我老婆,其实我好想问老婆:「你爽吗?」阿汉和阿劲非常有节奏地操着,一个出一个入,时快时慢的上下齐插着,阿劲的左手还不断地摸着阴蒂。

  华弟趁婆不注意时,她在老婆的阴蒂及穴口抹了催情药膏,不一会儿药效就发作了,老婆完全忘记了我在她面前,她现在正被三男一女凌辱奸淫,她已歇斯底里的上下扭动着,忘了屁眼跟阴道还插着粗长的印尼鸡巴,还主动地用口含吹着阿痴那根入了珠子的阳具。

  「唔……唔唔……」老婆努力地将阳具整条含着、吸着,每一下有节奏的插入,她就「唔……嗯……」加反白眼的回应着。

  「啊……操我……哦……好大……好深……」老婆用力地把下体压向两根鸡巴,彷佛生怕它们离开的样子。「啪啪啪……」淫水混合着汗水再加上强劲的活塞运动,我的鸡巴也再一次硬起来,华弟看到了向我笑着。

  「XXXXXXXXXXX……」华弟命令道,三个印尼男再次加快速度,「啪啪啪……啪啪啪……」老婆被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大声叫喊着:「啊……很爽……啊……求求你们饶了我好吗?」「啊……操烂我了……又来了……啊……」老婆「啊啊」地淫叫着,像条在砧板上扑腾的鱼一样活蹦乱跳挣扎着,阴道和肛门都在急促地律动收缩。

  终於三个印尼人都对着三个洞同时射精了!三个印尼人根本就好像牛一样,老婆的三个洞被轮流干着,不停折腾了两三个小时,老婆婆一次次的高潮。三个人都各射了好几次,老婆的阴部已经一片模糊,屁眼也合不拢的流着精液,老婆虚脱的躺在地上。

  华弟还笑嘻嘻的说:「爽吗?真过瘾!等我们先吃过早餐再找你喔!」说完就关门走出客厅去了。

 (3)

  老婆经过长达三小时的轮 奸後在地上睡着了,我很想过去安慰她,可是手脚都不能移动的我又如何办到呢!

  时间慢慢地过去,华弟和她那三个同乡亦在客厅里笑骂着,就像讨论着如何处置我们两公婆的样子。在这慢长的等待时,我亦细想未来要如何面对下去呢?

  约在半小时後,华弟和阿痴进来了,阿痴一手把老婆抱起,上身放在床边,屁股高高的对着我,就好像对我说:看吧,下一轮要开始了。

  「先生你来看,我要叫醒她了喔!」华弟说完,就用下身坐在老婆的面上,坐啊坐的左右动起来。

  老婆醒了,手脚乱动地反抗着,华弟立即用双手紧抱着她的头压向阴部,老婆发出「唔……唔唔……」的声响。我清楚地看到华弟的菊花在老婆的鼻尖上捏弄着,老婆的舌头亦同时在阴蒂上舔弄。

  「哦哦……太太你弄得我好爽呢!」华弟双手亦抹了催情药,抹在老婆的身上及满遍浪迹的阴部。在催情药的推动下,老婆的小穴就湿透了,她主动张开双腿,解开领口的扣子,让华弟摸得更方便,手更是伸在阿痴的异型阳具上。

  这次阿痴的阳具比之前更大更硬了,每颗珠子在鸡巴上跳动,青筋暴现,看上去和铁鎚不遑多让。虽然我的鸡巴是中规中矩的,够粗够长够硬,每次都能让老婆高潮,可是没有突出的特徵。老婆第一次被阿痴插入口中含着时并没有细细体会,现在握住在手中,那种感觉就算我是外人看来亦知道不言而喻。

  老婆的小穴已经湿透了,她流出的淫水好多,整张床边都湿透了,华弟已经把手指伸进她的小穴里面,先是一根两根,在几十下抽送後已四只手指齐插了。

  在门边的我鸡巴再一次硬了起来,虽然理智叫我心疼,但老婆的呻淫声不停地送入耳中直达脑袋,我已经控制不了,心中极期待接下来的性戏。

  我顶着帐篷,专心的看着,华弟见到了就跟阿痴说要他把老婆抱到我身前,华弟开始解开我的裤子,把我的肉棒含在口里。天呀!老实说,华弟的口交功夫真不错,九浅一深的吹着,我真怕忍不着要走火了。

  一会後,在我这大鸡巴抽插的同时,华弟小穴内涌出淫水正正淋在老婆的脸上,老婆竟然用力地压向华弟黑黑带着深红色的小穴,张大嘴喝着淫水。她同时亦把自己的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方便阿痴用舌头进攻着直肠及指插阴道。

  我从床侧的大镜子中看到反映着我们四人淫靡的影像,真的就像电影中那个叫人型蜈蚣的淫乱版!

  不到五分钟老婆就崩溃了,直肠和阴道胀满的感觉太刺激了,她努力地弓起臀部,让阿痴的舌头跟手指更深更紧密的插进去,手则紧紧地抱住华弟的屁股,舌伸进了华弟的淫穴,从喉咙里发出舒爽的淫声。

  在极度淫荡的小倩刺激下,阿痴终於忍耐不住,说了几声印尼话就把入珠的鸡巴压在菊花口。老婆虽然下身全是淫水,但因阿痴的鸡巴太粗,她必须左右扭动屁股才可以让他的龟头慢慢滑入菊花中。

  阿痴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他一边插一边说印尼话,华弟就知情地用英语覆述着:「太太,你太诱人了,太淫荡了!哦……太舒服了!」华弟含着我的肉棒,含混地说:「先生,你看你多老婆淫荡!」我都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只用力捅着她的喉咙。

  「啊……好舒服……啊……」老婆呻淫道:「我是淫妻……我是淫妻……啊啊啊……插……插深点……我要啊……不够深……给多些我……」这些淫语浪话经华弟覆述给阿痴听,极大地刺激了他的性慾,他更加疯狂地挺动臀部。很快老婆就承受不了了,穴内一阵猛烈的跳动,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整地都是淫水。

  「再来吧……我……还要……」老婆继续摆动着屁股道。

  华弟哈哈笑着,一手把我的鸡巴定住再把老婆移近我,老婆主动地把小穴对准我的鸡巴坐下去。小穴异常湿润,可能给阿劲和阿汉抽插过了,所以鸡巴一插就顶到子宫口,我明显地感觉到隔壁阿痴的珠子在转动着。

  我们两人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老婆的小穴和肛门里面进进出出,淫水被抽插得「噗哧」直响。阿痴像疯牛般的快速抽插,次次到底,跟我平时操老婆那种温柔的节奏完全不同。

  在我们不同的节奏下,老婆舒服得胡乱淫叫起来:「啊……爽……爽死……我了……」老婆左手支撑在地上,右手大力揉弄着自己乳房,乳液激喷在我的脸上及上身。华弟毫不浪费地舔着我的上身,吸着我的乳头,我亦立刻拿着老婆的乳房含在嘴里,我仔细地吸舔着从乳头喷射出的乳液,有一股扑鼻的骚味,十分可口。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我喜欢上了多人强 奸着小倩——我的老婆!

  我和阿痴把老婆夹在中间,两根硕大的大头肉棒不停插进她的骚穴和屁眼,她兴奋得快要飞起来了。

  我们猛插了二十分钟左右,两个都终於有点体力不支,於是改用研磨法,老婆的小穴舒服得一塌糊涂,那种刺激细密绵长,她完全爽疯了。

  老婆把我的头抱向她的双乳,用力压实,我用力咬住她的乳头,阿痴就一边磨着老婆的菊花,一边拍打她的屁股,任老婆主动的摆动套弄着。

  「嗯哼……嗯哼……啊……亲爱的……插我,来,狠狠地给我……我现在好爽……好舒服……」「哎哟……我……我来了!」我和阿痴都忍耐不住眼前的淫妇了,我们的马眼同时喷射出大量精液,直烫着她的子宫颈和直肠深处。老婆快晕过去了,全身在不停地颤抖,我们三人同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在玩弄我乳头的华弟亦同时用假阳具自慰到高潮了,我们四人就在地上爽晕过去休息了……当然我虽然累,但只是装睡,理智还是清醒的。在十分钟後我找到机会发出短讯求救。约二十分钟後门铃响起了,我们疯狂的一夜终於完结了,虽然我内心实在觉得很刺激,但深感不能长此下去吧!香港警察还真不错,很快就找到其余二人,把四人关进监牢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