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馆里的手段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圆小说  »  体操馆里的手段

体操馆里的手段


今天我请了假,进了体育馆,体育馆分了几间,有练排球,田径,篮球,举重的,我估摸着她不可能是练这些的,于是我就悄悄地躲进了体操间。

  「lucky !没有人!」我轻松地说道。

然后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把周围的布置记在了脑海,然后找到了一个古旧的放在角落的柜子,然后躲了进去。

开了一条缝,观察外面。

  天公助我,陈露果然是来练体操的,我在柜子里看着穿着紧身体操服的陈露,她确实是很诱惑人的。

胸部饱满尖挺,臀部微翘,长得也好看,绝对是宅男女神那种级别的。

不过我没有计较那么多,得想想怎么整她。

  这一观察就一连观察了3 天,我为了这事前后足足请了7 天病假。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习惯。

陈露几乎是最后一个走的,虽然她会和别人一起换衣服,但她习惯坐在凳子上,慢慢的换,而且一般对人都是挺平淡的。

  那么那把凳子就是下手的好目标了。

  还是老办法,提前潜入到了体操间,做好一切布置,随后驾轻就熟地躲会到了柜子里。

没有出意外,陈露来了,与往常一样的练习。

到了点后,陈露又施施然地坐在凳子上换起了衣服。

只是在换裤子的时候,她的脸忽然一僵,然后不自然地看了看周围一起练习的人。

然后恍然大悟一样,拿出了手机按了起来。

换了没观察她的以前,她拿出手机我估计就会逃跑,但我清楚她的性子,只是戏谑地看着她的动作。

「陈露,一起走吧,你怎还不把裤子换好啊?」旁边的女生们呼喊道。

  「没事,你,你们先走吧,我在发短信。

」「哦,那我们就走咯。

明天见。

  拜拜。

」「拜拜。

」待到人全部走完之后,陈露丢下手机,开始用手撑凳子,仿佛想推开什么。

看着她那别扭的样子,我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她一见有人来,又慌忙打算玩手机,结果一慌,手机一掉,掉得有点远,她只好自顾自的缕起了头发。

  我捡起了手机问道:「你在干嘛?」「嗯,没什么,在换衣服,你快走吧」「哦,那你手机不要啦?」「哦!哦!给我吧。

」说完往我手上伸来,而我一缩,顺利地躲开了她的手。

她眉毛一皱:「你干嘛!」「哟!不记得我了啊!找人对付我倒是很痛快啊!」「嗯?是……是你!!」 我摸了摸额头:「对啊!就是我了!被你打了一个月的人了!」「那……那你在这干嘛!还不读你的书去!」「读书?都放学了,小妞!」我拍了拍她的脸,稍微用了点力,打起来啪啪作响。

  「你,你要干什么!」她的脸被我拍打地泛红了起来。

  「你还不知道,你的境况么?」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什么?什么境况?你……是你往凳子上做的手脚?」她惊讶的大喊了起来。

  「也不是什么手脚,就是涂了点强力胶而已罢了。

」「你!」陈露升起而又恐惧地说到。

  「我也真不知道你啊!」我很无奈的说到:「不就是一点强力胶么?至于么?

  叫你刚才体操同学来帮你就是了啊!不叫也就算了!」我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你打个电话叫人来帮忙也行啊。

而你都不做,我是说你找死呢?还是说你傻?」听了这些,陈露惊地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我嘛!也知道为什么!你就是好面子!哈哈,不愿意出那些所谓的洋相!

  所以你才会这样!」我嘲讽道。

  「赶紧放开我!我叫人了!」陈露似乎恢复了点冷静,又开始了挣扎。

  「叫吧!叫来看看你这滑稽的模样!哈哈哈!」陈露浑身一哆嗦,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也随之消去。

他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好好整你!把你这洋相拍下来传出去!哈哈!」我肆无忌惮的大笑着。

  「不要,不要这么做!我,我可以给你钱,你放了我,放了我吧!」陈露凄厉的喊了起来。

  「瞎叫唤!闭嘴!」我走向体操间的大门,看了看门外,然后到拴上了大门,回来说道:「喊呐!把人喊来,就不是我叫过来的咯!」陈露果然低下了声音,念经似的一直说放过她。

  我没来由地一阵烦躁,现在怎么办?打一顿?没意思!拍几张照,走掉?没挑战!「哎哟!我自己伤什么脑筋。

问她自个儿就行了嘛!」我一怕脑袋,有些恍然大悟。

  「你还猜不到,我要对你干什么?嘿嘿嘿。

」我阴险地笑着,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不要!不要对我做那种事,我可以给你钱。

」陈露突然很慌张地大喊了起来。

  我一愣,便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放心,我下手很轻的。

」于是我动手把她套上的衬衫脱下来。

而陈露也不再去管那凳子的事了,专心致志的对抗我的进攻。

好吧,我承认,发起疯来的女人,如果你抱着不想伤到她的心思去对抗的话,结果绝对是失败。

所以呢,我很干脆的放弃进攻,转而去寻找一些东西。

  陈露见我放弃,感觉有些惊讶,盯着我的去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哈!」我忽然惊喜地叫了一声,转过身来。

而陈露见到我手中的东西,眼睛也瞪圆了。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体操室,干嘛会收藏有麻绳呢?虽然很惊奇,但是我还是很认真负责地利用了起来。

  接下的事就简单多了,虽然过程不容易,但还是将陈露的衣服脱了去,只留下了胸罩一个,手也被绑在凳子后边。

「唉……感觉不错吧?」我拿出我的手机「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

「哟!别说,拍起来还挺好看的啊!」我把手机对着陈露,给她看了看。

「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的!」陈露没有用嘴巴抢到手机,于是恶狠狠地诅咒了起来。

  「好嘛!还不服气!」我使劲给了陈露右脸一巴掌。

「啪!」响亮清脆在空荡的体操间里传荡。

  「不行,还得把裤子扒了!」我想了一会,开始行动起来。

  「不要!走开!走开!」陈露大叫起来,然后疯狂地用脚踢我。

我一用力,把她的裤子扯了下来。

然后指着她吼道「喊呐!怎么不继续喊!叫人来看看你这样子啊!」说完我揉了揉被踢疼的胸口。

靠,这死丫头劲儿还挺大!

  陈露不敢说话了,眼睛惊恐而又愤恨地看着我。

「看什么看!」我拿稳手机,继续拍了几张。

「还成!还成!」我看着相册啧啧自语。

  「哎!拍也拍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吧?」「放你走?现在放你走,我不是等着人来找我麻烦么?」「放心,我不会找人的。

你放我走就是了。

」我一连戏谑地看着陈露,这时候还算聪明了一点。

可惜呀,更不能发你走咯,以你的性格,这种照片只能压住你一时罢了。

威力不够。

我还是得拿到对我更有力点的把柄才行。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陈露在挪动身体时,那对饱满的胸部,在紧张的呼吸下,颤动着,显得十分养眼。

「长得真不赖。

」我说了一句,引起了陈露的注意,然后我蹲到她面前,伸出摸了摸她的脸。

而陈露很激烈地躲避着。

  「嘿!」我轻呼一声,左手手沿着她的脖子,滑向了她的胸口。

然后猛地抓住了她的左乳房。

「唔!手感不错啊!软软呼呼的。

」左手开始肆意发力,揉捏着陈露的乳房。

  「啊!不要!快住手!」陈露激动的叫了一句。

  「怕什么,又没人来看,难道你想被围观?」我伸出右手,双管齐下揉捏起她的乳房来。

唔,摸上去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只不过是以前没摸过,所以有一种兴奋的感觉罢了,其实和摸一块肉的感觉差不多。

我在心里暗暗地下了定义。

  「嗯……」似乎是不敢说话,又或者是对我的动作有了感觉,陈露轻轻地发出了一丝声音。

我一听感觉非常兴奋,又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和频率。

而陈露的反应也越来越明显。

这就是直接告诉我应该继续行动大的信号啊。

  我动手把陈露的胸罩推了上去,露出了两个浑圆,饱满的乳房,那两颗葡萄早已挺立起来。

「哟!你这奶子长得不错哦,看看!看看!这小葡萄还立起来了呢!」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捏住了陈露的奶头,不时地按来按去。

  「嗯……啊……嗯嗯……」陈露的反应也越来越明显,我愈加兴奋起来。

猛地拉了一下奶头又马上松开,这一拉和一回弹的感觉,终于让陈露「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咔嚓咔嚓」我秉着不拍白不拍的精神,抽空又多拍了几张。

  「东方或!我知道你!快把我放了!」陈露见我又拍了几张,而且这次可是没有胸罩的了,果不其然她显得十分惊恐。

而我依然没有正面搭话,反而问道:

  「舒服么?以前有过这感觉么?」回答我的是一阵沉默。

  「呵!不回答吗,不回答我可不知道要弄多久呢!」说完我又开始了对乳房的玩弄。

这次加了点技巧,比如捏奶头,抓住乳房一直晃等多种从岛国电影中学来的方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吓住了她,「嗯……嗯……以前自己弄过……没这感觉。

」我一听,马上感兴趣地问道:「那哪个舒服些?」「嗯……啊!嗯……没……没这个舒服。

」「嘿嘿,那好,那我今天做好人,让你舒服一回!」于是我低下头,凑近陈露的乳房:「嘿嘿,好好看看我是怎么吸你的奶子吧!」「不要……不……嗯……嗯……啊……嗯……」「怎么样?感觉很不错吧!」我中途问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吮吸,有时还咬了咬陈露的奶头。

  「嗯……嗯……啊!!」陈露闭上了眼睛,嘴唇抿在一起。

  「我在问你话呢!」我用力咬了一下陈露左边的玉峰。

  「啊!感……感觉好……你弄完了吧……放我走吧……嗯……」陈露喘着气说道。

  「还想着走!爽一爽再走吧!哈哈!」说完,我的手开始向她的内裤摸去。

  陈露一惊,「不要!快住手!」我哪里会管那么多,「别动!」我低吼了一句,右手隔着陈露粉红色的内裤摩擦着陈露的阴部。

  「啊……啊……」陈露如遭雷殛,腰子开始往前挺。

「这么敏感啊!不错!

  不错!」我笑呵呵地舔了舔她的奶头,然后拉开了她的内裤,由于内裤被黏在凳子上,我懒得取下来,干脆就向旁别拨开,然后我用一根手指沿着那条开裂的小缝,上下滑动着。

  「嗯!嗯!嗯!啊……」陈露的呻吟声也愈发连贯。

  「怎么样!舒服吧!哈哈,试试这个。

」我把内裤又放回原位,然后上下拉扯内裤,这招是在岛国大片上学来的,今天正好实践实践。

  「啊!啊……啊……嗯……嗯……别这样……嗯……啊」陈露的头左右摇摆着。

看起来这一招确实挺奏效的!「怎么样?舒服吧!」「嗯……啊……嗯……啊啊啊……舒服舒服……嗯……既然……既然舒服了……呼呼……放我走吧。

」「别急别急,只要爽够了就放你走!看着啊!」我拨开内裤,说起来陈露的阴毛不是很多,应该是正常数量吧,现在都被陈露的淫水濡湿了。

看起来十分迷乱「诺!湿了啊!你的水好多啊!真是个骚货啊!你闭着眼睛干嘛!赶紧给我看着!

  对!流了这么多水,你就是个骚货!」我分开她的阴户,粉红色地,透过淫水,淫靡的感觉铺面而来。

我找到了洞口上方的小阴蒂,用手指拨弄起来。

  「啊!啊!嗯……嗯……嗯……」陈露猛地呻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