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伦—与岳母的那些事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美伦—与岳母的那些事

美伦—与岳母的那些事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夏天,我独自坐在街头的长凳上欣赏着过往的美女,解解心中的寂寞。正在这时,手机响了,心中暗骂;谁没事撑的,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岳母美妙的声音,“阿刚呀,下午有时间吗,带我去一趟购物中心,昨天小娟给我买的一身衣服有一点不合适,今天去换一身?三轮摩托在家吗”?

  操,真不巧,正好一个朋友借走了。只好跟岳母说;“真不巧,朋友借走了,两轮的行吗”?

  “原来是这样啊,那怎么办呀,要不算了,我们坐车去吧”。我心想;靠,自己坐车去,又该说我不管他们了。我赶紧说到;“没事的,没问题的”。

  岳母喔了一声,“那……好吧,下午两点来接我们吧”,她把电话挂了。靠,点儿背,又睡不成觉了。

  其实我早就对岳母垂涎三尺了,别看她四十多岁的人,可是身材保持的绝佳,别人看见都问我;“那女的是谁啊,你大姐吗?给介绍认识一下。”

  每次我都美滋滋的说:“靠,别瞎说,那是我丈母娘,你小子找残废说一声。”

  岳母双峰亭亭玉立,臀部上翘,不过翘的是那样的好看。有一次,就那么一次,我一生难忘。

  那是去年的夏天,正好是周日,岳父过生日,晚上要在岳母家吃饭,由于是家庭聚会,所以我穿的比较简单,一件体恤,一条大短裤(对了,我夏天不爱穿内裤,因为怕热出汗会有味)。岳母在自己家当然穿的也很随便。那天,岳父和我老婆都上班了(他们休息周六),我吃完午饭就来到岳母家,那是个一室一厅不大的房子,岳母有睡午觉的习惯。我到那里以后,她刚躺下,看我来了也没起来,就说了一声;“桌子上有瓜子,自己看电视吧”。

  我说;“行了,您睡您的,别管我了”。自己到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会,岳母翻了一下身平躺在床上,衣服很薄贴在了身上,他那美丽的双峰呈现在我的眼前,双峰随着呼吸均匀地起伏着。靠,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情看电视啊,我注视着岳母的胸部,下体慢慢的充血,膨胀,眼看着短裤就支起了帐篷。由于沙发是转角的,我做到了离床不远的那边,为的更好的看着熟睡的岳母。我轻轻来到床边,然后坐下,由于是皮沙发,身上又有汗,起来,坐下的时候都会发出“呲拉”的声音,当我坐下的时候,岳母突然又翻身,侧躺着将头冲了我这边,我吓了一跳,还好岳母没有醒。

  我看着岳母睡觉的样子,丰满的臀部勾画出的曲线,与腰部形成了婀娜的起伏,看着看着,我忽然想摸一下她的丰臀。现在的下身更硬了,我自己隔着短裤套弄着,闭着眼睛意淫着岳母。从来没有离她这样近这样仔细的端详她,岳母樱嘴微张、洁牙如玉、柳叶弯眉,肌肤平展(但是缺少了一些细腻)。将身体靠近她,可以闻到她身上发出的女人所特有的味道,不过这是一位成熟女人的,我的岳母所特有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我的血脉,使我的欲火更加膨胀,身心极度的渴望,有一种让我紧紧抱住她、深入她、得到她的欲望充实着我的各个器官。身体离岳母更近了,我压低身体,将头靠近她、再靠近、再靠近,我真想一头扎在她的怀里,来感受她双乳的柔软与温暖。这时由于离岳母很近,觉得她的呼吸有一些急促,脸颊有一些绯红,这一红不要紧,更增添了几分姿色,她真是一个美人坯子,怪不得我老婆是那样的漂亮,漂亮的叫有些女人都会嫉妒。

  正仔细的看着、想着,突然岳母叹了一口气,着实吓了我一跳,还好她没有醒,我将身体靠在沙发背上,继续套弄着我的小弟弟,仔细欣赏着岳母。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打开房门的声音,好象是有人回来了,赶紧收拾一下。可是小弟弟哪肯罢休,还是那样高高的耸立,犹如傲气的雄鹰站在那里,赶紧又回到了原来坐的位置,为了不被别人发现我的下身,赶紧翘起了二郎腿。

  这时岳父已来到卧室门外,看我在看电视,问了一声:“你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要起身回答,可突然又将身体沉了下去,怎么能让老头子看见我这副样子,那不就全完了,只好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喔,来了一会了。”

  岳父也没说什么,把包放在了一边就去卫生间洗脸了。这时岳母已经起身正在穿拖鞋,我赶紧笑嘻嘻地对她说:“您醒了,怎么不睡了?”

  这时,只见她双眸中充满了渴望与期待,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责备,双颊绯红、好像已经红到了脖子,嘴角上挑,纲要说话我就开口了:“您怎么了,是不是太热了?用不用打开空调凉快一下?”

  岳母说:“没事,就是太热了。”然后就去了厕所。

  在她走过我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她看我的眼神是那样的富有情意和缠绵,好像一位少女只有在激情荡漾时才有的那种对爱人的怜惜,真是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我当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否则我就不属于人类了)。岳母起来不久,太阳就懒洋洋的挂在西边,夏天的太阳西晒把卧室和客厅以及厨房烤得火热,大家都快要透不过气来了。我打开卧室的空调,不一会卧室就凉快了许多。

  岳母开始准备给岳父过生日的晚饭,她一个人在厨房忙碌着,因为开着煤气再加上太阳西晒,所以不一会功夫,她宽大的上衣就被汗水浸湿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特别想看着岳母,想跟她在一起待着,尤其是看到她那种异样的眼神之后,这种想法就更加强烈了。来到厨房看岳母一个人忙碌着,就来到她的身后问她:“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待着也没事干。”

  因为岳母正在干活,所以她也没有回头,一边切菜一边说:“好啊,我这里正好缺一个帮手,你来吧。”我当然很高兴了,不是愿意干活,而是就想跟着她、看着她。

  “你帮我先洗洗菜什么的,然后看有什么就随便干一点吧。”她还是一边切菜一边跟我说的。

  “好的。”我很高兴的答应了。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在厨房里干得津津有味。我一边洗菜,一边看着岳母的背影,我忽然发觉到由于汗水已经浸湿了岳母的外衣,所以她的后背与衣服粘在了一起,上面没有胸罩的痕迹,可以看出岳母的皮肤还是很光滑的。我看得忘记了手里的工作,下身也有一点蠢蠢欲动。这时忽然听到岳母的声音“阿刚,你干什么呢,菜洗好了没有?”虽然是质问,但是听得出岳母的语气是柔和的。

  “喔,没什么马上就好。”由于慌乱,在把菜拿到岳母旁边案板上的时候,有一根胡萝卜掉到了岳母身后的地上,赶紧弯腰去捡,这下可好,我的右半边脸碰到了岳母那特别富有弹性的臀部,啊…真是太舒服了,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热血沸腾的感觉(除了跟老婆做爱)。就在我的脸碰到岳母臀部的同时,我听到岳母切菜的声音断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正常。捡起胡萝卜“嘿嘿笑了一声”赶紧把它洗干净放在了案板上。

  “都洗完了吗?洗完了就去休息一会吧,这里太热,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岳母道。

  我哪里肯离开啊,就回答到:“没事,待着也没事干,在这里还能帮您干一点灵活。”

  岳母做饭的手艺一流,谁都说她做饭好吃,以至于我老婆在上学时,她的同学经常到岳母家来蹭饭吃(老婆告诉我的,不过这一点我们结婚以后我就体会到了)。岳母炒菜时我就站在她的后面,探着头看她炒菜,可能是想学一点手艺,于是身体离岳母的身体越来越近。岳母身体上发出的气味渐渐的遮盖住了菜的香味,那是一个成熟女人身上的味道里面夹杂着汗味,这种味道直接刺激着我的荷尔蒙。

  这时岳母说:“怎么,想学学?”

  “当然了,您饭做得这样好吃,我想学学,以后给小娟(我老婆)做饭吃。”我笑着回答。

  “好吧,你就看着吧。”就这样,岳母尽量把动作放慢一点好让我看得更清楚。我在后面看着,可是她身上的气味好像越来越重了,我的下身慢慢的肿胀起来,由于离岳母很近,所以渐渐的就顶到了岳母的臀部。

  我岳父下班以后有一个习惯,就是到旁边楼的邻居家去下棋,直到岳母打电话叫他回来吃饭,他才会回来,小娟下班较晚现在还没有回来,现在就我和岳母两个人在家,所以这天发生的事情,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继续上回说到,我的下身顶到了岳母的臀部,我感觉不好,赶紧把屁股往后挪开一点,可是已经晚了,岳母已经感觉到了身体这突然的接触,他的血液在身体里面加速了流动,充实着大脑,激发了她的荷尔蒙,以至于面色绯红,连耳朵都红了一半,胸脯起伏的非常明显,这一切也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这时岳母说:“啊刚,你看,这道菜应该这样炒。”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动作放慢,好让我看得更清楚一些。听她这样说了,我只好离她更近一些,刚一靠近她,下身就又碰到了她的臀部,怕岳母反感,只好又往后站了一点。这时岳母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姜不愧是老的辣,看我这样,岳母将身体往我这边靠了过来,这下完了,我没有地方躲了,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心里想着“只能听天由命了,是死是活就随他去吧。”这时岳母的臀部已经完全的与我的下身接触,看我站着没动,岳母说:“啊刚,你看,这道菜炒到现在这种火候就要放醋了。”

  我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自己的下身之上,所以根本就没有听见岳母说了什么,只是看岳母拿了酱油倒了一点在锅里。我的下身不安分的在大短裤里跳动着(前面说过夏天我是根本不穿内裤的),享受着那丰满的、富有弹性的岳母的臀部,这时岳母也感觉到了臀部我下身的跳动,那感觉使岳母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身体燥热、全身的血管扩张,致使她面带红晕、胸部坚挺、下颚微抬、樱嘴微张、舌尖抵住上颌骨,将臀部使劲往后,使臀部紧紧的靠在了我的下身之上,并且不停的、有节奏的做着左右运动。我哪敢怠慢,短裤的一边早已退到大腿根部,粗大的下身迎合着岳母的臀部,随着她的动作活动着我的腰,由于是与陌生女人(与老婆之外的)身体的接触,所以我很快就到达了高潮,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下体之上,滚烫的精液像喷泉一样从我的下体奋勇而出,粘忽忽的弄到岳母的裤子上湿了一大片。

  男人射精以后胆子就会变小,这时我知道自己做了错事,虽然都是处于生理机能的需要、虽然都满足了自己对性的需求,但是这个女人终究是我的岳母,想到这一点我有一些害怕,怕岳母会怪罪我,怕岳母会……总之当时的思想非常复杂,我忐忑不安的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面,注视着岳母的一举一动。

  岳母还是用那富有勾魂般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是男人们无法抗拒的,一看到这种眼神就会心潮澎湃。然后从卧室的衣柜里面找了一条裤子,到卫生间去换了,在她经过我面前的时候,娇滴滴的,红着脸说了一句:“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只是默默的还以一笑,再没有说什么。

  晚饭的时候照常做在了岳母的左手边,岳父坐在岳母的右手边,我老婆面对岳母坐着,这是多年形成的习惯,如果我们今后有了小孩,小孩就会坐在我跟我老婆的中间,闲话少说了,还是说我和我的岳母吧。岳母换完裤子从卫生间出来以后,就进入厨房继续收拾晚饭,我则去了卫生间小便,在卫生间里看到,岳母已经把粘有我精液的裤子用水泡上了,当时我想何不试探试探岳母的想法,看看她的反映。我小便完后,来到厨房站在岳母的身边,用岳母可以听见的声音说:“用不用我帮您把裤子洗了啊”?

  岳母没有抬头说:“你还想做什么?不用了,我自己洗就行了,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那好吧”我小声的回答。我跟岳母说话的同时,一直都注视着岳母的脸,虽然她没有抬头,但是我还是看到岳母是带着很自然的微笑,面颊又泛起了红晕,眼睛不停的在眨。

  “那您忙吧,我不陪您了”我说了一句就去客厅了。我很清楚的感觉到岳母没有一丝怪罪的意思,心里暗自高兴着。老婆已经下班回来了,岳父也被岳母打电话叫了回来,我们各自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吃饭了。

  还是我先说话:“今天是我爸的生日,我们一起为你庆祝,祝您生日快乐”,大家一起举杯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就坐下了。

  我继续说到:“爸,这些菜都是我妈精心为您准备的,她可忙活了以下午啊,”

  说这话的同时我偷偷看了岳母一眼,我看到悦目的眼神中充满了喜悦的责备,可在我看来还是那样的富有情意和缠绵,我冲着岳母嬉皮笑脸的笑了一声:“嘿嘿,爸您赶紧吃吧”。

  老婆在一边说到:“你今天怎么了,嬉皮笑脸的?赶紧吃饭吧。”

  老婆哪里知道这其中发生的事情。还是像平时一样大家吃饭聊天,谈谈琐碎的事情,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碰我的腿,仔细感觉着,应该是一双脚,难道是……我装作不小心把筷子掉到了地上,然后弯腰去捡,果不其然,跟我想的没有区别,就是岳母的脚,没穿袜子。因为她翘着二郎腿,那只用来勾引我的脚还在离我的腿不远的地方耷拉着,把筷子拣起来看了岳母一眼,岳母低着头吃饭,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换了一双筷子继续吃饭,没有两分钟,我又感觉到了那双脚对我的刺激,我知道是谁,但是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吃饭,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岳母,岳母也用同样的方法看着我,这时,桌子下面的那只脚,光光的没有穿袜子的脚,越来越往上,快要到了我的大腿根部,我快要吃不下饭了,这个时候我哪里还有心情吃饭,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只对我进行温柔挑逗的脚上还有我的下身。正陶醉在这刺激之中的时候,岳父说,:“这菜的味道不对啊,怎么回事?”岳母停止了桌子底下的动作,夹了一些放到嘴里,看她那表情就知道菜的味道肯定不对,我也夹了一些放到嘴里,是不对,突然想起来,刚才岳母把酱油当作醋放到了锅里,心中一阵好笑,岳母啊岳母,看你怎么说。

  岳母倒好,不紧不慢的说道:“人有失手,马有乱蹄,谁没有出错的时候,是不是阿刚?”嘿,全给我了。就在岳母问我到时候,桌子下面的那只脚碰了我一下,我看到岳母的眼睛中充满了一种温柔的责备。

  我连忙说道:“对啊,对啊,谁没有出错的时候,再说了,现在的酱油和醋的颜色又差不多,我就经常搞错了,不信您问小娟?我对着岳父说道。

  老婆看着我嬉皮笑脸的说道:”得得得,别提你那些光荣史了,你还好意思。“”嘿嘿……“一阵傻笑打破了僵局。

  晚饭过后,我帮着岳母刷碗,这是我在岳母家的工作,干活。哈哈,就不说这些了。我和岳母在厨房里面忙活着,突然岳母跟我说一句话,我差一点没坐到地上。

  岳母说:”你的那里还挺大,“我当时就傻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是一位成熟女人对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的挑逗吗?岳母看着我的表情,差一点没笑出来,她也有一些脸红。

  继续说道:”下午,我睡觉的时候你干什么来的?“”我……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小声问道。

  ”我开始是睡着了,可是被你吵醒了,我没有说话,想看看你干什么,没想到你……亏你做得出来,我可是你的岳母啊,你小子是怎么想的,跟我说说。“这下可好,事情败露,怎么说呢,虽然没有什么难解释的,可正如岳母所说,她是我的岳母啊,一时间没有了词,哑口无言,把个小脸憋得通红。

  岳母看状把脸凑到我的脸旁,对着我的耳朵根小声说道:”怎么想的就怎样说,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她对着我这一说话不要紧,立刻激起了我的性欲,姜不愧是老的辣,知道怎样挑逗男人,岳父一定饱受岳母的温柔,不知道她们做爱时岳父是怎样的感受,怀抱这样一位美人一定刺激无比,这样想着,下身也没有闲着,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给唤醒了,它慢慢的起身抬头,又支起一个大大的帐篷。岳母好像看到了,转过身继续刷碗。

  我也学着岳母刚才的样子,大着胆子,抱着死亡的态度对着岳母的耳朵根轻轻说道:”妈,您真美,我非常喜欢跟您在一起。“这下可给我岳母美坏了,虽然嘴上没说,可是我可以看到,她的脸颊泛起了少女的春波。”喔,这样啊?以后有时间我们好好聊聊,你先去吧。“”好的“,就这样,岳母把我支走了。她不愧是过来人,知道怎样拿捏男人的心理,你越是着急,她越是拿着这样一股劲,让你朝思暮想,心旷神怡……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的脑海里经常出现岳母的身影,他说的话、她的每一个表情我都历历在目,经常幻想着抱着美丽的岳母,感受着她成熟的体香,抚摸着她老而不衰的肌肤……由于时间渐渐的拉长,这种感觉也渐渐的淡化了。

  直到今天,岳母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带她出去,我又想起了那天的事情,想起了曾经让我热血澎湃的岳母。赶紧给我的一个哥们打电话,问问他的车在不在家,这大热天的,有辆汽车总比骑破摩托强,不为岳母考虑也得为自己考虑啊。

  ”王涛,你的车在家吗?我想用一下?“”对不起,哥们,真不巧,刚出去,还没有一分钟呢,送一点货。“”得得得,你丫不愿意借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还求着你了。“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们是从小长大的哥们,属于无话不说的那种,没有什么隐私,那天和我岳母的事情我也告诉他了,他还说我整个一个猪八戒挑媳妇,最后连丈母娘都要了,他还说以后有机会可以给我和我岳母创造机会,我当时还说他”你能有什么好主意,从小到大都是我替你出主意想办法,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王涛接着问道:”有什么事啊,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哦,我岳母说要出去一趟购物中心,问我有没有车,反正你的也没在,我再想办法吧。“刚要挂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王涛阴损的坏笑,我可以听得出来他说话的语气,这次绝对又没憋什么好屁,”哥们,机会来了,我给你想办法,你告诉我几点用车,保证不会耽误你。“我不解的问到:”怎么了,什么机会?“”你就别管了,到时绝对让你满意,快告诉我几点用车,我给你想办法。“王涛着急的说道。

  ”下午2点。“”行了,放心吧,下午1点40到你们家,然后咱们一起接你岳母去,就这么定了,在家等着我。“还没等我说话,王涛就把电话挂了。心想,嘿嘿!你小子没什么好点子,看样子也只能这样了,就听天由命吧,看看下午王涛怎么安排吧。

  下午王涛按着约定的时间,在我家前按响了汽车喇叭,心想,这小子还真准时。穿了一条大短裤和一件体恤出了门看到王涛的那辆破夏利停在路边上,由于天热,快走几步来到车前发现副驾驶的位置上摆放了很多东西,在拉开车后门一看,好吗!哪里还有坐的地方,关上车门。这时王涛也下车了,”怎么了哥们,上车啊。“”你这破车还有地方吗?“”怎么没有啊,后面不是有一点地方吗。“”那能坐人么,我丈母娘坐哪里啊?“”这你就不懂了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快点上车。“王涛开着空调,车子里面还是比较凉快的。来到岳母家楼下,我让王涛在楼下等着自己上楼去叫岳母下来。和岳母一前一后来到车前,岳母打开车门看到这种情况当时就说:”这行吗,能坐人吗?“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没办法了,摩托车也被借走了,再说开摩托车多热啊,他这车里面有空调会好些的。本来他有事要先送货,后来听说您要去购物中心正好顺路。“王涛很有礼貌地冲我岳母打招呼到:”阿姨您好,我正好顺路,顺便带您一段。“岳母点头一笑,还是那样的楚楚动人。

  我说到:”您就先上车吧,我打车在后面跟着。“岳母用犹豫的眼神看着我说:”合适吗?再说这……“岳母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把视线移动到车子里面那塞得满满的货物上。

  还是王涛鬼点子多:”阿姨,我觉得两个人挤挤应该可以坐下,再说我们是哥们,哥们自己有车不让坐,怎么好意思让朋友自己打车跟着呢,让别人知道了该骂我不够朋友了。“他说完冲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继续说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外面这么热,他车里开着空调呢比较凉快,我们就按他说的两个人挤着坐应该可以的。“正在这时阿娟出现在我们身后,”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我吓了一跳,回头看是阿娟就问道:”你怎么回来了?“阿娟说:”谁知道今天我们头吃什么药了,说下午没事,让我们几个先回家了。我说你们干什么呢?“我把事情的缘由告诉给阿娟,本来以为阿娟会让我们打车去,可没想到阿娟的话出乎我的意料。阿娟来到岳母的身边说:”妈,王涛这个人不错(阿娟说话的时候还冲王涛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们常在一起的,人家抽时间给您送过去挺不容易的,您就将就一点跟阿刚挤挤,有40分钟也就到了。“呵呵,我在一旁听着可美坏了,心想”阿娟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劝说岳母呢,这下可好,有门“。因为平时在家里,阿娟是娇生惯养,岳父岳母都听她的。

  岳母看着那堆货说:”可是这怎么坐啊?“阿娟来到车旁看着车里那堆得满满的,大大小小的纸箱纸盒说:”也是够乱的,我说王涛,你怎么也不收拾收拾啊,这怎么坐人啊?“没想到王涛还挺会解释:”这不是着急吗,这我还少装了几样货呢。今天本来说送三家的,这不,取消了一家吗,少装一家的货能腾出这些地方就不错了。“心想”这小子滑头滑脑,竞这些歪歪点子,真不愧为猴二(他的外号)“。

  阿娟直起身跟岳母说:”妈,就这样吧,人家还有事呢,你们就赶紧吧,别耽误人家的时间了。“”可这怎么坐啊?“岳母问到。

  阿娟的话让岳母和我都吃了一惊:”您就座在阿刚的腿上,让他忍着点,谁让您是他的岳母呢。“我心想”不会吧,阿娟是不是疯掉了?哪有让自己妈妈坐在自己老公腿上的“。这时只看到王涛在一旁偷偷地傻笑,知道他就没憋好屁。也没想到他会想到这样一种方法,即让别人说不出什么又能让我和岳母又能成全了我。

  岳母有些脸红,忙说到:”那哪行啊,让别人知道了笑话。“”我都不说什么他们管的着吗。得了,就这么决定了,阿刚你先上车。“我瞪着眼睛坐在了车里唯一一块没有东西的座位上,然后阿娟就把岳母硬塞在了我的大腿上,关上车门对着王涛说:”路上慢一点,别让你那些破东西掉下来砸到我妈,否则我跟你没完。“听口气象是命令,可阿娟讲话的时候还是带着微笑。其实阿娟还是一个比较懂事理的女孩,虽说娇生惯养,可在外人眼里还是比较知书达礼的,当着别人的面还是会给足我那个大男子主义的面子的。

  王涛嬉皮笑脸道:”得了我的姑奶奶,我可不敢,真有状况,你不找我阿刚也要找我麻烦的,你就放心吧。

  车子慢慢的起动了,岳母今天穿了一条针织的连衣裙,把个身体的曲线衬托得非常明显。再加上刚刚从外面上车身上还出着微汗。岳母坐在我的大腿上能感觉到她也有些不自在,毕竟我是她的姑爷。虽说车里开着空调,但这些可能是她不觉得凉快的原因,所以他一直用一本身旁纸箱上的杂志给自己扇风。这样一来她身体的汗香,这种成熟女人身体散发出的气息夹杂在空气之中向我扑面而来,这种气息可以让一个成熟男人兴奋而窒息,更何况她离我这样近而且还坐在我的腿上,可以说是躺在我的怀里。

  岳母透过车窗看着外面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地面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一闪而过的建筑物。我在后面看着她略带为红的面颊发呆,一屡发丝夹在耳朵根部随着我兴奋地呼吸在脖颈里来回飘动,不知道岳母能否感觉到我呼吸的变化,因为她就靠在我的怀里离我那样近。忽然车子一颠,我下意识地抱住了岳母软软的身体,岳母的头顶到车顶发出一小声惊叹“哎呀”。

  王涛赶紧解释道:“不好意思,路上有一个坑没看见,这市政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

  我没好气的说他:“你行了吧,自己开车不看路还怪别人。”

  岳母把脸转向侧面用极小的声音说道:“你的手。”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还一直抱着岳母的小腹部,小臂可以感受到胸罩杯的分量,沉甸甸的还很有弹性,是没有垫片的那种。赶紧把手挪开放到座位上,谁说有些舍不得。我看到岳母的面颊更红了。王涛车里纸箱上的杂志散落在车厢内几本,有两本还掉到了岳母的腿上。岳母弯腰抅捡车厢内的杂志放回到纸箱上面,然后低着头翻看掉在腿上的杂志。我感到岳母的呼吸微妙的产生了变化,软软的臀部不规则的收缩和晃动。抬头看到王涛正通过车厢内的后视镜冲着我傻笑,我也还以一笑。

  这时王涛说:“阿姨,我们走一条近路吧,可以快一点到购物中心,不过这条路还没有修好有一点颠,您看行吗?”

  我可以感到岳母先是一惊,然后抬头说:“好的,反正你是司机,对路线比较熟悉,你说怎么走就怎么走吧。”这时岳母的心情好像有些好转,把手里的杂志合上放到了旁边的纸箱上面。我斜眼一看,好吗,原来是美国的花花公子,心想“这个臭小子,居然在车里放这样的书,怪不得岳母她……看到了封面上裸露美女那让人喷血的性感躯体,再加上岳母在我的身上随着车子摆动,就觉得血流加速,心潮澎湃,下体充血,它在慢慢地膨胀、胀大、跳动,直至顶到了岳母大腿根部那最敏感的花蕾。因为没穿内裤,所以隔着几层薄布可以感到它的温暖。这越发冲动着我的头脑、冲动着我的意识、冲动着我的下体,使我的下体变得刚强、粗壮、有力。这时王涛把车子拐向了那条还没有完全铺好的马路上,这条路的两旁是正在兴建的全市最大的住宅区。车子在路上颠簸着,我的下体在岳母的花蕾上面隔着薄薄的衣服摩擦着。岳母抬起了下额,嘴唇微微张开,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舌尖,胸脯起伏着。她的臀部随着车子在我的大腿上颠簸着、那花蕾在我的下体上前后摩擦着。

  我感觉到有些燥热,快感一阵阵充实着我整个身体。岳母来回移动,蹭的我那大短裤的裤腿卷屈在大腿根处,睾丸好象已经感到小凉风的吹拂。忽然路一颠蹬,我双腿一扭动粗大的下体一下没了束缚猛的弹了起来,明显还是从短裤和大腿中的缝隙出来的,正在不知如何是好,岳母的身子也颠到后面,丝质连衣裙的下摆也扬了起来,光滑富有弹性的臀部,正坐在我的下体上面,这时岳母侧过头羞涩的看了我一眼。她的身子不安的扭动一下,可以感觉到她的大腿很热。岳母的短裤好象很薄,再加上我兴奋半天下体早分泌出许多黏液,黏液蹭在岳母的短裤上再加上岳母的短裤又薄又软,我的下体清晰的感觉一个温暖的凹缝处。

  岳母的双腿明显感到了这种变化吧,下意识的夹紧,我的下体一下被温暖包围了,车在颠,我的下体也在岳母的花蕾上摩擦,岳母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我感到岳母的短裤越来越湿滑,花蕾里面分泌出许多黏液,她的蕾丝内裤已经湿透了,好像还有一些黏液流到我的腿上。她头往后仰,头发和我的脸也已经挨在一起。岳母的臀部在轻微的扭动好象是在用自己的花蕾研磨我的整个下体。车又一颠,我的阴茎头一下就裹着岳母的短裤进入一个温暖的洞中,我意识到我的下体是进入岳母的体内了,岳母的嘴一下张开,下颌上仰,双目微闭鼻翼翕张。随着车子的颠簸,阴茎头隔着岳母的短裤越进越深,岳母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正在我感受着快感的时候,突然岳母说了一声:”能停车吗?“王涛把车子停下了,岳母红着脸略带埋怨的看了我一眼,我以为岳母生气了有些忐忑不安。

  岳母说:”我看到旁边有一个卫生间,想去一下。“我把短裤整理好等着岳母,岳母很快回到车上,她主动把裙摆撩起在身后然后坐在我的大腿上,她在我腿上一挪动我裸露的大腿忽然感到毛毛蹭在我的大腿上,毛丛丛的中间还有些肉头、湿滑,岳母原来把短裤给脱了,我的下体一下就竖了起来,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啊。

  王涛继续将车子启动开上了这条颠簸之路。心想”这小子真会找地方,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岳母将两腿分开的很大好让整个下身与我的下体全面接触。这时可以完全感受她的下体带给我的刺激,很烫、很软,很多汁液都粘到了我的阴毛上。我大着胆子试探着将手放到了岳母的大腿上,这是我第一次感受一个成熟女人的大腿。岳母大腿的皮肤很光滑,摸上去感觉不到粗糙,看到岳母没有反感反而将自己的手放到我的手上,我便对此举,以及过后要经历的事情加大了信心。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用力抓着岳母的大腿,我用力岳母也用力,我慢慢地沿着大腿内侧将手滑向岳母的私处,在她充满淫水的花蕾旁边摸索着、抚弄着,还时常揪一揪她稀疏的阴毛。这时岳母的呼吸变得急促,臀部用力下压并后翘,让我的阴茎头部包裹在两片大阴唇之中,我可以感到她下身的温度比室外的温度还要高。这更加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使我的血流加速,我用力在岳母的阴蒂上抚摸着。随着车子再一次颠簸,随着岳母的一声闷哼,我的整根阴茎完完全全没入岳母的下身。岳母的身体僵直,随后就完全瘫软在我的身上。岳母紧咬双唇下身使劲耸动,猛的岳母阴道壁一阵紧绷,好象是要把我的下体攥细,岳母的子宫头使劲研磨我的阴茎头,我只感到一股股热浪喷淋我的阴茎头,我快感连连……将精液全部射入岳母的子宫深处。

  俗话说得好”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十次“,这一次才只是我们地下情的开始。岳母瘫软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喘着粗气,这时我的下身还与岳母的嫩穴紧紧结合在一起。我从车子里的反光镜看到王涛那淫溅的笑脸就知道,刚才的一切被他尽收眼底,但愿这个家伙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老婆小娟,否则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男人射精以后就变得胆子小了,就像一只小猫见到可怕的猎犬一样胆小如鼠,此时我激动的心情慢慢平和下来,回想着刚才那激动的时刻。随着车子颠簸着驶出这段激情之路。终于到地方了,我还沉浸在刚才激情的快感之中。两个人的身体都出了不少汗,夹杂着荷尔蒙的汗味散发的满车都是。不知道汪涛那家伙是不是也闻到了。

  王涛透过镜子淫笑着说:”阿姨,到地方了,我还有东西要送就不能等您了,到时您打车回去吧?“岳母好像被这一句话突然的惊醒,连忙回答说:”哦……哦,到了?“我心话说”你问谁呢?肯定还在想刚才的事情,嘿嘿。“岳母面带微笑说:”哦,今天真够麻烦你的,耽误你那么多时间,记得下次跟小刚到阿姨家去玩呀。“王涛很痛快的回答了一声:”好的,我一定去。“我心想”你小子没憋好屁,呵呵。“岳母打开车门从我的腿上坐了起来,她坐起来的同时我那坚挺的还没有完全软却的阴茎,带着精液和岳母的淫水滑出她窄小的阴道,把我的短裤弄得一团糟。岳母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朵根,整个脸跟个大蜜桃似的,真想上去咬一口。还好我的大体恤够长,可以遮挡住下底部位,不然我就糗大了。拿了岳母准备去换的裙子下了车,随手关上门来到前门趴在车窗上向王涛使了一个眼色,王涛心领神会的笑了一下说:”阿姨,我走了。“夏天在商场里是很舒服的,有空调还有免费的水喝。就是逛商场的人很多,但是美女也多,我的眼睛都快用不过来了。突然我被一句责备声惊醒,岳母扯着我的大体恤说:”阿刚,怎么小娟没有她们漂亮吗?还有……“我滑稽的吐了一下舌头”嘿嘿“傻笑着,装作委屈的样子。

  ”快到了,这边“岳母一边说一边在前面带路。来到一个摊位,岳母拿不合适的衣服跟摊主说要换一身,摊主说拿来看看,岳母把衣服拿给人家……我觉得没有事情做就四处看看,正好后面不远处有一排椅子,就过去坐在那里看着岳母她们。这是我第一次陪岳母出来,应该说第一次单独跟岳母出来逛商场,以前都有小娟陪着。本来就不喜欢逛商场的我此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与其不知所措,还不如在这里等。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岳母的背影,看她匀称的身材,举手投足之间怎么看都不像将近50的人,顶多是一个30多岁的少妇。嗯,我喜欢少妇,喜欢少妇的成熟,一种很女人味的成熟。

  想到这些就觉得带劲,想到刚才在车上就觉得幸福,因为从那一刻起我的内心深处对岳母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一种要好好去爱的感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