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奸二女儿爱丽丝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诱奸二女儿爱丽丝

诱奸二女儿爱丽丝


首先我得再自我介绍,我名强利,是一位四十三岁的健康、也算得上相当英伟的男人,已婚,有两位漂亮女儿。

  这里记述的事,发生在三年前(一九九六年),当时大女儿十九岁,小女儿十五岁,我那时刚四十岁。

  大女儿雪兰身高五尺五寸,体重一百廿三磅,三围是34B.24.35,棕发、眼球浅褐,甜美动人,但不艳丽,酷似她妈妈年轻时模样。

  一九九六年六月,她已有孕两月。

  (只有我一人知道我是这婴儿的父亲。

  小女儿爱丽丝身高五尺三寸,一百一十六磅,三围是32B.23.34,金发、碧眼,十分美艳,当然这也许是我太喜爱她而生的偏见。

  六月十六日星期日,那天,我决定要察看爱丽丝的身体,看她是不是如我的推测,仍是处子之身。

  自从知道雪兰怀孕,我便开始观察并秘密记录爱丽丝的经期。

  我知道这天是她月经过後的第二天。

  今晚我要用与我在两月前复活节时迷昏雪兰的同样方法,让爱丽丝沉睡。

  爱丽丝睡前习惯的爱喝一杯我为她调制的热巧克力。

  这次我将迷丨药混置其中,她喝尽後便道晚安就寝。

  我等到太太和雪兰都已熟睡後,便轻步进入爱丽丝的卧室。

  她室中有小夜光灯,一切都可看得相当清楚,而我也特地带了手电筒来。

  她仰卧着,只盖了薄被单。

  我掀开被单,发现她穿了件套头的浅蓝睡衣。

  我将睡衣轻轻向上撩起,看到她下身穿着比基尼式的小内裤;再向上撩,她的胸丨乳丨便露了出来。

  她的丨乳丨房结实尖挺,上缀粉红的丨乳丨头。

  我真想握住这对诱人的丨乳丨峰揉弄一番,但又怕这样会将她惊醒。

  我轻轻将她的内裤往下脱,她没有任何要醒过来的反应。

  她的荫毛首先出现,接着便是阴阜和肉缝。

  阴阜肥突坟起,上缀一小丛稀疏短浅的卷曲金丝性毛。

  下面浅红肉缝密合,左右大荫唇看来极其丰满,肥涨无毛。

  我心旌荡漾,裤裆中的鸡芭立刻涨硬起来。

  我将她的内裤完全腿下,丢置地毯上。

  我将她双腿分开,她的阴沪便全部裸露。

  她的肉户和雪兰的不一样,近臀沟处的肉瓣特别丰满膨涨。

  我扭开电筒,仔细观看她的女性禁地。

  用手指左右分开肥嫩的肉瓣,露出桃源小洞。

  荫道入口约有nickel大小(注︰nickel为美国日用五分辅币,直径约1316英寸,或0.81英寸),完整无损的Chu女膜清晰可见。

  我心中升起强烈要采爱丽丝Chu女花心的慾念,但我知今次决不能造次冒险。

  灵机一动,我脱下衣裤,八寸多长的粗壮鸡芭立刻弹出,向上成四十五度翘起。

  我侧卧在爱丽丝身旁,将腿伸入她的双腿下方,将她的右腿轻抬搁在我的腰上,我调整臀部的位置和角度,微挺臀部,鸡芭对正阴沪。

  荫道入口太小,大Gui头不能进入,只好将它紧塞在荫道入口。

  Gui头接触到女儿的柔嫩丨穴肉,有十分奇妙的快感。

  我极轻的握住爱丽丝尖尖白嫩的丨乳丨房,入手不是那种软绵绵的感觉,而是十分结实富弹性。

  我将Gui头紧紧压住她的小入口,自己用手上下抚弄棒棒。

  一阵阵快感传来,有了要发射的感觉。

  我停止抚弄,立即用手指揉压会荫部,待那感觉降低,才再开始微耸腰臀,继续抚弄棒棒……这样重复做了多遍,快感愈来愈浓,好几次我都几乎想要挺动鸡芭,插入她的荫道,但都被我用极大的意志力量悬崖勒马的忍住了。

  我增加微挺的速度,终於感到一阵酸痒,我将Gui头紧紧顶住丨穴眼,一大股热浓的Jing液,狂喷而出。

  紧接又是再一股,又再一股。

  Gui头仍继续跳突She精,但射量逐减,近一分钟才停止。

  拔出已开始软化的棒棒,立起身来,我迅速穿回衣裤。

  爱丽丝仍在呼吸平稳的甜睡,我用电筒照射,仔细再察看女儿的阴沪。

  看来和我刚看到时几乎是完全一样,肉缝依然密合,只是肉瓣下方似较方才突出些。

  我轻轻分开肉瓣,肉丨穴小洞中尽是白稠的Jing液,自小丨穴入口处缓缓渗出,流浸臀沟。

  我心中很满足,我虽没有真个消魂爱丽丝的嫩丨穴,但我已在她蜜丨穴里She精!

  我轻吻她的樱唇、丨乳丨尖和肉缝,小心的替她穿回内裤後,拉下睡衣,盖上被单,才回自己卧室。

  第二天早晨爱丽丝看来和平时一样,美丽清新。

  她穿了另一件淡绿色的睡衣来厨室早餐。

  我和她如常的轻拥一下,为她准备了丰富可口的早餐。

  她表现得很正常,没提及昨夜有何异状,但我可确定她起身时已察觉到荫道中异常的大量液体,和内裤裤裆上的大片粘潮。

  她定已把弄脏了的内裤和睡衣脱去,换上乾净的内裤和睡袍才来用早餐。

  虽知这是爱丽丝的安全期,但心中仍有些忐忑担心她怀孕。

  她的卧室与雪兰的卧室相距不远,近来雪兰可能因有孕,常爱午睡,夜间则午夜过後才就寝,这便大大的减少了我去爱丽丝卧室偷香的机会。

  我仍暗中察看爱丽丝浴室的清洁桶;七月的第二个星期,清洁桶中出现了月经绵,爱丽丝的月讯如期来临,这使我一月来的牵虑顿释。

  每年八月我们全家都会出外去露营数日。

  我爱好野外活动,常一人外出,一切野营用具周全。

  数年前和四位过去服务在同一公司的同好老友(与我际遇一样,因公司股值上升,现均已十分富有),在邻州一老地主家族处购得山谷千余英亩适合野营林地,中有一湖,上下游山溪地质均系沙石,源头活水,湖水清澈。

  因系私有地段,向无外人进入,湖中尽多鲜美肥大的鲈鱼(bass)及其他多种鱼类。

  我们合资包工开路进入各自领域,自山下架入电源。

  我又在湖滨包工构筑小屋,陈饰内部,可容六人进驻,并加空调、厨、浴、冰柜等设备。

  利用地下水源,钻有一井,设家用小水塔,自动抽水机,饮水过滤箱,receptivetank(注︰封闭式地下巨型容积混凝土箱,可容纳抽水马桶多年之排泄),并且备有小型发电机,贮藏足量油料,以备停电时用,如一极小型别墅,惟缺电话。

  但因我携有行动电话,与外界联络,并无问题。

  为了能在此享受天然「露营」之乐,特将小屋左近一处山林开辟整平,可在该地架设营帐,并在其旁叠石围炉,设棚堆积柴薪,以便烹饪,或升营火取暖,但浴厕则均用屋中设施。

  为此,浴厕建构在小屋进门一侧,方便露营时出入。

  老友们近二年鲜少光临,幽静山区,仅我一人常来小住,或架单人小帐篷露营,垂钓湖中,享受湖光山色,天然乐趣。

  七月底我开始计划,拟定去这山区露营。

  雪兰已怀孕四月,不想参加,而太太裘蒂决定在家陪大女儿。

  但爱丽丝仍是十分想去露营,兴致极高。

  对我和爱丽丝俩人照原定计划前往露营,裘蒂也没有反对意见。

  原订八月十日起程,很凑巧的这也正是爱丽丝月经过後的第一天。

  对只有我们俩人去湖边露营,爱丽丝觉得十分兴奋。

  第一天。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日,星期六。

  我清晨五时起身,一想到我可和爱丽丝单独相处,内心便充满兴奋。

  我清点行装,事实上,我因常旅行外出或露营,驾轻就熟,主要物件平时都已准备停当。

  爱丽丝六时起床,她对此次野营,也是极为向往,兴致勃勃。

  我们七时卅分开车出发。

  下午二时卅分我们到达目的地。

  天气十分热,温度华氏九十余近百度。

  我虽携有大型野营用冰柜,内有可保冷一星期的乾冰,但我只用其储饮料,仍将带来的肉类食物、生菜、水果、鸡蛋、牛油等存入小屋电冰箱中。

  自车顶卸下独木舟,然後搭设营帐。

  这是一座六人用帐篷,两人用时相当宽敞。

  篷帐搭好後,爱丽丝便去附近林间、湖边随意张望探视,我继续自车上卸下携来物件。

  我将两个气垫充气後,并拢排列;将两个睡袋完全展开,平舖其上;盖上大床单後,并排放上两只枕头,再覆上被单。

  尾脚下放置一条大毛毯,以备夜深温低时用。

  帐中炎热非常,寝具排妥後,我便立即退出,已是混身大汗。

  举目四望,我看到爱丽丝在湖边的沙滩上。

  我大声叫她,告诉她可以去湖中游泳。

  她马上回到营帐,我将她的旅行衣袋自车中取出,放置营帐中,爱丽丝便入帐换衣。

强行克制住想要偷窥的心态,我继续自车上卸下装有各种用品用具的硬纸盒,整齐堆置在营地一侧。

  爱丽丝从帐中走出,穿了件全新的「一件头」的白色泳衣。

  我的眼神立刻被她平坦小腹下那圆突鼓涨的阴沪所吸引,我只有尽力克制自己不去看它。

  我告诉她先去湖边,我随後即来。

  我内心很高兴她没有对我在帐中所作的「同睡一床」的寝卧安排提出异议。

  我换上短泳裤,来到湖边。

  爱丽丝已站在水深及她颈项的湖水中。

  我走入浅水,脚踝着水,顿觉清凉舒畅。

  爱丽丝向我这儿移过来,她那青春健康的少女身体逐渐自水中现出。

  我惊诧的发现,她那泳衣浸水後变得完全透明,她的一对玲珑的丨乳丨房高高耸起,丨乳丨头因凉水的刺激,已自变硬突立,清晰显现。

  她微笑着,继续向我走来……

  她的肚脐……

  她的阴沪……

  都逐一显现。

  在那透明的泳衣下,她那肥涨的大荫唇,粉红的肉缝,尽呈眼底,连阴阜上的卷曲性毛,都历历可数,事实上与全裸无异!

  她站在深只及膝的水中,双腿分开,那姿态好美,好诱人!

  瞬间,我的鸡芭在泳裤中撑起帐篷,我不敢再停留,立即快快进入齐腰的水中,不让女儿看到我胯下的丑态。

  我开始向湖心游去,我听到後面的拨水声,我知道爱丽丝跟在身後游来。

  在离岸约卅码处,我停止前,回身蹈水,看着爱丽丝游近。

  「很好玩,是不是?」我问她。

  「好极了!真棒!」她高兴的回答。

  我翻潜入水,来到爱丽丝下方。

  水深约八尺,我立足水底,抓住她的双脚,将她向上抛起。

  我随即浮出水面,爱丽丝自空中掉回水中,开心格格的笑。

  我向岸边回游,在脚可踏到湖底,水深及肩处停下。

  爱丽丝自後攀上我肩,企图把我的头压入水中;我则反身蹲下,捉住她的细腰,她用双腿夹住我的腰,我假作要推开她,好几次故意短暂的触碰她的丨乳丨房,她吃吃的笑着,她一再用力要把我压入水中,都没有成功,她的丨乳丨头变硬巍巍突起,我猜可能是被碰触到时的自然性感反应。

  最後她停了下来,略谈几句,我便走出水面,回到营地。

  我自冰柜中取出一罐啤酒自用,一瓶八盎司的小瓶瓶装的水果酒给爱丽丝。

  从来只有在晚餐时,才会给爱丽丝少许饮酒,平时并不让她饮用酒类。

  这次我除啤酒外,也特地带来了几打八盎司小瓶装(低酒精含量)的各种酒类。

  我来到湖边,爱丽丝正坐在清凉的浅水中。

  我将酒瓶递给她说︰「你的妈妈不在这儿,现在是由我作主!」她微笑接过酒瓶,打开瓶盖,喝了两口︰「这很好喝!」我坐在她身旁,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盯看她的丨乳丨房。

  我相信她明知她的泳衣浸水後是透明的,可是她似是一点也不在乎让我看到她那一向不让我看到的三点禁地。

  她是在有意诱惑我?

  还是在戏逗我?

  我们不时低声谈话,尽量放松,徜徉在明朗的艳阳蓝天下,宁静的湖光山色中。

  喝完冷饮,我起身回到营地。

  现在已是下午四时,我便用些前时已备好的木柴开始生火,然後再拿了两份酒饮料,来到湖边。

  爱丽丝已在深水中载沉载浮,见我回来便返身向岸,潜入水中,我站在齐膝的水中等待。

  她露出水面,向我行来。

  我眼睛无法离开她那明显呈现的肉丨穴和丨乳丨峰,我赶快递过酒瓶,急急走入深水,掩藏住我立时又高高撑起的裤裆。

  我心中有强烈的慾望,要剥去她那透明的紧身泳衣,尽情揉弄她的美妙的三点。

  我欣幸爱丽丝不能解读到我这深藏在心中想侵犯她的邪念。

  我们喝酒谈笑,又再游了一回泳。

  五点半左右,我回到营火旁。

  燃烧後的柴木已成一堆红热的木炭,我用锡纸包了马铃薯,放在炭火堆旁,又重新加添了柴火,进屋取了两块T骨牛排出来,任其解冻,另将生菜、面包、刀叉等备就。

  实在太热了,我又再回湖边水中消暑,爱丽丝也仍坐在水中乘凉。

  十分钟後,我再回到营地,将牛排放在烤肉架上烘烤,几分钟就已烤就,我便招呼爱丽丝来用餐。

  爱丽丝走回营地,我用意志强迫自己不要看女儿的明显可见的诱人的丨乳丨房和阴沪。

  我为爱丽丝调了一杯用JackDaniel和可口可乐合成的鸡尾酒,她开心的饮酒进餐,可能是今天初次饮酒较多,爱丽丝显得十分轻松,多次格格发笑。

  餐後我们很快就清理就绪,爱丽丝喝完酒後还再要一杯。

  我不想她真的喝醉,便只用了少许一点酒成份,绝大部份是可口可乐。

  天仍很热,我们便再去湖边游泳。

  我原想建议裸泳,但不知应如何启齿。

  事实上,爱丽丝身上的禁地都已毕露,穿不穿泳衣都是一样。

  我们游玩直至天黑,才回到营地。

  我添加营火,打开收音机,我们聆听音乐,我又再调了酒份不浓的饮料,爱丽丝显得十分轻松飘飘然,但并没有醉。

  我建议她换下湿衣,她便进帐更换,出来时穿了睡衣,将泳衣挂在我已架就的绳索上风乾。

  我们坐在远离营火处听音乐,偶也细声谈话。

  繁星闪烁,明月在天,无风,气温已稍低,但仍很热。

  十点卅分,准备就寝。

  我心中忐忑,天人交战,有些犹豫,但又万分想要奸Yin爱丽丝。

  爱丽丝进屋去上厕浴,我便进帐脱去泳裤,穿上内裤。

  我将被单揭去,放置一旁,在营床右侧躺下。

  几分钟後爱丽丝进帐,手中提着一盏电池灯,她在我身边躺下,将灯熄去。

  我转身向她侧卧,月光自帐篷边纱窗透入,我可清晰的看到爱丽丝,她面颊向我仰睡着。

  两、三分钟後,她说︰「这里太热,我睡不着。

」「把睡衣脱去,那样会凉快些。

」我不知她会如何反应,我想她大概不会脱去。

  「爸爸,真的吗?」她说。

  「在暗中我又看不见你,为何不试试看,难道要穿着挨热?」我回答。

  她没有回应。

  几分钟後,她坐了起来,将睡衣脱去。

  我还真不能相信她真的会脱去。

  我可看到她穿有内裤,但无奶罩,美丨乳丨耸立,惊鸿一瞥,她就反背侧睡。

  我的鸡芭立刻硬涨起来。

  我有些失望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我好想她,但又不知要如何着手。

  我决定冒险一次。

  我将我已涨成八寸多长的硬梃鸡芭自裤裆边释放出来,在微明的月色下,硕大的Gui头看来真似一顶钢盔戴在一根肉柱上。

  几分钟後爱丽丝说︰「我仍是好热。

  我鼓起勇气,说︰「脱下你的内裤。

内裤紧身保温,只会使你感到热。

」「你在开玩笑。

」她回答。

  「才不是开玩笑。

内裤是尼龙和棉合成,尼龙是特别保温的。

」我告诉她。

  她不再说话。

  又过了好几分钟,她回转头向我张望。

  我假装闭着眼睡着,眼帘稍留一缝偷看。

  令我惊喜的是,爱丽丝竟真的伸手抬臀,脱去了内裤,但仍是侧身背向我而睡。

  我的鸡芭膨涨得难受。

  不到一分钟,我发觉爱丽丝转过头来向我看。

  我继续装睡眯眼偷窥。

  她显然发现了我下体竖立的旗杆,注目向它凝视,然後又望向我脸,看我是否已睡着。

  我保持原状不动。

  见我不动,她以为我已睡着,她坐了起来,面孔移近我的下体,仔细观察我的八寸多长高昂的粗壮鸡芭。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奶子,心中十分激荡。

  她观看了好一会,才睡去。

  我暗自庆幸我的计谋得逞。

  我鼓足勇气坐起。

  我俯身将脸靠近她的阴沪。

  「你在做甚麽?」她轻声问。

  「蜜糖,只管放轻松!」我压住冲动的情绪,镇静的回答。

  我将脸凑近她的阴沪,她躺着没有移动。

  我轻吻她的肉缝上方开端处,即将舌伸入丨穴缝,她的肉缝已相当湿润,我上下舔弄。

  她的呼吸开始加快,我再继续舐吮。

  过了片刻,她将腿向外分移,以便我可舐拭整个阴沪。

  我将头半埋入她的大腿间,舌头移向肉缝下方,用手分开肥嫩的肉瓣,卷舌成筒,插入丨穴眼,品嚐女儿的爱液。

  丨穴中发出特殊的少女芬芳气息,爱液淡甜稍带咸味,十分可口。

  舌耕十来次後,在肉缝中找到她的阴Di,用舌拨弄几次,便用嘴唇含住这颗小珍珠,用舌尖顶住,快速来回拨弄。

  爱丽丝想已十分动情,呼吸开始粗急,不停的耸起玉臀,将丨穴凑上来,让我舐吮。

  我伸出右手揉弄她微带汗湿的左丨乳丨。

  这是我第一次大胆揉捏爱丽丝的丨乳丨房,那柔嫩又有弹性的感觉真美妙。

  我揉弄了左丨乳丨,再揉弄右丨乳丨,轮番玩弄,不时用指尖搓捏丨乳丨头,她的丨乳丨头便都变硬站立起来。

  我再坐起来,飞快脱去内裤,面向爱丽丝,紧贴她左边侧身躺下,将双腿伸入她的双腿下。

  「你在做甚麽?」丽丝问。

  「我想用鸡芭磨擦你的!」我回答。

  「我不知道……你应不应这样做……」她说。

  「不要担心。

你说要停止时,我就马上停止。

」我回答她。

  我以为她会反抗,很惊喜的她并没有,而是任我摆布。

  我想她对性可能稍有一点基本知识,但全无经验。

  我将她的左腿放在我的腰上,右腿架放膝盖上,我移动臀部,涨硬的Gui头挤进肉瓣,在肉缝间上下磨擦了廿来次。

  然後,将鸡芭对正荫道,Gui头抵在小丨穴入口,微挺屁股,将Gui头紧顶在丨穴眼上。

  「啊!爸爸你在干什么,不要啊!」

  她似相当的激动,双手在推开我。

  我停止前进,手指伸入肉缝中,磨弄她的阴Di,她的荫道已十分润湿。

  爱丽丝发出低声的呻吟……

  我继续逗弄阴Di,隔了一会,她开始微扭玉臀,作小幅度的旋磨转动,我知道她一定是觉得相当舒服。

  我捉住她的手,放在我的Rou棍上。

  爱丽丝的手开始时只是放在我的涨硬的Rou棒上。

  我的手也没闲着,我一会拨弄她的肉蒂,一会揉按她的两只奶子,下面的涨硬的Rou棍一直紧顶在女儿的嫩丨穴入口。

  几分钟後,她手指放松,离开了Rou棒。

  我立刻挺动腰臀,将铁硬的鸡芭向丨穴心挺进。

  Gui头触到了Chu女膜,我全力推进,轻易突破瓶颈阻碍,半根鸡芭已插进爱丽丝的Chu女荫道里。

  她「嘤」了一声,张口吸气,想要阻止我却已经晚了。

  我觉得十分快感,再继续耸动腰臀,很快的我整条棒棒全根尽入,深插在女儿又紧又热的嫩丨穴中,Gui头顶在丨穴心的一团嫩肉上,我知道我已触到女儿的丨穴花心︰她的子宫颈。

  我顿时起了要She精的强烈感觉,我便让鸡芭停止不动。

  在这插入的过程中,我的手却是一直在动,不停的拨弄她的油滑肉缝中的阴Di,爱丽丝断续的低声呻吟。

  片刻後,我觉得我已控制了那要射的敏感。

  我开始缓缓的小幅度抽送。

  她的荫道又紧又热……

  不可言喻的快感阵阵袭入脑海,我开始大幅度抽送。

  我将棒棒抽出五寸左右,再全根插入,每次插到尽根时Gui头便按住花心软肉团,一阵旋磨……「呃……噢……轻一点……」爱丽丝颤声断续的呻吟,荫道紧凑湿润,抽插起来,畅滑无比。

  完全无视於她的「轻一点」的央求,我继续强力奸干爱丽丝的嫩丨穴,狂风暴雨似的大抽大送,一口气冲刺了四百余次。

  「轻一些……你弄痛我了……呃……啊……好酸……噢……呀……」她呻吟着,一直央求我温柔些,断续的告诉我她的丨穴里十分胀痛难当。

  我暂停片刻,膨涨的鸡芭全根留在蜜丨穴里。

  「真对不起,我太粗鲁了,但是你太美了,我实在忍不住」我问。

  「蜜糖,我还要再来。

  我也没有徵求她同意,便再度开始抽送,先缓缓的,然後逐渐加快插干的速度。

  我的手指则抚在阴Di上,磨旋研磨。

  她急促的喘息,不断的轻声呻吟。

  抽插了三百多次,强劲的性快感涌入脑海。

  我知道即要She精,鸡芭用最快速度在女儿荫道中冲刺。

  「不要爸爸……噢……不要爸爸……」爱丽丝大声叫。

  紧接着她双腿挺直,紧裹住我全条鸡芭的阴肉强烈收缩,一大股热烘烘的Yin水涌出,浸湿了我棒棒,爱丽丝已被我干出高潮!

  我的鸡芭更为膨胀,我再奋力抽插了廿余下,Gui头感到一阵出奇的酸痒,浓精脱关而出,我将鸡芭深插丨穴心,尽情猛射,心中无限的满足。

  这是四月来第一次狂悦的性发泄!


上一篇:欲望的挣扎 下一篇: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