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你把这么好的女人推给我 - 夜夜撸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表弟你把这么好的女人推给我

表弟你把这么好的女人推给我


  本人除了赚钱养家糊口,闲暇之余喜欢交交朋友、喝喝小酒、泡泡女人。特别是对女人,这些年来,虽不算一代宗师,但也是小有成就。加上身边一些志同道合有情有义的朋友,要说风流趣事的话,真的太多了,纯洁的、邪恶的、荒唐的、快意的、郁闷的……今天就给大家来分享一件今年发生的趣事。

  年初吧,表弟(富二代,比我小5岁,因为有好几块名贵的手表,所以我喊他表弟,我的忠实「战友」)说给我个女的。他加了快半年了,一直没怎么聊。

  我问他自己怎么不泡?

  他说不喜欢。然后给我发了两张那女的照片,我看了下确实一般,皮肤到挺白。表弟的眼光看不上也是正常的。想想自己空白期挺长一段时间了(觉得现在女人越来越难发展),就加她聊聊也好。也没抱着非要泡上的心态。

  当天晚上,我就加了那女的QQ,等待……没反应。又加一次,还是没反应。

  唉!又没戏。这年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啊!(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些,现在泡女人最难的不是泡得上的问题,是加的上加不上的问题。)不过也不是极品,我也没多在意,该干啥干啥…第二天早上,打开QQ,显示「四叶草」已经成为我的好友,看来是我误会了。

  「早上好/鲜花(表情)谢谢你加我好友。」我给她发个消息。

  过了一会,她回了我一张早上好的图片。

  我问「在上班吗?」

  她回「是的。」

  我说「辛苦了/咖啡 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然后,然后她就不说话了。郁闷!

  到了中午,我给她发了个/饭(表情)。

  ……没回。

  下午2点多,我又发了个/咖啡

  ……还是没回。

  靠!这有难度啊?不过……!我是有耐心有经验的狼。对付这种女人,就必须打持久战,建立我在她心中的存在感。我不相信天长地久,但我坚信日久生情!

  於是,接下来的日子,每天早上,我都会给她发个问候。不定时的给她来杯「/咖啡」来块「/西瓜」,那也是少不了的。慢慢的她开始会跟我聊上一会,不过都是些客套话,远远达不到我的要求,没有深入交流,深入沟通,何以深入她的身体?必须得找机会突破。

  机会说来就来,一天,我看到她发了一条沮丧的说说,好像心情不好。我问她心情不好吗?然后给她讲了个特好笑的笑话(笑话,泡女人必备良品)。她果然回我了:

  「谢谢!」

  「其实也没什么事。」

  我回:「嗯!其实我只是希望你笑/笑脸。」

  ……

  可能她有点小感动,这次的聊天时间挺长,也算是一次比较深入的交流。我也发挥出了较高的水准。她很有兴致。对我的印象也大大提高,接下来的日子,我找她聊天她都会非常配合,而且开始主动。幽默的我常常逗的她大笑,我开始小小的调戏她,她会回我/尴尬,或者/敲打。还会假装生气,说我是坏人。

  我们的关系看似非常好,但是我知道还隔了一张纸,如果我想要跟她建立男女关系,就必须捅破这层纸。关键是这张纸它不是普通的纸,轻易的就能捅破,而且这张纸捅破后有未知的可能性。无论如何我必须向她表白,让她知道我喜欢她。(其实到了这一步,女人都知道你喜欢她,表达的意义在於暗示她你想跟她上床。)於是,在接下来的聊天中,我会有意无意的说想她,她很惊讶!

  「惊讶/」

  「骗人,我才不信」她表示不信。

  「真的!每天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她,不是刻意。」我说。

  「你都没见过我,就说想我,那也太假了吧 呲牙/」。

  ……我能说我早就见过你照片了吗?我能说我是带着邪恶目的来的吗?

  「其实不是非要见过,才能想念一个人,虽然我没有见过你,但是那么多天的交流当中,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而且你对我很好!」我开始花言巧语,不过总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想我喜欢上你了!」我说。

  「惊讶/」她。

  「你今天吃错药了吗?」

  「我是认真的哇!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但是我不会这么要求你。」说这话,自己都觉得太假。她当然表示不相信,即使她心里相信。

  「我又老又丑的,要不我给你介绍个美女 呲牙/」。

  (我知道你不漂亮,但是一白遮三丑,加上你也不丑,上床也是很爽的吧)「这是你吗?」她给我发了一张我的照片问我,照片是我空间里的。

  「嗯。」本来想说,我不太上照以示谦虚。她又发一张我的照片问:

  「那这一张呢,也是你?」

  「是啊,有什么问题?」我答。

  「没,感觉差很多。」她回。

  「不同时期拍的嘛,发两张你的照片,我想看看你。」虽然已经见过她的照片,但是我还是假装想看看。不然,她会老说我没见过她就说喜欢她。

  「我不好看,所以没照片。」她居然不给看。

  「咱两多好的关系啊,你居然……伤心/委屈/」。我装可怜。

  「好吧,给你看看,你可别被吓跑了哦。」她调皮的说。我表示绝对不会。

  一张肥婆的照片飘了过来,一看就知道来源於网路。

  「你……」我哑口无言。

  「偷笑/」她。

  又飘过来一张女的照片。这次正常了,长得也可以。可是跟表弟给我的照片对不上啊?

  「这是你?」我充满疑问的问道。

  「是啊!」她说是。

  ……怀疑、疑问?

  偷偷的给表弟发消息问他给我的照片是哪里来的,表弟回她给他的。

  又问,问她要照片她直接给了?

  表弟回,要了好多次才给,也是看了照片后就不跟她聊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她给表弟的照片和给我的照片不是同一人,到底哪个是她呢,或者两个都不是她?只要其中有一个是她就好,我这么想,因为个女的虽然颜值不高,但是还是挺有女人味,看着舒服,想必那啥也舒服。就怕两个都不是她。

  想了想还是觉得给我的是本尊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我跟她那么多天的交往下来,觉得她对我也是比较有好感。

  「人呢?」看我挺久没回她,她问了。

  「在呢!」我忙回。

  「哦」她似乎有点不高兴。

  「刚看你的照片发呆呢!多美丽贤慧的一个女人。」我忙补充道。

  「白眼/」她。

  「鬼才相信你的话。」

  「老实交代,骗了几个女人。」

  「借我一双手。」我回。

  「干嘛?」她。

  「你不是问我骗了几个女人吗?双手双脚数不过来 呲牙/」我。

  「牛人 大拇指/」她。

  「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么一个大坏人吗 难过/」我。

  ……过了一会。她没回我。

  「生气了?」我问。

  ……还是没回。

  出师不利啊,一表白就遭到冷落。各种郁闷……「生什么气?」过了好久,她回过来了。

  「看你不说话,以为你生气了呢。」我说。

  「刚有事啊!哪有那么多生气。」她。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紧张,害怕你生气。」我真诚的说。

  「那么在乎我啊!」她故作惊讶。

  「那当然,我不在乎你在乎谁啊?」我又想调戏她。

  「尴尬/」她。

  ……

  不知不觉已经到6月底。跟任(一直忘了交待「四叶草」的情况,姓任,已婚,有一儿子上一年级吧。老公在上海做生意,不定时回来几次聚聚。)已经交往了快半年,两人的关系也到了想到暧昧的阶段。

  不过我每次真诚的表白,任总是表示不信。或者故意不理我,然后回头又主动找我说刚干嘛干嘛了。我也是无可奈何。

  期间约了她好几次,她都说没空。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终於答应跟我见面,但是两次都临时说有事,让我很郁闷。

  现在,我约她,她也不拒绝,但是我约的那天她总是没空要上班。因为我也是结了婚的男人,不是那么自由,所以两人的时间总是错开。不过,我也怀疑她是故意的,不可能每次我约她她都没空,我不方便的时候她又说有空。

  接下来的日子,有了一个重大惊喜,不是跟任成功约会了。

  那天,闲着没事,我把任给的照片用美图里面的场景做了一张精美的照片发给她,她看了之后直呼好看,要我帮她多弄几张,我当然欣然答应。

  惊喜就来了,任给我发了好几张照片,我大吃一惊。照片中的女人眉目如画、明艳动人,尤物!我想到的只有这两个字。

  更过分的是居然还有一张泳照。不过只是惊鸿一瞥,那张泳照就被撤回了。

  那美白诱人的身姿……我坐不住了。是男人都坐不住啊。

  「这么漂亮的照片干嘛撤回,太过分了你啊!」我假装镇定,询问任。

  「尴尬/」任。

  很显然,她是发错了,我可不认为她是故意引诱我。(或者有别的意思?)「这是你?」我又明知故问。

  「嗯 含羞/」任突然变得像个乖巧的小女孩。

  我:「那你之前给我的照片……」

  任:「你不是一直夸我聪明吗?」

  我:「是啊!冰雪聪明!」

  「我才不会随便给人照片呢!」

  「快帮我弄。」任命令我。

  「遵命 我的女神 拥抱/」我立即拍马迎合,并献上一个拥抱。

  ……任没有再说话。

  我的心里又惊又喜。上下两颗心,忐忑啊!花了一番功夫,精挑细选弄好了照片,我把照片发给任。任表示非常喜欢,谢谢我!

  「刚才……」我故意卖个关子说。

  「什么?」任问。

  「我刚才忘了说……」又卖关子。

  任:「快说 愤怒/」。

  我:「刚才忘了说,你真的好漂亮啊!」

  任:「尴尬/」。

  「照片是美艳的啊。」任谦虚的说。

  「我知道,可是也要素材好啊。」

  ……接下来,我的「金箍棒」蠢蠢欲动催促我真情告白,以便「早日」脱离苦海。

  无奈,一告白,任就喊停。我的「金箍棒」随即缩小,任的确能让我的「金箍棒」变大或是缩小。嘿嘿!

  接下来的日子,我的肾上腺素不断上升,充满了无限动力,各种爱情语录、泡妞秘笈、攻心术……大量专研。虽然我对任心急如焚,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一定要稳。

  我开始变得正经起来,不再调戏任,给她更多的关心问候。显得更加真诚。

  任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在我面前展现的更加柔情,像个听话的少女般。

  又过了一段日子,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开始重新约任,任问我去哪?

  我预感任真的答应了,因为她以前从来不会问去哪。

  我说去XX(当地一家比较有名的日式料理)。之所以选那里,是因为那里环境不错,包厢比较隐秘,适合偷情男女展开一些私密行为。

  这么好的地方当然是表弟推荐的,很多女人都是在那被表弟推到。

  任表示可以。

  於是,我跟任约定周五晚上。

  到了周五晚上,我开车去约好的地点接任,我到的时候,任已经在那里等候。

  白色体恤、紧身牛仔裤、小白鞋。除了裸露的颈部和一双洁白的手臂,居然一丝无暇。防狼的节奏啊?就那条紧身牛仔裤,我想脱下来就得破费一番功夫。

  不过,任的确很美,不只是照片美。脸蛋修饰的很精致淡雅。胸部貌似很有料,嗯……曲线也很优美,特别是那臀、那腿,尤物始终是尤物,不管怎么她穿什么,或者不穿。

  「等很久了吧!」我问。

  「还好,我也是刚到一会。」任答。

  「觉得我像是坏人吗?」我笑着问任。

  「像」任伸了伸舌头说。

  ……

  用餐时,边跟任聊天,边计画如何下手,看着任绝美的容颜,我的心七上八下,来的时候,我想好了,抱她、强吻。所以在快结束用餐的时候,我借机抱住了她,任猛的一惊但马上反应过来,想要推开我,我紧紧的搂住她不放,伸头去亲吻她,她的头左右摇晃不让我得逞。

  经过一番折腾,终於还是被我吻上了,不过任挣扎的更厉害了。

  我有点担心,是不是该继续。

  任突然停止了挣扎,我舌尖一顶顺利突破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感觉一片柔滑。任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香舌也开始配合我,开始互相探索搜刮。

  我的手在她胸前抚摸了一阵,欲把手伸进去摸,任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再进一步。我没有强攻,继续热吻任……一阵热吻之后,任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停下。我把嘴脱离开,任说她要回家了。我并未理会,今晚我势在必得。看着任娇羞的脸蛋,我深情的表白……表白……表白……任说她知道我是真心喜欢她,但是毕竟她是有老公的,迈不出那一关。

  我表示理解,但是我极力说服。

  最后任妥协了,不过要求我给她点时间。

  煮熟的鸭子我岂能让飞了。我不能确定今晚分开后,任会如何对待我,所以我坚决要在今晚,我恳请任答应我,并提议去开房。我有点激动,说话也变得大声,向任发誓是真心喜欢她,会对她一直好。(那会我发誓当然肯定是真心的,不过男人的誓言有保质期的,面对尤物,先上了再说)。

  任,示意我小声点,并慌张的张望了一下外面。虽然关着门,但是太大声外面如果有人经过还是会听到的。

  「阿成,你冷静下好吗?」任看着激动的我说。

  「我没法冷静,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说完我又抱住了任,任并未挣扎。

  「喜欢我就一定要跟我……上床吗?」任问。

  我沉默了片刻说:「如果是我深爱的女人,我就会想跟她上床,不然我会觉得跟普通女人没有什么关系。」听完我的回答,任也沉默……

  「非要今晚吗?第一次约会你就这样对我?」

  过了好一会,任才挤出一句话。

  我预感到有戏了。

  「不是非要今晚,但是我害怕,害怕今晚分开后,我连跟你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了。」我很苦情的说。

  ……

  最后,任终於默认了,进了房间,我迫不及待的把任推到在床上。

  看着我疯狂而又猴急的样子,任温柔的警告我,不要这样,不然她会害怕。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绅士了起来。绅士的脱掉了她的衣服,然后又绅士的与任合力把牛仔裤也脱下了。

  一阵翻滚后,任示意先去冲洗下。

  我提议两人一起冲洗,任显得很难为情,但是也无力反抗。

  边冲洗边上下起手的我,有种当场就把任办了的冲动,但是想想第一次还是庄重一点好。

  到了床上,任意想不到的主动给我那啥,让我受宠若惊。技术不是很嫺熟,不过胜在颜值,让我感到无比舒畅。「金箍棒」显得坚硬挺拔。

  几分钟后,我感到快感越发的强烈,赶忙示意任停止。

  任居然对我坏笑,强烈的征服欲涌上心头,刚才她对我那啥,我也礼尚往来。

  分开任两条修长光滑的大腿,低头探索那桃花源……任开始欢快的吟唱,美妙的音符在房间飘散开来……一曲下来,任捧着我的头低声说:「我想进去。」细如蚊声。

  「你想干嘛?」虽然我听清楚了,但是故意问任。

  「我想……进去。」比刚才大声了点,说完,任双手去捂脸。

  我拿开任的手,亲吻任,问她想什么进去?

  随着任一声娇滴滴的「讨厌!」

  战斗正式开始,「金箍棒」早已按耐不住,「桃花洞」也早已泛滥。

  尤物果然不只是是外在美,内在也美。我感到一阵紧致和爽滑,胸前的一对玉兔随着我的律动,欢快的上下跳跃,并伴随着轻微的左右摇晃。

  一番耕耘之后,任上我下。任很会跳「骑马舞」,而且舞姿优美。不过很快她就跳累了,娇喘着说不行了,翻身下马趴在床上。

  我提出要老汉推车,任嘟嚷着没力气了赖着不动,我拍了一下任浑圆紧俏的屁股。

  任一声嗲叫,说细微的声音说:「后面高潮不好看。」不过,还是顺从的摆好pose。完美!后门别棍,「金箍棒」大显神威。

  美妙的呻吟伴随着撞击声中,任一阵颤抖达到了快乐的巅峰……我也随之交出我的大量精兵。

  激情过后,两人相拥在床上,任哀怨的说我终於得逞了。

  我搂着任紧了紧身说,我会好好爱她。本来想要梅开二度,任说时间不早了,必须得回去了。於是只能期待下一次。

  【完】